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更路簿>讲述耕海人传奇 水下文物揭海上丝路面纱
2015年02月09日 10:50  来源:南国都市报

  在考古队员眼中,南海每一处沉船遗址都有一个故事,都是一处宝藏,默默述说昔日繁华。

  不久前召开的南海水下考古协调会确定,将对三沙珊瑚岛一号沉船、金银岛一号沉船打捞发掘。今年4到5月,考古队员们便会出发,他们将再次揭开南海的神秘面纱,让世人亲见历史上繁忙的海上丝绸之路。

  常年漂泊在这片大海的老渔民,不会刻意提起丝绸之路;可他们知道,一辈又一辈渔民从这里出发,从汉朝到唐宋,直到今天,他们从这里走进南海,走向世界,走向未来。

  如今,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77岁的老渔民张宗纬又想起了那片海,那是一片充满希望的大海——南海。海的故事由此翻开新的篇章。

  南海,祖宗海。这是几乎每个渔民都会提到的词语。如今,77岁的老渔民张宗纬依然记得第一次跟着父亲出海的情景。从潭门出发,驾驶着一条木船,往南直到永礁岛(永暑礁)。

  年轻时,张宗纬不知道自己所走的正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段;不知道这里布满了古代先人的足迹,一直上溯直抵汉朝。

  海南师范大学教授张一平描述:公元前138年,汉朝张骞出使西域,让悠悠的驼铃声掀开了东西方交流的帷幕。与此同时,在浩淼南海,在水手们的一滴滴汗水中,前往斯里兰卡、印度的海路也打通了。

  《汉书·地理志》里所记的海上航线就包括南海与印度洋上的航线。中国海运货物可以抵达今天的斯里兰卡、印度,辗转至欧洲和地中海沿岸。

  相比起书上的记载,海南省博物馆水下考古部副主任蒋斌更愿意寻找一件件实物证明。

  2007年3月10日至5月13日,蒋斌与其他考古人员一起,戴上氧气瓶沉到海底,一点点挖掘出了西沙“华光礁1号”沉船上精美的文物。

  潜下去,看到一件件从沙砾间露出一星半角的南宋瓷片,蒋斌异常兴奋,“那种心情简直无法言表,就像是挖到了宝藏一般。”两个多月的考古,每天潜水挖掘,出水完整及可复原的瓷器近万件。蒋斌几乎每天都沉浸在惊喜中,他知道唐宋时期南海上那一条繁忙的“丝路”正一点点揭开她神秘的面纱。

  今年1月召开的南海水下考古协调会,更是开启了三沙珊瑚岛一号沉船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金银岛一号沉船遗址水下考古调查的序幕,预计今年4到5月份即将前往。届时,人们又将一睹古丝绸之路上的繁华。

  据文物部门调查发现,海南岛周边海域类似的沉船点、遗址超过百处,而在浩瀚南海更是无法尽记。

  蒋斌说:“将这些点串联起来,就是一条完整的海上丝绸之路路径,也是中国文化传播的路径。这条路径上,海南就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地理节点和文化节点,是见证者,更是参与者。”

  海上丝绸之路的先行者《更路簿》述说耕海故事

  一件件出水文物正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实物证据;而一部渔民出海经验的总结——《更路簿》则包含着海南丝绸之路的航行知识。

  “浮水洲渔场,自白兵马角架宾申更驶十二更船驶二十四小时可至水深二十八手。”“琼州行船,初十二三子丑时流东,辰时流西……”

  翻开琼海潭门资格最老船长、96岁老人王诗桃家中那本满是时间印记、发黄的《更路簿》,里面一笔一画记录着诸多海域的行船踪迹,详细到具体日子的行船经纬度、海水流向、鱼量等一手信息。

  “我家高祖父等先辈不幸在远航中罹难,但带着这本簿出海就不怕。”王诗桃的儿子王书保年近六旬,20岁便跟着父亲出海,一跑就是30年。他把平安出海归功于《更路簿》,“哪个岛在什么方位,哪个海域几月份流向怎么样,哪个渔场哪一处鱼量丰富,在以前没有卫星导航的年代,这些信息至关重要。”

  每次出海前,拿出《更路簿》一番计算,王书保便知道行船轨迹,“根据出海时间,查询簿上的海域水流,便可计算出偏差,简单调整航向即可顺利抵达。”

  潭门65岁渔民卢家炳将《更路簿》视若珍宝,偶尔拿出来翻看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手抄本掉页损坏。“当年出海打鱼和到南洋都靠这本簿,从海南到新加坡、马来西亚,航程中什么风选什么角度开船,哪里有暗沙危险,簿里都有记录。”

  77岁的老渔民张宗纬说,“有了这些经验总结,再带上一个庚盘,偌大的南海也仿佛自己家的后花园,熟悉而自然。”

  据了解,渔民传抄使用的《更路簿》,可追溯至明清时期,目前已发现10余个版本。彭正楷版本的《更路簿》记载有17条西沙捕鱼线路,200多条南沙捕鱼线路,29条从南沙返回海南的航线。

  一个罗盘加一本《更路簿》,让渔民在没有精确的航海图标和卫星定位系统的时代,顺利前往南海作业,并下南洋进行交易,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先行者。

  新一代耕海人蓄势待发新战略孕育新希望

  如今,卫星导航已经代替了《更路簿》,指导渔民出海捕鱼。然而《更路簿》承载的义无反顾的开拓精神,却以另一种形式在岸上传承,铸就了新的“更路簿”。

  2013年,王书保“北漂”玩音乐的儿子王振忠,敏锐看到潭门南海风情小镇打造后的大变化,叫上在海口工作的姐姐一起回到潭门,租了60多平米的铺面,创办起了“更路簿”海洋工艺品牌。

  市场反响热烈,让王振忠信心十足,短短一年多时间,他便注册了商标、开办了加工厂,和省外厂家合作开发产品,先后在琼海市区和北京朝阳开起了两家分店,每个月销售额高达上百万,成为当地青年创业的榜样。

  “我爷爷用《更路簿》指引过小帆船,我爸爸用它指引过机动船,我也继承了开拓精神,打造我梦想中的‘更路簿’。”提起未来,王振忠“野心”很大,想法很多,“明年再过来,我的工艺产业园应该就开业了,我要打造前店后厂模式,打通工艺品生产、加工、展示、销售产业链。”

  放眼潭门,旅游工艺品销售店近3年从10多家猛增至400多家,一个占地800亩的海洋经济加工园区即将拔地而起,许多渔民后代成了老板,吃起了新海洋饭。

  “一带一路”战略提出后,王振忠似乎又看到了新的机遇,“一条繁荣的黄金水道将再次繁忙起来,潭门千年渔港也将更加热闹起来。”

  77岁的老渔民张宗纬听到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提法后,有些激动,他说:“当年在国家的号召下前往西沙捡鸟粪土发展生产,我们是积极响应的。现在,又提出新的丝绸之路规划,要是可以,我真想再去南海走一走。”

  张宗纬的二儿子张耀凡听了说:“剩下的路让我帮你走吧。”如今,张耀凡接过了父亲的班,带着新的希望,奔波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

  新一代海的故事,由此展开、走向未来。

  老渔民的更路簿。

  渔民自制的简易罗盘,配上更路簿便能远航。

  更路簿以手抄本的形式历代相传。

  (敖坤 孙学新)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