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报纸揭77年前秘闻:五百国军守卫武汉全殉国
2015年04月11日 15:29  来源:中新网-武汉晚报  宋体
许一兵先生向大家介绍自己收藏的一份《大阪每日新闻》号外。
许一兵先生向大家介绍自己收藏的一份《大阪每日新闻》号外。
185师训练照
185师训练照

  今年是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和中国抗战胜利70周年。昨天上午,由武汉市国防教育办公室、辛亥革命博物馆、中山舰博物馆、武汉市档案馆和武汉收藏家协会联合举办的《“为保卫大武汉而战”——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抗战藏品专题展》,在辛亥革命博物馆开展,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李述永,市委常委、武汉警备区政委闵捷大校出席开幕式。

  展览现场,著名抗战专题收藏家许一兵先生介绍的一份号外,揭示了一个深藏多年的秘密——国军在武汉的最后抵抗,不是在岱家山,而是在武汉的江岸区“江岸停车场”。这里牺牲了五百壮士。而这些壮士,大多是武汉子弟兵。

  国军185师,真正的武汉子弟兵

  许一兵先生收藏了一份日本的《大阪每日新闻》昭和十三年十月二十七日(1938年10月27日)号外,上面提到:“武汉各地相继占领,市街战敌兵五百名被歼灭。”原文如下:

  汉口 (26日)里见,古贺,阿部,中野各本社特派员发

  汉口市 江岸停车场 日军 松崎 成友两部队26日早 在同一地点 遭遇左右两翼五百人的敌军部队抵抗,经过激战 最后被全部歼灭!

  这说明,在日军侵入汉口市区后,中国军队并不是简单的弃守,而是进行了英勇的抵抗,直到26日仍有成建制的中国军队在进行顽强抵抗,直到全部牺牲!

  这支中国军队是什么番号?

  武汉图书馆馆员王钢,多年从事武汉抗战资料的搜集和整理工作,对武汉抗战的细节非常熟悉。昨天,王钢查阅多方资料后告诉武汉晚报记者,这支部队可以肯定是国军185师。它是由原来的武汉警备旅改编而来,是真正意义上的武汉子弟兵。这也是唯一一支由武汉子弟成建制组成的师旅级部队。

  而且,武汉最后的保卫战也是由185师的545旅完成的。

  武汉子弟兵曾顽强抵抗

  抗战爆发后,武汉警备司令部下辖的武汉警备旅,在1937年10月扩编为第185师,师长方天,参谋长石祖黄,下辖2旅:第544旅旅长周化南,第546旅旅长朱炎晖,该师主要担负武汉的卫戍任务。其士兵多为武汉本地人士。

  关于武汉保卫战最后一战,王钢查到了一份很早的《武汉抗战史料选编》,里面有国军第185师545旅“关于武汉会战汉口战役之战斗详报”,里面有很详细的关于武汉保卫战最后一战的记录:

  545旅当时是直接归负责卫戍武汉的第94军军长郭忏指挥。1938年10月24日上午6时,第545旅的部署是:“一、1090团占领刘家庙、丹水池、谌家矶、姑嫂树一带阵地,对江陆两面严密警戒,并派出一连位置临滠口附近,对阳逻、五通口方向警戒;二、第1089团任汉口市之守备,应逐日派队担任市区巡查,除另以第二营之步兵两连派在姑嫂树、禁口和字守望台、博学书院之线任警戒,第一营移驻特四区附近对江,着派警戒外,余均集结江汉路附近待命。”

  10月25日,是武汉沦陷纪念日,每年武汉都要在这一天拉响警报、以示纪念。事实上,在1938年的10月25日,武汉的战情非常危急,整个武汉城区只留下卫戍部队的185师545旅的正规军作象征性抵抗,但这种象征性抵抗同样激烈,至少,双方在岱家山(戴家山)有过激烈战斗,双方都有死伤:

