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探访海南古代国道:环岛驿盛衰诠释历史变迁(图)
2013年10月21日 14:44  来源:海南日报分享
明代“环岛驿”分布图。选自《海南岛公路·汽车运输史》
明代“环岛驿”分布图。选自《海南岛公路·汽车运输史》
海口市古驿道上的苍东村。海南日报记者李幸璜摄
海口市古驿道上的苍东村。海南日报记者李幸璜摄
澄迈县老城镇石村古道。李幸璜摄
澄迈县老城镇石村古道。李幸璜摄

  西环高铁的动工修建,很让人期待海南岛的第三个交通圈的出现———此前已有海榆东线、西线构成的环岛国道和东线、西线高速连成的环岛高速。

  为什么海南岛的交通主干以南北为主?为什么1950年以前西线比东线繁华?为什么古驿道与中央政府对边疆的有效统治息息相关?

  琼州驿道,始于隋代,但自明代才开始畅通全岛,奠定海南的交通格局,活跃海岛的商业经济,沉淀数百年的文脉佳话。

  先有陆路,再有驿道。就像今天的环岛高速公路一样,明代海南开通了环岛的驿道,今人称为“环岛驿”,数百年来,它是海岛最重要的交通动脉。

  历史上的东路驿和西路驿,早已湮没在人往车来、尘嚣荒草中,方向却从未发生改变———由琼山(现海口)往崖州(现三亚)。从明代洪武年间至21世纪,600多年过去,曾经最快的陆路交通方式,才因为公路和汽车的出现而淡出历史舞台。

  寻访琼州驿道,当年沿途繁华的商铺被乡村小杂货店取代,就连上了年纪的老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驿道路线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上世纪80年代末建省后交通要道才有根本性变革。

  “驿传系统”———王权所及

  海南岛的路是怎么来的?也不外乎“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就形成路”。可以想象,两千多年前“颛颛独居———海之中,雾露气湿,多毒草、虫蛇、水土之害”,《汉书·贾捐之传》所述的荒服海南,偏僻遥远,又受碧波阻碍,达之不易;加之与中原文明隔绝,人口不流动,岛内交通更是简陋。

  1984年10月手刻版《海南岛公路·汽车运输史》记载,海南岛的路在秦以前已存在,仅限于人和畜的艰苦行走;自汉设郡治后,随着中原百姓的逐渐南迁,官员的往来升换,军队的调动移防,商贾的货物流通,公文信件的投递等,人们行走多了,也由小路渐渐改善。

  正德《琼台志》记载,隋朝派专使护送海南硕珠“走陆上便道送抵官渡,再舟越”琼州海峡,登雷州后,“车马急驰奉达京都”。

  编写《海南岛公路·汽车运输史》的海汽退休职工姚伦茂、韩俊元认为,海南岛境内陆路虽然在宋、元两代也曾开辟过,但实际上是“形同虚设”,发挥作用不大,海南岛“路”的真正改善是因为明代驿站的普遍设立。

  追溯海南驿道,首先得了解中国古代驿道。海南大学教授周伟民、唐玲玲介绍,早在殷商时代已经出现驿站,春秋战国时期各地设邮驿,汉代设传舍、邮亭,唐代设水驿、有驿田、设驿长等,宋代设邮铺,元代称驿传为站赤。

  而古代驿道主要用于中央政府与地方的各种政务、经济、军事等公文信息传递、物资运输、军队调动、军队后勤补给和官员出差、调任与巡视。驿站之设,标志着军队实际控制的地域。所以,驿传系统是中央政府有效统治边缘地区的象征,其政治意义不可轻视。

  周伟民、唐玲玲例举了宋代有关于海南驿站的零星记载,如苏轼离开海南北归时写的《澄迈驿通潮阁二首》;宋代觉范禅师南谪珠崖写的《出朱崖驿与子修》诗;丁谓贬海南时作《途中盛暑》有“山木无阴驿路长,海风吹热透蕉裳”等,可见宋代已有多处驿站。

  但只有明代的史志才对前二朝的驿站有系统记载。如《琼台志》:“星轺[琼山]、澄迈、沦江[儋州]系宋驿;烈楼、白沙[俱琼山]系元驿。”

  昼夜通行“环岛驿”

  驿马踏在青石板驿道上,快达驿站时,马夫摇响铜铃,于是站里有人立刻将紧急公文送上,不敢耽误……

  这样的场景,因明代海南陆路干线建设兴旺起来而更为密集。明朝开国后正式在海南开路设驿、铺道造桥;再以后,又在短程距离之间,设置铺舍以方便递送公文,事关海南岛上的政治、经济、军事等。以其设置驿站的年份推测,约在1376年(洪武九年)已建成了环岛陆路。

  环岛驿,即海南古代环岛邮路。同所有的驿路一样,它不只承载着官府传递公文信件的功能,同时也是连接琼州各地的主要交通要道。《琼台志》“琼环海为郡,北始琼山,南极崖州,道虽分东中西三路,然皆自北抵南,东西横则各限黎海。故驿因分列,而铺舍亦随以书,庶便观览云。”驿道,还有驿站(铺舍)、驿亭、驿丞、驿使、驿卒、驿马,组成一个功能齐全的驿传服务体系。

