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中部海底沉睡大量沉船宝藏 沉船侦探寻宝护宝
2015年03月26日 16:16  来源:中国新闻网-新民晚报  宋体

  越南中部海域曾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古老航线之一,那里的海底沉睡着大量沉船和宝藏。近年来,一些海外考古专家开始与越南当局合作,在这片海域展开水下考古工作。

  他们像侦探一样搜集线索,探寻海底沉船和文物,然后通知越南方面,由后者决定是否打捞或加以保护。

  占婆岛是地处越南中部的一个群岛,由多个小岛组成,岛上优美的森林风光和热带沙滩使其成为附近闻名的旅游胜地。

  “蛙人”水下寻宝

  一艘摩托艇出现在占婆岛的海边,艇上的这群人并非观光客。当船艇驶入一处僻静的海湾,船上领队站起身来,往四处远眺。“就停在这里,这个地方有点意思。”

  接着,其余人都快速套上潜水服,沉入海中。不多久,平静的海面喧嚣起来,在距离摩托艇不远处,他们接连冒出水面,手中举着一些物品,互相展示。一人喊道。“这里有大量的瓷碗残片。”领队初步判断,其中一块陶瓷残片年代久远,可能要追溯到13世纪。

  带着溢于言表的振奋,潜水者们重新潜入海底,把手中的物品放回发现地,让它们继续等待越南考古专家的进一步鉴定和研究。

  这群人是来自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的水下考古专家,因致力于探索和保护古老沉船遗迹,被称为“沉船侦探”。

  领队马克·斯塔尼福思是澳大利亚人,从事水下考古研究40年。他带领的“侦探”队员都是具备考古知识和潜水技能的高手,他们在澳大利亚南部的深海接受潜水和打捞训练,深知水下发现的一小片瓦、一小段木头都可能极具考古价值。

  高手观海寻船

  凭借多年考古经验,斯塔尼福思通过观察海岸线就能判断出当地海域是否可能有沉船。比如,他之所以选择在占婆岛的这处海湾停船探索,就是因为他通过地形和当地气候特征推断出,这是一个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充满危机的港口,几百年前必然有大量过往船只选择在此停靠。

  他说:“可能有那么一天,像今天一样,风和日丽。但突然之间,台风袭来。”无法离港的船只被风浪裹挟,被岸边岩石撞裂后沉入海底。

  海底发现的大量陶瓷残片只是证明他推断的第一步。接下来,考古“侦探”队找到当地渔民交谈,以便了解更多情况。根据经验,渔民往往是发现海底沉船或宝藏的第一人。

  在一个渔村,他们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一个渔民告诉考古队:“在几百米外的水下,我们看到过一些瓷碗。”另一个渔民说,几年前,他见过一个“石头做的、状如大水瓶的东西,立在海床上”。第二天,在这个渔民指引下,海底“侦探”潜入海底,找到了渔民口中的“大水瓶”。那是一个石制的锚杆,很可能来自12或13世纪的中国。

  这是海底“侦探”队第二次到占婆岛海域探寻沉船踪迹。前一年,他们没能在季风前抵达,错过了好天气,水下工作无法开展。因此,去年他们早早做好准备,带着相关部门的许可,来到这片海域发掘线索。

  与寻宝者“赛跑”

  海底“侦探”队领队斯塔尼福思说,越南中部海域可能是全球尚待发掘的沉船最多海域,无数船骸和宝贝沉睡海底。

  但鉴于资金和技术的双重匮乏,越南政府尚无力顾及海底文物的开发和保护。于是,斯塔尼福思带领的这支海底考古队近年来与越南考古研究所展开合作。他们借助各种线索,探寻海底沉船和遗物,记录其具体位置,判断其考古价值,然后通知研究所,由后者决定是否打捞或加以保护。

  与其他探寻海底宝藏的人不同,海底“侦探”发现沉船后不会以研究名义带走哪怕一件陶瓷残片,更不能将物品据为己有。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时常需要和别有用心的寻宝者“赛跑”。

  在已经发现大量沉船宝藏的会安古镇、广义省等地,靠打鱼为生的当地居民不懂考古,却早知这些海底宝贝能换来钱。他们在出海时潜水寻宝,或是在沙滩上捡走那些被海水冲上岸的陶瓷品,转手卖给古董商。很少有人会主动把海底文物上交当局。

  过去由于欠缺监管,一艘沉船被发现后,往往还要等上三四年,相关机构的调查和保护措施才能到位。这段空档内,当地渔民依然能够随意打捞沉船货物并转手卖出。如今,当局的反应速度快了不少,一旦获知发现沉船,会尽快委派专业打捞人员入水作业。

  担心文物受损

  除了担心珍贵文物流失,水下考古专家还担忧,被私自打捞出海的文物很可能因为缺乏专业保护措施而毁于一旦。

  海底“侦探”队员说,一些埋在海底的文物因无氧而得以千年不腐,把它们从海水转移到净水这一过程都需要十分谨慎小心,更别提直接打捞出水,暴露在空气和光照中。但目前无论是渔民、越南本土打捞公司或是私人收藏家,大多数人不了解这类保护知识,也没有相关的搬运和储存技术。

  在广义省一个远近闻名的私人收藏者家中,考古专家们痛心地看到,来自千年古船船身的木头赤裸裸躺在地上,已经变得干枯,有的甚至已经开裂;上千枚从海底捞起的古钱币堆放在塑料盒子里;架子上摆满中国宋朝瓷器、古老的陶罐、小瓮、大花瓶……杂乱无章,没有名目。

  缺钱面临困境

  考古专家清楚,越南中部海域的这片沉船“宝地”亟需系统研究和保护。但眼下,这项任务面临困境。

  斯塔尼福思的海底“侦探”队由澳大利亚人伊恩·麦卡恩出资赞助,但这笔钱难以长期维持他们在越南海域的考古工作。而把任务尽快交给越南当局,短期内还不现实。

  越南的水下考古研究可谓刚刚起步,直到2013年才成立首个水下考古专门部门,隶属于国家考古研究所。没有资金支持,这个水下考古部门目前还只是个空架子。

  技术人才的匮乏是另一大挑战。斯塔尼福思的团队出资培训了一名年轻的越南考古学家,帮助他考取深海潜水执照,成为越南第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水下考古专家。

  期待三方合作

  即便越南水下考古部门能获得来自国外的投资和协作,开始运作,它还面临一个难题:改变越南政府现行的海底文物发掘方式,不再过度依赖商业打捞公司。

  越南考古研究所所长孙忠信认为:“打捞公司的优势是拥有先进的潜水设备和人力,但他们缺乏考古知识,不重视保护沉船遗迹的历史。研究人员了解这些遗址的历史意义,但有时候,政府只看重经济价值。”

  一些考古专家建议,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法或许是让政府、商业打捞公司和考古专家三方合作,由考古专家监督打捞过程,记录并协助保存沉船及其货物。

  斯塔尼福思为代表的另一派专家则认为,如果目前没有能力妥善保管沉船宝藏,不如就像海底“侦探”做的那样,先判断和记录沉船的价值和地点,然后让它们继续留在海底,等待后人用更先进、成熟的技术让它们重见天日。 张代蕾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