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海南"拆二代"村民赌博屡抓不止 投资屡屡失败(图)
2014年08月11日 08:41  来源:南国都市报分享
鸟瞰塘兴新村,从外表看比城里还漂亮。
鸟瞰塘兴新村,从外表看比城里还漂亮。
8月5日10点,塘兴新村不少村民在大榕树下无所事事,有的在睡大觉。
8月5日10点,塘兴新村不少村民在大榕树下无所事事,有的在睡大觉。
在塘兴新村,家里有张麻将桌很平常,孩子们最早接触的玩具也是麻将。
在塘兴新村,家里有张麻将桌很平常,孩子们最早接触的玩具也是麻将。
8月5日10点10分,塘兴新村一家老少三代坐在门口发呆。
8月5日10点10分,塘兴新村一家老少三代坐在门口发呆。
塘兴新村也有的人脑子灵活,生活越过越好的,有几户还买了小汽车。
塘兴新村也有的人脑子灵活,生活越过越好的,有几户还买了小汽车。

  海南仅三成失地农民认为征地后生活水平提高,有六成失地农民希望政府推荐就业岗位,这一数据的背后,是一个个关于回不去“故乡”、但又找不到方向的群体故事。本报记者深入昌江海尾镇塘兴新村,剖开一个村庄的样本,管窥海南“拆二代”的迷失之痛——

  昌江海尾镇塘兴新村。一栋栋小洋房有序排开,水泥小道交错伸向四面八方,利用太阳能烧开的水导向光亮宽敞的浴室。所有这一切,都会让人想到现代化和小康。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拆迁给村民带来了漂亮的房子和钞票,却让很多人迷失了方向。8月3日,这里刚有几位村民因赌博被抓,第二天,赌桌却照常迎客,叫嚣着新一天的到来。而那些输掉家底或找不到未来的村民,多是干着有一天没一天的活,打发着漫长的白昼。

  这只是一个村庄样本。“同样的情况,反复在全省多地重演。”曾对失地农民生存境况有过调研并撰写相关提案的海南省政协委员、致公党三亚市委主委方里说。

  海南省统计局对全省1634个样本调查后发现,2014年海南仅三成失地农民认为征地后生活水平提高,有六成失地农民希望政府推荐就业岗位,失地农民迫切期待就业帮扶。

  征地拆迁带来的改变:住上小洋楼用上新家电

  2009年,由于昌江某大项目建设的需要,三联村委会3个村中的两个村整体搬迁,涉及村民310户1400多人口,搬出来之后,两村合并起了个新村名:塘兴新村。

  当时,一位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的确,搬出来之前,村里房子多数是瓦房,经济收入主要靠种植和养殖,贫困是村子的底色。征地拆迁像是给村子换了血,村民很快住上了小洋楼,前后院有花园,家里配着抽油烟机、太阳能热水器、空调……农民手里,多数拿到了几万至几十万不等的补偿款。

  名牌衣服、漂亮的摩托车甚至小轿车、家电,不管需要与否,它们突然之间涌入了村民的生活,“不夸张的说,当时整个昌江的服装和家电业都被带动起来了。”一位村民说。

  因贫困导致的结婚难问题,也突然之间迎刃而解。仅征地拆迁前后,村里就有超过50对新人结婚。李三2005年结婚时,便和妻子有一个共同的盼头:生活会因征地好起来。

  但美好生活,只是现了一下身。想起过去几年中村子和自己的遭遇,李三觉得就像做了一场梦。

  李三和妻子住进了一套140平米的房子,生了两个娃。但新生活的艰难很快显现出来了。由于缺乏生存技能,先是夫妻两人没工干整天坐在家里无所事事,补偿款越用越少,生活变得贫困;后来,妻子外出打工去了,一去不返。终于,两人于2011年离婚。

  离婚时,李三试图把女儿分给妻子,但妻子提出,如果把女儿分给她,她便要分钱或者分房子。李三咬了咬牙,又当爹又当妈,还得在外打工养孩子。

  一晃好几年,虽然孩子经常想念母亲,但李三还是把所有关于妻子的照片都扔了。不过,李三还是经常会想起和妻子经常到地里种地、去海边捡螺维持生活的日子。

  因为被征地,他娶到了妻子;因为被征地,他又失去了妻子。“也许,如果有地,老婆就不会走了。”李三这么认为。

  猫抓老鼠的游戏:村民赌博屡抓不止

  补偿款花得差不多了的村民,来到了一个迷茫的十字路口。

  塘兴新村外的一个菜市场附近,一个三角路口在过去几年发生了巨变。餐馆、娱乐场所、赌博场所,都因塘兴新村的到来而“相聚”,改变着村民的生活方式。

  8月5日,上午11点过后,赌桌便陆续摆开了。赌桌就摆在马路边,三四张桌,赌桌里里外外围了几圈人。赌桌边,赌博者拍桌子吆喝着,赌得热血沸腾。一叠叠百元大钞在桌上流动,村民们迷失在令人麻痹的幻想和刺激中。在记者采访的两天多时间里,该处赌博活动一直在进行。有时候,围观聚赌的村民有近百人之多。

