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杨卫泽被中纪委带走前曾跑向窗户欲跳楼被摁住(2)
2015年01月26日 10:18  来源:长江商报分享

  杨氏“两重面孔”

  在江苏官场,杨卫泽被视为“能吏”。他喜欢喝酒,喝酒只喝茅台,在不算下属的人面前,他甚至会给人发烟。

  而在下属面前,杨则有着另一张面孔。其往主席台上一坐,面沉如铁,台下噤若寒蝉。一个饶有意思的细节是,过去无锡市官员开会,常用无锡话交流。杨卫泽主政后,就改说普通话了。

  “他走路很快,喜欢问东问西,两边的陪同人员,嘴边歇不下来。”苏州一位资深媒体人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其时的杨卫泽说话已有明显的杨氏风格。

  前述苏州人士称,杨卫泽在2003年曾带队考察太湖沿岸建设,太湖周边有很多私人别墅,杨即对时任太湖度假村管委会主任的黄戟质问,“沿太湖是要严格控制开发的,这些别墅是怎么造出来的?”

  时任苏州市规划局局长谭颖也因类似问题被杨卫泽当场批评。苏州觅渡桥位于环古城风貌带上,杨卫泽在现场办公时发现有几幢楼,直接质问谭,“原来这里规划是绿地,这些(楼)是怎么冒出来的?”

  杨的这种直率中带刺的表达,让其手下的官员在汇报工作时颇有压力。另一方面,杨氏强硬风格也带有明显的人治影子,2009年2月,无锡以整治市容环境为由,一夜之间大规模拆除遍布主城区的一千多个书报亭,这一铁腕手段曾让百姓颇有怨言。

  2006年11月,江苏省委常委班子换届,杨卫泽开始担任江苏省委常委。此时,杨卫泽才44岁。

  政绩“遗产”

  在所有的“政绩工程”中,杨卫泽在无锡首创的“管办分离”管理模式,受到的阻力最大,承受的攻击也最多。

  2005年,无锡成立了医院、学校、体育、公园、文艺等管理中心,开始对社会公益领域事业单位进行“管办分离”改革,这些管理中心分别从卫生局、教育局、园林局和文广新局等部门的职能中分离出来,共同隶属于市政府。

  这一在当时被称为“破冰之举”的制度创新,其要旨是“政事分开、管办分离”,试图理顺政府、中心和事业单位的关系,让政府归位到应有的监管和服务上来。不过,“管办分离”在推行之初的反对意见甚大。

  “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为了树立政绩,但制度设计的出发点是好的,胆子大,有魄力。阻力大是因为把相关部门的利益剥夺了,他把反对意见压了下来。”无锡市一位官员告诉长江商报记者。

  个性官员主导的政策很强势,也很脆弱。在杨卫泽离开无锡后,这一制度的弊端日益显现。

  如果说“管办分离”是在行政改革上的手段,那么“530计划”则是杨卫泽试图从经济发展和人才引进中体现他的大思路,其影响亦遗留至今。

  2006年4月,杨卫泽提出了一个引进海外领军创业人才的“530计划”,即5年内引进不少于30名领军型海外留学人才来无锡创业,由政府财政出资建各种科技孵化器。

  2009年,无锡出台了扶持力度更大的“无锡千人计划”,其核心内容是政府向创业者提供100万元人民币的创业启动资金,不少于100平方米的工作场所,不少于100平方米住房公寓;根据项目情况提供不低于300万元的风投资金,不低于300万元的资金担保。

  该计划依赖政府财政投入,在实施前五年,无锡市政府的财政补贴达9亿多元。如今,“530计划”的问题亦开始显现,“比如在资格认定上的把关不严,导致很多海归人才,滥竽充数,一些人甚至从政策中攫取私利。”无锡宜兴市一位当地企业家告诉长江商报。

  杨卫泽在无锡任期内的另一项政绩,则是光伏企业尚德的成功。

  2008年,尚德因金融危机实施裁员、股价暴跌、资金链紧张,一度传出破产消息。杨卫泽亲自带着时任尚德董事长施正荣拜访当地四大国有银行,有媒体曾披露“贷款30亿元”才渡过难关。

  2009年12月22日,无锡新区管委会和尚德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提出“共同推进以尚德公司为产业龙头的光伏产业集群,实现千亿产业规模”。

  2011年,为了鼓励尚德继续扩张,无锡市新区甚至提出了“五年内再造一个尚德”的目标,为此专门为尚德再划拨了数百亩土地,要求尚德在规定时间内再造一个五万人的工厂。

  值得一提的是,在尚德集团红火之时,杨卫泽几乎每年都要出席尚德年会,杨不止一次在无锡市科技和人才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要求大力推广尚德太阳能经验。

  杨卫泽最后一次参加尚德的年会是在2011年。会上,他特别做了有关领导力的主题演讲,杨卫泽称,“领导力通常通过领导行为,以个人魅力的形式展现出来。一般呈现五个特点:重管控,更重愿景;重指标,更重信念;重个人,更重团队;重命令,更重授权;重权威,更重平等。”

