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保亭水贤小学30年没新老师 兄弟俩用背撑起求学桥
2013年10月21日 07:37  来源:南国都市报分享
10月18日下午,王强(右二)、王东(右一)两位老师抱着一些年幼的学生过河,将孩子们送回家。记者刘孙谋摄
10月18日下午,王强(右二)、王东(右一)两位老师抱着一些年幼的学生过河,将孩子们送回家。记者刘孙谋摄
一年级教室里,王东老师在上课,幼儿园的学生们“旁听”。记者刘孙谋摄
一年级教室里,王东老师在上课,幼儿园的学生们“旁听”。记者刘孙谋摄

  保亭水贤小学,这里已经30多年没有新老师,这里只有一对堂兄弟的坚守

  “爷爷”老师用脊背为黎苗孩子们架起知识桥梁

  天色阴霾,深一脚、浅一脚,踩在泥泞乡间小路上的稚嫩双脚沾满了泥。一把跟个头差不多长短的伞,横插在书包与背之间。

  从什东村到水贤小学,有1.7公里的路程,要经过一大一小两条河。靠近学校的水贤河较大。河边,摆着两双沾满泥的鞋。老师王强和王东把裤管挽得老高,他们要背学生过河。清澈的河水,映照着他们青丝间的白发,映照着他们的坚守:在这座大山里,他们已经教书30多年。

  有20多年,这对堂兄弟要徒步从20多公里外的山外,挑课本回来。他们用背脊为山里的孩子们浇筑出一条通往知识的桥梁。

  老师的背是“小不点”过河桥梁

  10月18日下午1点50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自河的那边传过来。四周,大山环绕,稻田片片金黄。身材高瘦的王强,穿一件白色衬衫,站在河边。细看之下,白衬衣上点缀着很多斑驳污渍。身材较矮的王东站在他的旁边。他们是堂兄弟,是水贤小学仅有的两位老师。

  “小不点”背着书包出现在河边。他们的裤腿很松,轻轻一卷就到了大腿。

  他们要从什东村去水贤小学上学。1.7公里的路程,他们要经过一大一小两条河,水小的时候,他们自己过河。逢到雨季,河水较深,两位老师便来接他们。一条长约十余米的河,两位老师的脊背,便是他们过河的桥梁。

  “我们不怕,水小时我自己可以过。水大的时候老师和爸爸背我。”8岁的钟冰,说完这句话后,害羞地低下头去。

  在河里摔倒几乎是所有学生都有过的经历。说起这样的经历,这群在河边等待老师背的孩子,抢着举手,说自己也摔倒过。有的,还挽起裤腿露出伤疤来证明。

  两层楼高的学校是新的。学生们说,村里都是瓦房,仅有的这栋楼房,是全村最漂亮的房子。踏进学校前,他们把凉鞋甩在一旁,赤着脚往教室跑去。“鞋子上都是泥,会把地板搞脏的。”

  这座学校是一家公司去年捐建的。建设时,一车100来块钱的石子,从村外运进来,运费就要几百块钱。而且,司机还不愿意来。

  同学们分班坐好,王东去撞了手动的钟。铛铛铛,上课了。王东说,水贤小学共有3个班共27个学生,学前班有14个学生,一年级有8个学生,二年级有5个学生。

  “爷爷”老师每天要“多语种”授课

  3个年级,两个人,怎么教?

  第一节课,王东在一年级上课,王强在二年级上课,学前班的学生们自习。可这些“小不点”们可不会乖乖地坐在教室里面等老师。在一年级的教室,学前班的孩子跑来聚在门口“旁听”。一些胆子大一点的孩子冲着王东说,“老师啊,该轮到我们上课了。”

  终于轮到学前班上课,原本还在一起吵架、打闹的孩子,霎时安静下来。

  客串老师的记者大声问:“10减1是多少啊?答对了有棒棒糖吃。”小朋友们盯紧棒棒糖,却显得很迷茫。随后记者又问,“10只羊少了1只,还剩下多少只?”小朋友纷纷弯起手指算起来,但还是没有一个人能答出来。一个小女孩问,“到底是10大,还是9大啊?”

