首页——新闻中心——正文
学者:渔民是捍卫领土的中坚 开发三沙应渔业先行
http://www.hi.chinanews.com      2012年08月03日 15:44        字体:【  】【 

  “我们会常去南沙捕鱼!”这是船队返回三亚后,渔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18天,1765海里(约合3260公里),南沙永暑礁、渚碧礁、美济礁。由30艘渔船自发组成的、海南省近年来最大规模渔船船队,于7月29日结束南沙群岛海域捕捞作业,返回三亚。

  记者有幸随船全程跟踪采访,体验了渔民出海的艰辛与欢乐,见证了中国赴南沙渔船船队宣示主权的全过程。

  充满神秘美的“幽灵船”

  7月12日上午,渔船船队从三亚港出发,开始了550多海里的长途航行,首站目的地,南沙永暑礁。

  首日航行,随船人员显得异常兴奋,大家在渔船上拍照、摄影、聊天,除了随船记者外,部分船员也是第一次前往南沙,对于这些日常在近海打鱼的“好汉”而言,南沙群岛依然充满了神秘感。

  “日出!日出!”这是航行以来的第一个清晨。一大早就被嘈杂的声音吵醒,“走,看日出!”7月13日,太阳在海平面上冉冉升起,船上的五星红旗一直在朝着三亚的方向随风飘扬,几只海鸟盘旋在船队上空。

  日出、日落是南海天气“狰狞”与美丽并存的最好例证。波涛汹涌、云开雾散,很多时候都会在同一个画面里体现。渔船在夕照的余晖下,更是多了一层朦胧和神秘。夜晚,渔船的信号灯亮起,在漆黑的海平面上,仿佛电影里“幽灵船”一样,充满神秘美。

  伴随出海日子的延伸,随船生活开始变得“咸”了起来。船队距离三亚港越来越远,海上风浪也在逐渐增大,除了一些久经风浪的老船员们,其他的随船人员晕船反应越来越明显。晕船药已经不起任何作用,部分人只能趴着不动,稍微动弹便会吐得一塌糊涂。很多人都没想到外海航行,晕船反应竟然会这么严重。“吐出去的东西比吃下去的东西还多。”晕船的船员说,听起来夸张,但是对有着那段体验的船员而言,却一点都不为过。

  难熬的前三天,船只晃悠得非常厉害,晕船反应较大的人甚至吃不下一点儿饭菜,最多喝点儿汤,然后就躺着,吐着。耳旁是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声,一天又一天地吵个不停。

  为看到永暑礁高脚屋而欢呼

  就这样,在晕船和呕吐的伴随下,7月15日下午,船队到达了此次南沙之行的首站永暑礁海域。即使风浪已经使不少船员几近虚脱,但是指挥船船长林谋英仍然说“天公作美”,因为一直未出现降雨天气,甚至连多云都少见。

  15时左右,从“琼三亚F8168船”上可远远望见南沙永暑礁高脚屋的轮廓,南沙近在眼前了。

  同行的船员顿时高声欢呼起来:“我们到了!我们到了!”4天3夜来辛劳和晕船后的疲倦一扫而光,大家都仿佛见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兴奋异常。

  随船记者们立即拿出携带的设备,电脑、海事卫星、相机、摄像机……各种长枪短炮,短时间内齐刷刷地指向永暑礁高脚屋那块忽明忽暗的“轮廓”。

  “有信号了,手机有信号了!”这才是船上最具爆炸性的消息,一位随船船员在驾驶室内差点没吼叫着跳了起来。一时间,凡是手机有信号的船员,都拿起手机,打给领导、家人、同事报平安。而接下来,这些能用手机的船员瞬间成了大家的宠儿。“手机借我用下”“给我打个电话”的声音此起彼伏。

  船队抵达永暑礁后,天空顿时乌云密布,下起了豆粒大小的雨滴,南沙以如此特别的方式欢迎着远方来的客人。不过,船员们也亲眼目睹了平时难得一见的南沙上空美丽的彩虹。

  驶入美济礁潟湖躲风浪

  渔船船队在永暑礁海域开展了为期两天的捕鱼作业,随后于7月17日20时许离开,18日早10点左右到达南沙渚碧礁附近海域,继续开展捕捞生产作业。当晚渔船船队在渚碧礁试捕后,19日12时许驶离该海域,经过近30个小时、约200海里的航程,于20日18时许抵达美济礁。

