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黄家光17年冤情昭雪 原谅伪证人找个老婆重新生活
2014年12月09日 08:42  来源:南国都市报 分享
黄家光在接受采访时,还保持独特的坐姿。刘孙谋 摄
黄家光在接受采访时,还保持独特的坐姿。刘孙谋 摄

  没有人比他更懂得“无罪”二字意味着什么,为了这两个字,他身陷牢狱苦等近17年。

  对于海口东山镇新岭村村民黄家光来说,过去近17年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的曲折程度不亚于一部侦探电影。案发时他在外打工却被卷入了一场故意杀人案;两名案犯和一名目击证人的证词均称他参与作案;后来,三人良心发现翻供却一度未能还黄家光清白。

  年复一年,当黄家光已麻木于牢狱生活时,剧情再度转折,希望降临。

  2014年8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对该案提起再审。9月29日,终审判决采纳了检、辩双方要求宣告黄家光无罪的意见,宣告黄家光无罪。

  10月30日,黄家光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达成赔偿协议,获赔160多万元。

  12月7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的《面对面》栏目关注了黄家光案。

  南国都市报记者采访了黄家光,听他讲述蒙冤入狱后的漫漫回家路。

  不在作案现场却被卷入一场故意杀人案,被判无期徒刑后伸冤之路屡遭曲折,17年后沉冤昭雪时,24岁青年已变成42岁的中年人——

  冤情昭雪

  入狱近17年终还人生清白 获赔160万

  无辜青年被卷入故意杀人案

  1994年7月5日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新岭冲村一群年轻人的命运。

  1994年春节期间,东山镇城西管区新岭冲村村民与哩敢村村民因琐事结怨,村民黄家鹏的胞兄曾被哩敢村人黄恒勇等人殴打。因为黄恒勇平素在乡里横行霸道,口碑极差,同年7月5日下午,黄恒勇及其朋友王文童路经新岭冲村时,新岭冲村村民黄家鹏等人手持刀剑、锄头、木棍追打黄恒勇,并将其在邻村美文坡村黄举石家用乱棍打死。

  这一天,黄家光在澄迈永发镇一处房子里打小工。

  黄家光回忆,第二天他听说此事,担心家人就回家去看看。父亲黄举志看他回来,跟他说,村里年轻人都跑了,你回来做什么?“不关我的事,我担心什么。”黄家光说。

  这起不关黄家光的事的命案,却成了改变黄家光命运的噩梦的开始。

  黄家光回忆,1996年春节刚过,他在菜市场卖菜时被几名民警抓住。“那天是下午,他们把我抓到派出所后,问我认不认识黄家鹏等人,让我带路去抓人,我说不给他们干这样的事,他们就打我,我只好带他们去。”黄家光说,虽抓人无果,但黄家鹏对他怀恨在心。

  1996年端午节,黄家光被抓。他遭人举报参与了1994年的杀人案。

  黄家英和黄举山是黄家光的工友,他们清楚地记得,案发当天黄家光跟着他们一起在搞装修,多人可证明。“那时我小孩还没大,现在孙子都上幼儿园了。”回忆往事,黄家英很感慨。黄家英想不通为何黄家光会涉案,更想不通为何黄家光自己居然也承认了。

  “我遭到刑讯逼供,忍不住就按了手印。”对此,黄家光说。

  1996年6月21日被原琼山市公安局收容审查,至1996年11月21日取保候审,黄家光被收容审查153天。他按下的手印,为紧接而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几份证词把他送进“无期”监狱

  把黄家光送进监狱的,是几份证词。

  1997年6月7日,打死黄恒勇案犯之一的黄家鹏被抓获。审讯中,黄家鹏一口咬定黄家光参与了追杀黄恒勇。1999年,涉案的黄世胜证言黄家光参与作案。美文坡村黄举石的证言也称黄家光在事发现场。与此同时,黄家光自己也多次承认参与作案。

  以上看似有证明力的证词,在日后被逐一翻供被证伪。但在当时,却把黄家光送进了监狱。海南中院开庭审理此案时,没有辩护人的黄家光辩称黄恒勇被打死时,自己在外打工,但法院一审判决黄家光无期徒刑。黄家光不服判处进行上诉,二审作出维持原判裁定。

  一审判决认为,黄家光参与杀人,不仅有被告人本人在侦查阶段的多次供述,而且有同案人黄家鹏、黄世胜的多次供认以及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言所证实。

  黄家光说,自己吃尽了此前按下那个手印的苦头。“他们审问我8次,说我之前已经承认了,现在不承认就打到我承认。我只好任由他们怎么样了。”黄家光说。

  黄家光还提到一个细节。在被从看守所带出来上法庭之前,他看到了黄家鹏和黄世胜两人。“我跟他们说‘之前你们说我参与我原谅你们,但如果出庭你们还说谎话,我一辈子不原谅你们’。他们听了点点头。”黄家光说,后来他们在法庭上咬定他参与。