  王东看到后,笑了,开始耐心地教他们弄清到底是10大还是9大。

  王东无奈地说,这些孩子们没有上过幼儿园,刚来的时候连普通话都不会说。因为没有学习的底子,老师必须从最简单的认字、发音教起。什东村的是苗族孩子,水贤村的是黎族孩子,王东和王强,必须黎话、苗语和普通话三语并用,来教会这些孩子最基本的东西。

  下课铃一响,孩子们像是鱼儿一样窜出课室,围着两位老师打闹。

  6岁的廖盈肃告诉记者,“来学校很好玩,可以和小朋友们玩,也可以和老师爷爷玩。”

  这两位50多岁的老师,在他们眼里成了“爷爷”?事实上,他们真算得上“爷爷”级别的了。这些孩子的父母,都是这两位老师教的。55岁的王强和53岁的王东,开始在水贤小学教书的时间分别是1978年和1983年。

  坚固的爱让他弃“好前程”返乡

  2位老师中的王强,曾当上中心学校的教导,当上了教导,也许很快就能做校长呢。但他最终决定放弃了“大好前程”,再次回到故乡。

  那是在1985年,王强到一间师范学校读了两年书后,便到八村学校做了教导。水贤小学是八村学校的教学点,距离乡镇14公里,2001年通路,2002年通电,2005年才有了程控电话,至今不通手机。离开水贤小学到八村做了教导,王强的妻子和同事们,都为王强能走出大山表示祝贺。

  谁也想不到,王强会放弃八村学校教导的职位,回到水贤小学教书。

  当时,水贤小学还有40多位学生,3个年级,只有王东一位老师在支撑。什东村一位队长找到王强,跟他说,“你不回去,村里的孩子就没书读了。”

  王强心里装着一段回忆。

  1978年,当时王强刚回到水贤村,没房子住。村民张罗着给他盖茅草房。他们有的抱来了茅草,有的砍来了木头。什东村和水贤村,几乎每户都有人过来帮忙。20多天后,一间崭新的茅草房盖好了,村民们分文未收。“连建房过程中都没请他们吃饭,只在住房的那天,杀了鸡,拿出山兰酒,邀请两个村的人来吃一顿。”王强说。1997年,王强再次得到了村民的帮助。当时路还没通,村民们到十几公里远的山外,用肩膀为王强挑来了水泥和瓦片。同样,不问报酬。王强指着现在住的两房一厅的小瓦房说,那些瓦片和水泥,到现在还那么坚固。

  每当心有动摇,他总想起那份坚固的爱。

  盼有接班人让孩子接触新世界

  孩子们读的书本上,抄满了乘法口诀。这些书,是王强和王东从山外运进来的。从山外往学校挑书的经历,是王强最心酸的回忆。

  出村子的路,是2001年才修的。在那之前,只有高高的山,和坑坑洼洼,用脚踩出来的“山路”。水贤村离保亭城区,足足有近40公里的路,其中要走的山路,从水贤村到什玲镇,就有26公里。王强和王东必须到那里去挑书回来。

  两个老师,各持一根扁担,赤着脚往大山外的世界走去。

  最难的是遇到大雨,河水猛涨,他们必须四处找芭蕉叶。“那会儿还没什么防水的包装,书本只用绳子绑着。”找来芭蕉叶,才能把书本包裹起来。有时,雨太大,他们只能找个隐蔽的地方,把书本藏起来,自己游泳过河,回到村里。等水退了,再回去挑书。

  在山里扎根30多年,而他们的很多学生走出了大山。

  如今,留在大山里的他们,在为接班人的事担忧。

  王东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如今我已经53岁了,如果到我退休还没人来教学,那我就干到生命最后一刻为止吧!”

  由于水贤村偏僻,骑摩托车都需要半小时以上,还要徒步涉水一座断桥,这30年来除了王东和王强两兄弟,从未有新老师来过。

  “我们可以坚守。但孩子们更需要的,却是新老师的到来。”王强说。

  去年11月,王强得到了一个外出学习的机会。“去看了一下外面的世界,大不一样。”王强说,他第一次搭乘飞机出了岛。在武汉,他第一次坐过山车,第一次看了3D电影。更重要的是,他看了外面的学校的教学,“我们还是用灌输式的。他们的孩子主动性很强,老师很轻松。”

  “我们两位老师太局限了,一辈子都生活在大山,告诉孩子什么是飞机,都要指着卡片靠想象。”王强说,孩子们整天面对着两位“老家伙”,并不利于孩子们的成长,“我最大的愿望是,有新的老师愿意带着外面的新东西进来这里,给这些孩子展示一个全新的世界。”(记者杨金运 林文泉/文)

分享编辑:凌楠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