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96岁南侨机工追忆抗战经历:“一生最难忘的记忆”
2014年07月06日 18:3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中新社琼海7月6日电 题:96岁南侨机工追忆抗战经历:“一生最难忘的记忆!”

  中新社记者 张茜翼

  在琼籍南侨机工吴惠民的家中,珍藏着一双擦得锃亮的旧式红皮鞋。70多年前,吴惠民就是穿着这双鞋,跟随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从新加坡回国投身抗日救国的服务工作。

  7月7日是“七七事变”77周年纪念日。对于那一段归国抗战的岁月,96岁的吴惠民仍记忆犹新。

  “我3岁时父亲去世,母亲把我养大。15岁那年,母亲卖地托人把我带到新加坡投靠叔叔。”吴惠民一袭蓝白条纹衫,耳聪目明。他说,“叔叔是新加坡吴氏公会的理事,他把我带到公会做杂工。白天打工赚钱,晚上学文化。”

  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吴惠民收到家乡来信,说日本人强迫村里青壮年去修工事,筑堡垒,修机场。“那时叔叔经常带我一起到公会去参加抗日活动,把参加义卖活动赚来的钱捐给抗敌后援会。”

  1939年,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号召华侨中的年轻司机和技工回国,组成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投身全国抗日救国的服务工作。

  吴惠民原本叫吴钟标,为了回国抗战,他瞒着叔叔改了姓名和年龄偷偷去报名。“当时我不会开车也不会修车,着急啊!我就自己花钱,跟一位的士司机学车,一周便学会了。终于报上名了。”

  “1939年8月14日,是我离开新加坡的日子。”吴老清楚地记得,“当时几百人从新加坡坐着一艘轮船出发。在甲板上,大家身着机工制服,唱起了歌曲《再会吧,南洋!》、《义勇军进行曲》,新加坡各行各业代表为我们送行。”

  经过越南到达昆明后,他被分配到西南运输站训练,除了为抗日前线的战士们运送军火和药品,机工们还要负责修理被炸坏的汽车。

  “在运输途中,日军的飞机经常在头顶上盘旋,看到汽车就投炸弹,很多司机这样惨死。”吴老说,“还有很多机工是病死的。由滇西到缅北一带的大山中有瘴气和毒蚊。许多机工被毒蚊叮咬后,患上疟疾。许多机工由于缺医少药,患上疟疾后只能等死。”

  1940年,吴惠民结束滇缅公路上为时不长的运输任务后,被派往重庆机械修建厂第二工厂当修理工兼驾驶员,后经人推荐报考了黄埔军校。军校毕业,他曾当过排长、连长,之后调降落伞总队第二大队第五队任队长,到广西抗日。1945年后,吴惠民回到海南岛开始了农耕生活。

  老人想起曾经一起在抗日战争中奔波战斗的南侨机工,感慨颇多。“抗战时期和战友们一起出生入死的经历、满腔热血的爱国情怀,永远是我一生最难忘的记忆!”他告诉记者,当年归国抗战的3000余南侨机工有近三分之一在抗战中英勇牺牲,近三分之一的南侨机工抗战胜利后又回到南洋,还有三分之一留在国内为祖国建设继续贡献力量。

  今年2月,听闻官方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和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吴惠民深感欣慰。他说,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纪念当时的死难同胞,将让整个中华民族越发牢记日本侵略所带来的苦难史,增强全民族的凝聚力。

  记者从海南省外侨办获悉,从1939年2月起,在“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和侨领陈嘉庚先生的号召下,先后有3193名南洋华侨青年组成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分九批远渡重洋回到祖国,其中琼籍华侨800余人。至今海南健在的琼籍南侨机工仅有2人,分别是文昌市抱罗镇里隆村的张修隆、琼海中原镇的吴惠民。(完)

分享编辑:凌楠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工行广告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