  黄家光的父亲黄举志再次看到黄家光时,地点已是在三亚监狱。

  “我跟老爸说儿子对不住你,被打忍受不住才被迫承认的。”黄家光回忆说。

  “我要替你去申诉。”黄举志背着这句承诺,走过了人生最后的10多年。

  一沓沓为黄家光伸冤的材料,记录了黄举志和大儿子黄家达为黄家光伸冤的坎坷。“往返海口多少次已经记不清楚了,每次交完材料后,大多是石沉大海。”黄家达说。

  而此时黄家光在监狱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不服判,拒绝劳改。

  一波三折燃起希望又熄灭

  监狱外黄举志的伸冤石沉大海时,黄家光自己的抗争有了果实:监狱民警看到他的抗争后,去向同案犯人黄家鹏了解情况,揭开了伪证的面纱。

  2002年,黄家鹏出具证词,承认自己做的是虚假证词,“主要原因是黄家光曾带领办案人员回村里抓捕其他涉案人员,引起涉案人员的反感”,“也为了少受些皮肉之苦,所以,顺水推舟做出了黄家光参与本案的供词”,“黄家光被判刑后,我深感震撼,良心谴责”。

  2003年、2005年,黄家鹏又出具了类似的证明,为自己的行为忏悔。

  2004年7月29日,三亚监狱出具了一份《关于提请对罪犯黄家光杀人案复查的函》,函件称,“该案犯投牢后,一直不服判决,多次向政法机关申诉,其申诉理由为:认为案发时他不在现场”,“其同案犯黄家鹏也出具证明,证实当时出于怨恨黄家光才与黄世胜一起串供,咬定黄家光参与杀人,纯属陷害”,“现该犯眼看申诉无望,且认为有些证人已相继亡故,再等下去,恐怕就没有人为他作证了,因此情绪十分低落,有伤害、自杀念头”。

  同时,黄世胜也表示自己原来的供词是逼供及诱供之下所作;目击证人黄举石则称把黄家鹏的小名“狗光”误认为是黄家光的小名,所以才导致误会。

  2005年9月,同案的另四名案犯归案,他们均供述黄家光未参与该案。

  2005年年底到2006年,黄家光的遭遇相继被海南媒体和中央电视台报道,媒体为黄家光喊冤。期间,省人民检察院复查该案。2006年,省人大代表建议关注该案。

  检察院2007年复查后决定对该案不予抗诉,理由是“申诉人及其父亲黄举志提供的证明其无罪的证据材料,来源不合法,内容缺乏客观真实性,相互之间不能印证,缺乏紧密的内在联系,不能证实原裁判确有错误”。

  原来,黄举志救子心切,伪造了几位没能找到的证人的手印。

  “我头脑嗡嗡响,要撞墙,狱友拉住了我。”黄家光说,他的心情跌到了谷底,他有多次想自杀均未遂。

  等了17年等来“黄家光无罪”

  随着时间的推移,黄家光放弃了轻生的想法,开始服从劳改。

  2013年初,喜欢看新闻的黄家光从电视上看到各种反腐的新闻,也反复听到“依法治国”这样的字眼。“我觉得看到了希望,马上打电话给我哥让他帮忙寄材料。”

  与之前的石沉大海不同,黄家光的预感得到了回应。“那天我正在看报纸,一位检察系统的领导问干警我在哪里,我很兴奋,说我没杀人,他说会帮我研究。”

  黄家光说,2013年10月,最高检的一个人对他进行了审问。“她对案件比我还熟悉,证人名字、谁办的案都能讲出来,说他们已经调查研究十个月了。问完话她让我放心,他们已经调查了,目前正在走程序,让我再等等,我连连说谢谢,她说‘你不用谢我,应该我们向你道歉,这是我们该做的’。”如今想来,黄家光仍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

  除了检察院人员的努力,律师刘晰的援助也让黄家光很感动。

  原来,2005年,海南泽田律师事务所接到黄家光的求助信后,与黄家光签订了为其提供法律援助、代理其申诉的协议。此后多年,负责该案的律师一直在为此奔波。“多年来,他们为我东奔西跑取证,免费为我提供援助。”黄家光动容道,“那个法律援助律师一分钱没有收,每次去监狱看我,还要拿钱给我做生活费,这种好人去哪里找啊。”

  2014年8月20日,该案再审。出庭检察员意见:原判认定黄家光参与故意杀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确实充分;有新的证据证明黄家光参与作案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判决书最后,“黄家光无罪”几个字,黄家光一家苦等了十多年。

  10月30日,黄家光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达成赔偿协议。《赔偿协议》称,“黄家光共计被无罪羁押6149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黄家光的申请依法及时向财政部门提请支付两项赔偿金(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共计1604255.65元。”

[1] [2] [下一页]

分享编辑:叶霖嘉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工行广告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