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三亚裸晒被拘者:我有多种病 没毛病来这里干啥
2014年02月20日 08:15  来源:中新网-成都商报分享
 2月6日上午,执法人员在三亚大东海海滩向游人发放三亚市政府禁止在公共场所裸泳、裸晒的公告,劝说游人不要裸泳、裸晒。 尹海明 摄
 2月6日上午,执法人员在三亚大东海海滩向游人发放三亚市政府禁止在公共场所裸泳、裸晒的公告,劝说游人不要裸泳、裸晒。 尹海明 摄

  为何裸晒

  孙建国自称身带多种重病,比如心血管疾病和甲亢。身处哈尔滨的冬天,他感觉自己“毛细血管收缩,影响供血”,他需要寻找温暖的阳光、干净的空气以及适宜的温度。在他眼里,“三亚的冬天就是哈尔滨的夏天”。

  他说,大夫建议他去空气质量好、氧气含量充足的地方。裸晒了,休息好,睡觉也好,血液循环也好。

  被拘心声

  重获自由后,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孙建国觉得自己有些冤枉,同时,他也心有余悸,不敢再去原来的那片海滩了。

  对于在那片海滩裸晒,他说,“我们都养成习惯了,亲近大自然是我的权利,那里不是公共场合,只能是‘特定的地点’,其形成不是一两天”。不过,他也有些后悔,他说,“我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我被抓了典型。”

  今年春节期间,三亚因宣布严查公共海滩的裸泳裸晒现象而备受关注。2月6日,三亚市政府发出公告,禁止在公共海域、沙滩裸泳裸晒的行为,要求因疾病需日光浴治疗的要穿上泳裤、泳衣,违反者将视情节轻重给予相应处罚。三亚方面称,严禁公共海滩裸泳裸晒行为将被纳入常态化管理,现场将安排警力进行全天无缝隙值守。

  2月8日,58岁的哈尔滨人孙建国,成为三亚整治公共海滩裸晒行动中被拘留的第一人。三亚警方的说法是,当日,孙脱下内裤坐在沙滩上,工作人员发现后及时上前进行法制教育宣传,孙不情愿地穿上内裤,但工作人员离开后不久,他又脱下内裤坐在沙滩上。公安机关依据相关规定对其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此事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

  近日,孙建国走出拘留所重获自由后,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他觉得,三亚真是美丽天堂,在大东海海湾优美海岸线的东南角,他能与一大群皮肤病患者赤身裸体晒太阳。他说,自己在拘留所里哭了5天,他仍旧喜欢这片海,但再也不会去原来的地方。

  为了健康

  从哈尔滨远赴三亚晒太阳

  三亚大东海海岸线是大自然画下的美妙之弧,当下黑龙江冰天雪地,哈尔滨18日夜间温度为-27℃,但这里却有大把阳光。

  2月17日中午,孙建国来到大东海的海滩上,他脱掉上衣和长裤,只穿一条四角裤衩坐在海滩上。每天,只要有空闲,孙建国就会从港门村的出租屋出发,骑自行车准时出现在大东海海滩。

  最近几年,每到冬春季节,在这片海滩的东南角,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皮肤病患者赤身裸体游泳晒太阳。在漫长的求治之路上,裸晒是他们寻找到的最廉价有效的治疗方式。

  孙建国并不是皮肤病患者,但他自称身带多种重病,比如心血管疾病和甲亢,他的脖子处,有一道清晰可见的手术刀疤,那正是拜甲亢所赐。三年前,因为脑梗,孙建国从哈尔滨市房管局下属的一家事业单位“病退”。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得了这病之后,“脑子不好使,反应迟钝”,这病甚至影响到了他的脑神经和视觉神经。因情绪低落,医生甚至给他开出治疗抑郁的药。

  身处哈尔滨的冬天,他感觉自己“毛细血管收缩,影响供血”,他需要寻找温暖的阳光、干净的空气以及适宜的温度。他发现,全国都找不到“第二个像三亚这样的地方”,在他眼里,“三亚的冬天就是哈尔滨的夏天”。

  一些“晒友”说,晒了三亚的太阳,不用再打针吃药,吃饭睡觉都会回到正常。孙建国的感受,也差不多如此。

  孙建国觉得,只有赤身裸体,才能真正亲近大自然,“舒坦,一般人没有体验过”,他说,湿漉漉的裤衩挂在屁股上“真难受”,他认为自己亦有羞耻之心,而非露阴癖者,但在那块独特的海滩,纵然一丝不挂也“没有一点害羞感”,因为“大伙都这样”。

[1] [2] [3] [下一页]

分享编辑:凌楠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