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遇尴尬 乡村题材却找时尚明星演
2015年03月01日 09:35  来源:中新网-扬子晚报  宋体

  根据路遥获茅盾文学奖的同名小说改编,由导演毛卫宁执导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已于2月26日登陆北京卫视、东方卫视黄金档以及新疆卫视,而3月7日山东卫视也将紧跟步伐播出。由于名作原因,本剧一开播即引发了多重关注。该剧开播当天荣登微博话题榜首,且大多数评价都是正面且肯定的,但是耐人寻味的是,收视颇是“出人意料”,拿北京卫视来说,2月27日平均两集的收视率只有0.58——这是一个偏下的收视数字。那么,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反差现象呢?

  乡村题材却找时尚明星演

  《平凡的世界》抛开名著改编这一层外衣,单从“剧种”上来说,它算是一部地道的农村剧——农村青年、农村问题。从电视剧制作操作手法上讲,以往国内乡村题材的电视剧在剧情设置和演员选择上侧重年龄稍大的观众群体,使得乡村题材往往面临着讨论度较低,话题性较少的问题。而电视剧《平凡的世界》虽然故事发生地在陕北农村,但由于原著影响广泛,再加上小说本来也是讲述农村青年成长及中国社会转型的故事,因此,电视剧此次在演员选择上,选择了一些活跃偏时尚化的演员来主打。有专家认为,这种选择从关注度上来说,更符合大众期待。但它也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与收视率之间的矛盾。

  另一方面,《平凡的世界》是一部“精神成长”小说,电视剧并不是一味的纠结在农民日常生活琐事上,而是通过一针一线的表达,诉说出人物内心更加广泛坚强的精神世界,从而反映一个时代下的群像状态。不过这种“精神”对于当下年轻观众来说,肯定有着一定的环境隔阂,为了符合当代观众的收视习惯,本剧对原著进行了一定量的改编,多重因素造就了它在乡村题材剧目上的讨论新高。但是,这可能恰是收视“尴尬”的起源。

  “舌尖”体旁白感觉“不协调”

  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中,开场便是原著小说作者、已故作家路遥先生的原文旁白:“那是一九七五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快到惊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地没有到来。”——这种文学性很强的文字,让听者为之动容。然而,剧集往下连播,人们发现,这类旁白真不少,甚至一些内心戏也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的。这种处理,一方面让一些原著爱好者惊喜,另一方面也让不少观众感到不适应。

  近日,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了主创,导演毛卫宁称本剧以95%的还原度呈现原著内容,编剧更袒露改编心声:“改编《平凡的世界》,原则上要对原著怀有敬畏,忠实它的灵魂,不能以改编多少的比例衡量,再大的改动,哪怕是百分之八十,事件和人物、灵魂和文学性都是原著的。”正因此,在拍摄《平凡的世界》之初,主创们便决定,一定要把这部电视剧烙上“路遥文字原味”,于是决定采用原著内容为基础的旁白,即当剧中人物的内心中充满了矛盾,原著中的内容便会以旁白的形式铺陈开来。导演认为,这种表现手法显然带有舞台剧形式,因此如果有观众在接受时略有不适那也是可以理解的。另外,针对网友发现旁白的声音与《舌尖上的中国》极其相似的话题,毛卫宁释疑,《平凡的世界》的旁白是由杨大林老师担纲的,他曾配音纪录片《昆曲五百年》等,而《舌尖上的中国》旁白解说是李立宏老师。

  “陕普”方言让人“跳戏”

  王雷饰演陕北汉子孙少安,佟丽娅饰演温柔的田润叶,袁弘饰演自卑上进的孙少平,李小萌饰演直爽的田晓霞。有人表示:袁弘和佟丽娅还原了脑海中的少平和润叶,王雷也不错,浓厚的陕北风情和方言扑面而来。也有网友表示:袁弘饰演少平长得太周正,少了点乡土硬汉气息,而佟丽娅等人的表演时不时地流露出一些“现代感”。有电视评论人对记者表示,“几位演员的表演总体来说,可以打合格,但是,由于离那段生活太远,且整个剧集拍摄中营造的氛围也不够充分,因此剧中人物仍旧显得有些飘乎。”

  值得一提的是,以王雷为代表的主演自创了带有陕北韵味的“陕普”,营造出了在“是与非”之间转悠的“陕北氛围”。对于剧中几位主演原声演绎的“陕北方言”,许多陕北本地的观众提出了许多质疑,其中一位表示:“《平凡的世界》基本细节全部诠释了,孙少安的陕北方言最地道又稍稍有些偏重;润叶的陕北话只有一个‘我’读做‘俄’其他的都是普通话;少平的是陕北方言+关中方言+普通话。”——总之,这种“不统一、不协调”也给观众带来常常会“跳戏”的感受。(记者 张漪)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