  《琼台志》中说得很肯定:“琼昔于四州(明朝沿袭把海南划分为琼、儋、崖、万四州)。”自明朝统一全国后,海南全岛东西两条路都设有驿铺,昼夜通行。于是全岛东西两条路驿铺,起点都是琼州府城,终点都是崖州,正好环岛一周。

  明初环岛驿(东路驿、西路驿)全长2230里。另外还有中路、北路两条极短的路线。海南四州共设24驿,府驿叫琼台驿。

  东路全程1110里。琼州(琼台驿)—(宾宰驿)—文昌—(长岐驿)—会同(今琼东)—乐会—(多陈驿)—万州(今万宁)—(乌石驿)—陵水—(太平驿)—(都许驿)—崖州。

  西路全路1120里。琼州(琼台驿)—(西峰驿)—澄迈—临高—(为姜驿)—儋州—(田头驿)—(大村驿)—昌化(今东方市境)—感恩—(义宁驿)—(德化驿)—崖州。

  中路(呈丁字形)全程305里,公文来往靠铺兵递送。路线由琼山经定安县南部到会同县境(今琼海)分叉;折向西通澄迈;折向东达文昌。

  北路全程仅10里,从琼州府城到白沙门海边(海口都递运所)。

  铺舍是为分担驿站的繁重任务,加强短途接力递送公文能力而设立。正德《琼台志》说全岛共设铺125所(琼山县16所,文昌县10所,会同县5所,乐会县3所,万宁县11所,陵水县8所,崖县(州)19所,澄迈县9所,临高县9所,儋州19所,昌化县4所,感恩县8所,定安县4所)。

  明初东路原为十二驿,西路原为十一驿。后于弘治甲子年间由副使王继新奏请朝廷进行删革,将原东路十二驿中的文昌、永丰、温泉、万全、顺朝、潮源六驿,西路十一驿中的通朝、珠崖、古儋、昌江、县门五驿,东西路共11驿,划归所属州县直接管辖,余下的东路六驿、西路六驿均为中途驿站。

  时空交错古今“国道”

  “东路六驿、西路六驿的提法一直延续到我们这一代人。”海南文史专家王俞春坐在离今天海口椰海大道不远的苍东村、苍西村口的小杂货铺里感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个叉路口还是中线和西线进入府城最重要的交通枢纽。

  在王俞春、钟捷东等文史研究者、爱好者的陪同下,在周伟民、唐玲玲、蒙乐生等专家的指点下,我们将现存的古道以及驿亭、铺舍、墟等一一圈找出来。重走澄迈驿的广德桥、通潮阁、大丰村古道、罗驿村、道堂墟,也收集网友提供的几条古道,如从海口遵谭镇南通往新坡镇卜宅村一段约3公里的青石古道,清代用青石条铺设、嘉积镇新民居民区的溪仔街,三亚天涯镇“石门子”道口及文门古道。

  古驿道于史书的记载因后来村镇建制的改变而显得扑朔迷离,哪些是明之前的驿道,哪些是明驿,哪些又是后来补充开辟的道路,我们不得不做更细致的分析。

  如今已经完全不可能循着古驿道的路线行进,因此,只能先走高速路、快速路,或绕进国道,或钻入村道。

  “古代的驿道就是今天的‘国道’,所以又称为官道,是由中央政府投资并按统一国家标准修建的全国公路系统。”听着王俞春的介绍,未免感叹海南环岛驿跟后来的海榆东线、西线是如此相似。“明环岛驿奠定了海南600年交通格局。”王俞春认为,直到高速公路的出现,交通省去了食宿变得更为纯粹,再加上高铁的疏运,“国道”才慢慢退到“二线”。

  “有城就有驿。为了从中央达到珠崖、儋耳,唐代海南13个城池之间也必然设有通道。”蒙乐生推断,但也无法准确地勾勒这些通道的地图,“不可忽视琼州古驿道对统治阶级宣达政令,传递军情物资,官府之间送文飞书,商贾之间贸易交流,民间互通往来的重要作用。”

  在周伟民、唐玲玲看来,明代海南的贸易活动空前活跃,不论岛内的墟市,还是对大陆贸易,以及海外商业活动都远远超越过去任何朝代,这与驿传系统的发达不无关系。

  再后来,奉清廷之命带兵来琼征黎的冯子材也对海南中部交通有重要贡献。民国时期出版的《海南岛的检规》(姚承三著)说:“冯公受了湖广总督张之洞之命征黎,乱平开辟了十二条大道,直达黎母山麓,黎民失险,不复为患,而这十二条大道对于今日之交通发展尤有莫大的关系,因为对今建设公路有了极好的基础……”

  到了晚明,由于政治腐败,驿政日渐衰落。至清末,古代的驿传系统被现代的邮政体系所取代,海南与其它省份一样,驿站被废除。(记者 刘 贡)

分享编辑:薛文埔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