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日军侵琼罪行远未挖掘完
2014年07月07日 11:19  来源:海南日报分享
  在琼海市中原镇燕岭村的公墓里,两个巨大的墓冢内,掩埋着近千条被日军屠杀的生命。 海南日报记者 张杰 摄
  在琼海市中原镇燕岭村的公墓里,两个巨大的墓冢内,掩埋着近千条被日军屠杀的生命。 海南日报记者 张杰 摄
日军在坦克掩护下,在文昌地区“追剿”抗日力量。 邢越供图
日军在坦克掩护下,在文昌地区“追剿”抗日力量。 邢越供图
日军在椰林中“追剿”抗日力量。 金山供图
日军在椰林中“追剿”抗日力量。 金山供图

  在多年的研究工作中,海南大学副教授金山结识了一批来自日本的专家学者,共同研究日军侵琼历史。目前,他手上已经拥有一大批能够证明日军侵琼暴行的资料。

  慰安妇、千人坑、日军侵琼的种种民间图文资料……实物证据与民间证据确凿,有力地证明了日军当年在海南所犯下的种种暴行。

  在日军侵华战争发端的七七事变77周年后的今天,怎样牢记并延续这段历史,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责任。学者金山说,作为学者要去发现、去研究,让各种各样的文献、照片能够佐证亲历者口述的历史。作为亲历者就要向后人诉说这段历史,还原历史真相。作为一个普通人,则有义务去肩负起这段历史。

  疯狂生长的野草,几乎将黄色的小土路湮没。80岁的老人曾靖迈着蹒跚的步子,沿着蜿蜒的小路来到一处掩藏于青翠枝桠之后的公墓前。

  这处位于琼海市中原镇燕岭村的公墓里,两个硕大的墓冢内,掩埋着近千个被日军屠杀的生命。在墓冢前,还残留着村民们在农历三月初一公祭日那天留下的残香和未烧尽的红烛。一瓶倒尽的白酒瓶立在墓旁。

  “光是琼海这样埋藏了近千人的墓冢就有7处。”曾靖是当年日军屠杀惨案的幸存者,为了让后人牢记过去的惨痛历史,退休之后,他开始走访幸存者并收集当年屠杀惨案的资料。

  在日军占领海南的年代,海南各地都曾发生过村民遭日军任意屠杀的惨案。惨痛的记忆,在海南各地的很多村庄依然存留。

  日军曾制造出

  无数骇人听闻的惨案

  “日军占领海南岛,不仅仅是其领土野心和对海南资源的觊觎,从更广阔的视角来看,是想将海南作为针对华南地区的航空基地以及南太平洋作战的前哨战。”海南文史专家符和积曾就职于海南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中共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参与编著了《铁蹄下的腥风血雨——日军侵琼暴行实录》三册,对于日军侵琼历史有着几十年的研究。他表示,海南拥有如此重要的战略地位,日军自然不会轻视,因此对海南实行领土、意志双重占领就成为了必然,而这占领的方式就是血腥屠杀、镇压。

  仅资源掠夺方面,石碌及田独的铁矿、屯昌羊角岭的水晶矿等地,就发现了多处揭露日军暴行的万人坑。“日军出于战略需要,主要公路沿线如琼山、南阳等地,大量的墟市被直接从地图上抹去,出现大范围的无人区,制造出无数骇人听闻的惨案,无数平民死在日军的屠刀之下。”符和积告诉海南日报记者,日军制造屠杀的原因多种多样,有为了镇压反抗力量而屠村、有因为受到袭击而进行的屠杀、有为了战略需要而直接屠戮平民等等,“不仅仅是制造血案惨案,强征劳动力、慰安妇同样导致了大量平民死亡。”

  数据最能够体现出日军在海南究竟残害了多少人。据目前整理的资料显示,在日军侵占海南的6年多时间里,被残杀的平民多达20万人,而整个海南岛死亡人数则高达40万,超过当时海南总人口的1/5。