  “一部分人征地有了钱,没事干就赌博。”新港边防派出所一位相关负责人说,虽然赌博点处于五联村委会,但其中以三联村委会塘兴新村村民居多。他已记不得这几年来抓了多少次,仅去年,他们办了6宗赌博案件,抓获了数十人,其中塘兴新村的占了约六成。

  “就像猫抓老鼠的游戏一样。”这位相关负责人说,起初,村民赌牌九、赌鱼虾,民警抓一个准一个。后来他们学聪明了,换了纸牌来赌,待民警一来,他们就把钱藏起来,假装玩牌。“穿警服出警往往抓不到他们,有时,老百姓怕得罪人不指证,我们就没办法。”

  这位相关负责人说,民警在执法时,一些村民见民警无法取证,甚至在民警面前故意把桌子拍得很响表示不满。还有过一位妇女,为了躲避民警的抓捕,跑不过民警就脱了裤子耍赖。而在8月3日的那次抓捕中,新港边防派出所从县里协调了一批生面孔来,身着便装,趁着夜色突然出击,抓了14人,有7人是围观受了教育,其余7人被拘留。

  但这只给村民茶余饭后增加了谈资,并没有在赌博者心里烙下畏惧。事发后第二天,他们照样拿着红晃晃的钞票来到赌桌前。“有的刚被抓进去,放出来第二天又继续赌。”塘兴新村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负责发牌的人发一把牌要收50元的水钱,足以看出他们赌博的大小,“他们在几个警察必经之路设了放哨点,花钱找人放哨,一有动静就收摊。”

  用双手搭起的生活:部分失地农民生活水平提高

  “同样的情况,反复在全省多地重演。”曾对被征地后农民生存境况有过调研并撰写相关提案的海南省政协委员、致公党三亚市委主委方里说。方里记得,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三亚凤凰机场征地,给了农民征地补贴。钱不多,但拿到钱的农民开始买摩托车,买大哥大,房子也盖好了,“潇洒过后就惨了,现在很多人电动车都买不起。”

  三亚海棠湾、凤凰镇、吉阳镇,文昌、海口等地的被征地农民在面对补偿款时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迷失:买高级轿车、穿名牌衣服、吃喝挥霍、甚至参与赌博……

  “这个钱不是你的,也不是你儿子的,是你祖祖辈辈留下来的。”方里语重心长地劝那些参与赌博的村民,但“有的人会听有的人不听”。“他们以为天上掉下了馅饼,却没想到拿到这笔钱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有些人想抢建领补偿结果血本无归,特别可悲。”方里说。

  令方里感到欣慰的是,其中有部分失地农民利用征地补偿改善了生活。据统计,征地后我省有三成失地农民生活水平提高。这些人用自己的双手和大脑创造出了新生活。

  37岁的郑雨的妻子也曾因赌博被抓过。那是2012年的夏天的一个下午,郑雨的妻子下班去买菜,“想搞点钱买菜”,没想到正好逢到抓赌的民警,就被抓进去了。郑雨深知赌博是容易上瘾的东西,他的朋友中,有不少人在赌桌上输掉了生活的希望。“有的人辛辛苦苦打工一个月,到了赌桌旁,不到两分钟就赌完了,一分钱都到不了家里。”

  郑雨吓唬妻子说:“如果你再赌博,我就不干工了,也不理你了。”

  “她现在不敢赌了。”郑雨说,他希望用自己的双手开创新生活。

  郑雨家曾是村中最穷的家庭之一,他至今依然记得,他为了拿一块钱参加儿童节的活动辗转找亲戚借钱的情景,也记得父亲早逝后母亲养一头猪供他兄弟几个上学的情景。征地拆迁给了他机会。他拿出其中的一笔补偿款买了一部车,做起了司机。起初,他开的是一部面包车,当得知客人更喜欢乘坐小轿车时,他卖掉面包车又换了一部小轿车。生活一天天好起来了……

[1] [2] [3] [下一页]

分享编辑:凌楠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工行广告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