  施正荣曾公开感谢杨卫泽一直力挺他,在2010年年底在悉尼的一场演讲上,施正荣形容杨卫泽是他的“恩人”之一,并说杨卫泽可望“很快又要升”。

  施正荣没说错,三个月后,杨卫泽成为南京市委书记。遗憾的是,尚德这个当年吹大的气泡在2013年年初不幸破裂。

  最后的表演

  2011年3月,杨卫泽出任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2012年8月,杨卫泽连任十八大代表,在随后举行的中共十八大上,杨卫泽当选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在171名候补委员中排名第68位。

  主政南京后尚不满半月,杨就提出南京要在江苏全省争第一,对于那些习惯经济总量不如苏州和无锡的下属们,用“目瞪口呆”形容当时听到“争第一”的感受毫不为过。他一再向外界强调,“争第一”不是经济总量上的第一,而是用“科学发展”、“改革创新”和“和谐稳定”三个词来形容他所要求的“争第一”内容。

  2013年10月16日,原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因涉嫌违纪被查。次日,杨卫泽即在南京生态文明建设动员大会上发言,直指雨污分流工程是“表面文章,劳民伤财”。杨卫泽的上述表态在日后被一些媒体解读为是与“季建业做切割 ”。

  进入2013年下半年,中纪委的反腐逐步深入,其时的杨卫泽还保持着他惯有的风度。一位江苏资深媒体人告诉长江商报记者,2013年冬天,杨卫泽在南京某宾馆出席一个会议,其穿着大衣最后到了会场,即在主位坐下,然后头仰后,肩膀微微一抖。身边的秘书立刻将滑落的大衣接了过去,“很威风,也很有派头。”

  进入2014年后,关于杨卫泽可能落马的揣测,已经流传了大半年,坊间议论纷纷,南京青奥会是他的救命稻草云云——2014年8月16日在南京举办的青奥会是中国首次举办的青奥会,杨卫泽全力投入到青奥会的筹备当中,他提出了“大干一百天”的口号。

  在苏州期间,杨卫泽在私下里曾有“老天帮我”这样的戏谑之语。“像搞一些重要活动,比如苏州每年一届的旅游节,开幕前几天一直在下雨,开幕当天雨就停了,然后开幕第二天又开始下雨了,所以杨卫泽有时候相信他的运气特别好。”苏州政界一位官员告诉长江商报。

  在青奥会结束后的2014年9月13日,中央纪委公布:南京市委常委、建邺区委书记冯亚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冯亚军成为南京青奥会后江苏省第一个落马的正厅级官员。

  冯亚军是南通海门人,此前担任南京市河西新城开发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是河西新城的主要执行者,而总体投资预算高达983.5亿元的河西新城,是杨任期内的头等大事。

  5天后的9月18日,南京市警方发布消息称,该市原六合区区委书记娄学全在家中自缢身亡。

  娄学全2011年12月曾任南京长江第二大桥管理局局长、南京长江第三大桥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高级工程师;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娄死后,一首被认为是其遗作的诗在南京流传:

  今日鸿门剑指谁?殷勤劝醉暗藏雷。江湖未有真情酒,为主酩酊却饮悲。满眼新荫难庇佑,一船旧友且相陪。桃源渡口人忽醒,由己之身弃秭归。

  在娄学全死前一天晚间,杨卫泽通过《南京日报》的官方网站发表了题为“当官不易是当干部的应有之义”的文章,文中称“为官不易,当好官更不易”、“为官政声,最终由人民来评判”等,并落款这是发自他在井冈山干部学院学习的心得。

  两名区委书记在一个月时间内,相继因涉嫌违纪违法被调查,南京官场反腐戏码逐渐被推向高潮。2014年12月26日,江苏省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已依法对南京市溧水区原区委书记姜明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姜明是南通市海安人,与冯亚军和娄学全一样,姜明也是2011年6月后担任所在区区委书记,彼时杨卫泽履新南京市委书记才3个月。

  1月1日,杨卫泽身穿运动装,手持发令枪,以南京市委书记的身份参加了第33届元旦健身长跑活动。在长跑活动后,杨还登上明长城,学着伟人的口吻朗诵了毛泽东的诗词“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这是他落马前的最后演出。

  “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为了树立政绩,但制度设计的出发点是好的,胆子大,有魄力。阻力大是因为把相关部门的利益剥夺了,他把反对意见压了下来。”

  ——无锡市一位官员

[上一页] [1] [2]

分享编辑:王晓东
中新网海南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中新网海南频道致力成为全球华文公共舆论平台,全面真实独立反映舆论, 赋予网友平等的知情权和发言权。
1、凡本网独家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和程 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新网海南频道所有,转载须注明来源"中新网海南频道",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网未明确注明来源为"中新网海南频道"的信息,为本网转载稿,不代表本网立场,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转载刊用务经书面授权获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或转载后的两周内与本网联系,逾期均不受理。联系电话:0898-65306138

海南新闻
more
视频新闻
more
工行广告
娱乐新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