  日军侵琼历史

  还远没有发掘完

  “日军侵琼的历史还远远没有被发掘完。”作为《铁蹄下的腥风血雨——日军侵琼暴行实录》一书的作者,符和积告诉海南日报记者,虽然书中记载了大量日军暴行史实,但更多历史还沉寂在民间,等待着人们发现。

  符和积表示,目前全省所有市县都在进行着《抗日损伤报告》的整理工作,很多人在民间搜集着相关的材料,《铁蹄下的腥风血雨》一书也涵盖了海南所有市县发生的种种日军暴行,并填补了日军侵琼历史方面的空白。“但这还远远不够。”符和积语气坚定地告诉记者,目前海南各地还健在的屠杀幸存者、亲历者们,是证明日军暴行最有力的证据,他们的回忆、口述都还鲜为人知。

  “在《铁蹄下的腥风血雨》出版之后,有许多人按照书中的记载到各地寻访,其中就有日本学者佐藤正人,他们的努力同时也充实了这本书的内容,让更多的历史被发掘、被证实、被牢记。”

  所有人都要肩负起

  传承历史的责任

  海南历史中最为沉痛的那部分,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其实并不知晓。对此,海南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副教授金山体会十分深刻。

  “我有一个学生,是土生土长的海南人,在我给他指导论文时,内容涉及到日本在海南进行殖民化统治时制造的种种暴行。而这个学生居然向我提出质疑,说日本只是侵占而非殖民,这些暴行他从未听说过。”金山告诉记者,在震惊于一个本地人从未了解过故乡历史的同时,他也开始意识到,海南的这段历史,知道的人还是太少。

  牢记历史,首先要发现历史。金山是海南近现代史研究会会员,曾参与编译《日军侵琼内幕揭密》等书。金山曾留学日本,因此他选择从日本国内着手,寻找相关的文献资料。

  “说实话,中文资料在国内极少,外文资料未知的太多,因此不断有新的资料被发现,并成为佐证口述历史最直接的证据。”在多年的研究工作中,金山结识了一批来自日本的专家学者,共同研究日军侵琼历史。目前,他手上已经拥有一大批能够证明日军侵琼暴行的资料。

  金山告诉海南日报记者,他收藏有着多达31本涵盖海南全省的侵琼日军战时日志,这相当于31本发掘日军侵琼历史的“路线图”,能够指引他们去发现更多沉寂的历史。“可以说是日本人一丝不苟的习惯帮了我们这个忙,每天发生什么事,当年侵琼的军官在战时日志上都有着详细的记载,将这些资料吃透,将有助于填补相关领域的空白,完善海南岛的历史,接近历史的真相。”金山说。

  同时,金山手上还有着数百张珍贵的老照片,大部分都是通过在日本国内的搜集以及日本民间人士的帮助下找到的。“说实话,让我感到十分汗颜的是,包括佐藤正人、齐藤日出治在内的日本学者,掌握的资料之多、走访之详细、坚持之久、研究之透,令人感佩。”金山坦言,国内的研究学者、民间人士力量太过分散且往往后劲不足,相比起枯坐象牙塔,到现场去显得尤为重要。

  若要说海南曾像台湾一样,被日军实行过“皇民化政策”,恐怕很多人未曾耳闻,但事实是肯定的。“我曾在上课时向学生说起这些历史,很多人不信。有一次我和佐藤正人先生一起到海口市大致坡镇走访时,田埂旁偶遇的两位老人听见佐藤的日语,竟然脱口而出一句日语‘我是顺民!’”金山告诉记者,这样的证据,有力地证明了日军当年在海南所犯下的种种暴行。

  怎样牢记并延续这段历史,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责任,金山说,作为学者就要去发现、去研究,让各种各样的文献、照片能够佐证亲历者口述的历史。作为亲历者就要向后人诉说这段历史,让更多人了解并还原历史真相。作为记者就要去宣传、去延续,让所有人都看到历史的真相。但作为一个普通人,则有义务去肩负起这段历史,牢记历史,并避免悲剧再一次发生。(文\海南日报记者 刘笑非 符王润)

分享编辑:凌楠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工行广告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