  不过,船队在从渚碧礁绕道到美济礁的过程中,一路并不平静。从19日20时开始,船队所在海域乌云密布,瞬间狂风大作,暴雨如注。阵风5到7级,最高达9级,浪高3至4米。船队指挥船“琼三亚F8168”船大幅度倾斜。半夜,船员屋内桌子上的物品“哐当、哐当”响个不停,绝大部分物品如水杯、包、电脑等物品均摔到了地板上。船员们被船身过度的倾斜惊醒,部分船员还因此不同程度地受伤。

  当晚指挥船三位负责人同时值班,负责船只运行安全,而平时只需要一个人值班即可。指挥船上的“摆锤式倾斜仪”显示,指挥船倾斜度一度超过20度,这艘指挥船吨位为3000吨左右,而其他29艘渔船一般吨位都在140吨左右,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记者看到,渔船船舷一度接近海平面,倾斜相当严重。

  船队抵达美济礁后,依次进入潟湖躲避风浪。美济礁位于北纬9度55分,东经115度32分,是个环礁,东西长约9公里,南北宽约5.2公里。环礁所包围的海水构成一个潟湖,即湖泊有出海口,海水在涨潮时通过潟湖口向潟湖内补充海水;当退潮时,潟湖里的水又被封闭起来。

  礁盘上立着一座花岗岩纪念碑

  傍晚的美济礁潟湖,静得如同一面镜子,渔船平稳得让之前途中饱受颠簸之苦的船员直呼不习惯。

  阳光直射下的南沙美济礁礁盘附近的海水,清可见底,层叠的色彩绚烂夺目,如同世外桃源。

  “这里的海水干净,没有污染,是最好的养殖场所。”“琼京太渔01号”船船长黄朝彬带着记者前往鱼排养殖所在海域。远远望去,一排排塑料网箱鱼排漂在海面上,随着海浪前后波动,充满韵律感。几米开外,即可看到色彩斑斓的鱼在跳跃。

  “这里主要养殖军曹鱼、老虎斑(石斑鱼一种)和龙胆等几个经济价值较高的品种。”黄朝彬边指引记者观看边介绍着,这块鱼排是今年已78岁高龄的林载亮的“地盘”,他首次提出在南沙搞渔业养殖。

  2000年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等启动美济礁养殖研究,并试养成功。林载亮2007年带领闯荡大海20多年的张东海等人勇闯南沙。不过那年年底,风力12级、最大风速16级的“海贝斯”使9人遇难,网箱鱼排全部被毁,不仅当年收入为零,还造成了678万元的经济损失。“美济礁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台风,那场百年不遇的天灾,让他们遇上了。”黄朝彬说。

  林载亮的侄孙林圣平在当年的台风中幸存下来。“我当时抓着鱼排,从北纬9度54分漂到了北纬12度后被渔船救了下来,差点没命。”林圣平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有些后怕。

  黄朝彬说,如今的网箱已能够抗风13级,夏天也有来自临高的两条渔船帮忙捕捞饵料,但是冬天就只能从三亚等地往美济礁运送饵料。“这些鱼胃口大着呢,一天可以吃一吨饵料。”

  “平日里,经常会有越南渔船来这边捕鱼,有时候还强行进入潟湖捕捞,我们便会上前将其驱离,这里是中国的领海嘛。如此看来,我们也算是在‘戍边’了。”

  在网箱不远处的礁盘上,立着一座花岗岩纪念碑,上面刻着“中国南沙美济礁养殖遇难者纪念碑”。在这里常年工作的12名渔民,与这块纪念碑一起,坚守着中国南端的这块疆土。

 [1] [2] [下一页]

本文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社本网立场。
 来源:新华网-国际先驱导报    编辑:陈少婷
中新海南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中新海南网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凡我网刊载的所有文字和图片信息,除明确署名中国新闻社海南分社或中新海南网的公告外,其他信息只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我社我网的态度和观点,本网不为其观点承担任何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中新海南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海南网所有,任何人未经本网文字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到其它媒体或网络论坛。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海南网"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本网并不保证其内容的真实性,并不赞同其观点。他人如经书面授权获准转载使用时,须同时注明稿件的转载途径和最终来源,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③ 已经本网协议授权转载的网络媒体,可在下列2种转载方式中选择一种执行。
(1)直接连接和页面引用(读库)。
(2)使用拷贝发布方式。但选择后者转载使用我网信息,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为"中新海南网www.hicns.net",并将"中新海南网 www.hicns.net"设为我网的的超级链接点,在转载文章的末尾,须注明"更详尽的信息请点击这里了解","更详尽的信息请点击这里了解"设置为我网该文章的超级链接点,否则视为侵权,本网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④ 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逾期恕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要闻
more
图片广场
more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