  上午7时许,敌开始以飞机、大炮向我戴家山、谌家矶等处更番猛烈轰击,间且使用毒弹(记者注:应为毒气弹),以致阵地多被摧毁,人员损伤甚多。至下午6时许,敌于道贯泉附近陆续增至轻、重炮30余门,战车百余辆,步兵约一联队。并于东边咀渡口征集民船五六百只。斯时职为防敌战车袭击,曾请准亲率高射炮第三连之一排,前往增援,惜该排始终未曾射击。至下午7时左右,敌汽艇、民船约200只,遂分路向我横堤及戴家山猛扑,经我猛烈射击,并派队增援反攻,敌大部被击退,仅一小部冲入戴家山与第1090团第一营之守兵对峙。

  国民党政府军令部战史会档案如实记录了这场激战的详细经过:10月24日上午8时,第545旅第1090团移驻丹水池、谌家矶、戴(岱)家山之线,并派兵一连驻滠口附近,对水陆要道严密警戒。命第1营于10月24日正午12时以前占领戴家山阵地。第2营(附迫击炮两门)占领谌家矶及横堤之线,左与第1营确取联络,并派兵一连进驻三道桥以北,对五通口及横店两方水陆严密警戒。第3营派兵一连,附机枪一排住黄鹤洲至刘家庙一带沿江警戒。其余部队同团部住丹水池,为预备队。

  10月24日午后7时许,据报横店方面退回之伤散兵称,兵力未详之敌,已于本日午后3时到达横店以北约10里地方。晚8时许,有我第79军199师、162师等师由团风退回,沿途拥挤,秩序紊乱。10月25日上午5时30分,据报敌平射炮七八门已到达道贯泉附近。5时50分,向戴家山炮击数十发。6时许,敌机向戴家山投弹数枚。我前方阵地被毁数处,官兵尚无伤亡。6时20分,敌侦察机3架于戴家山上空侦察十余通始去。6时30分,敌战车七八十辆,向道贯泉疾驰。又运输车百余辆,满载敌兵,由滠口向道贯泉前进。7时20分,敌2次炮击戴家山200余发,我阵地被摧毁五分之二,士兵略有微伤。7时50分,敌重炮十余门向道贯泉疾驰。8时30分,敌轻、重炮20余门、战车100余辆、步兵约1个连队,均在东边咀一带停止,似有侦察渡湖企图。9时,发现敌数十名在湖对岸征集民船五六百只,集中东边嘴渡口附近。9时30分,敌炮、机同时向我戴家山阵地轰炸。我阵地上层全被摧毁,士兵轻伤8名,重伤4名,阵亡4名。10月25日下午1时30分,敌飞机、炮火向我阵地第3次轰炸。士兵伤亡七八十名(此次之炮、炸弹均含毒气),阵地被摧毁者三分之二以上。晚6时,敌炮火4次向我堤角、横堤、戴家山阵地射击,较一、二、三次尤为激烈,两处火光冲天,第2营5、6连士兵伤亡三四十名。6时50分,敌汽艇、民船约200只分两路:一路向我戴家山阵地左之金银滩,一路向我戴家山右藤子岗前进。晚7时20分,由藤子岗向我攻击之敌约800人,一部已上堤,向我第2营4连以机枪扫射,一部由堤北直向戴家山北麓猛攻,冲入戴家山第1连阵地肉搏。晚7时40分,向金银滩进攻之敌同时已猛进至戴家山西北麓,与我第3连激战。晚8时,守军1090团逐渐沿张公堤向硚口、香烟厂开始撤退,各部边打边退,趁夜色掩护,撤出了战场。10月25日晚10时许,日军先头部队第11军第6师第23联队率先进入汉口城区。

  五百壮士血洒武汉市区

  很多史料记载,国军在武汉的最后抵抗是在岱家山。

  但日本的《大阪每日新闻》这张号外却证实,在武汉(汉口)市区的抵抗,其实一直持续到26日早晨,当时有500名185旅的两支部队仍在顽强抵抗,直到全部牺牲。从这一点上看,武汉最后的抵抗应该定格在10月26日上午的“江岸停车场”。

  “江岸停车场”,就是现在的汉口车辆厂。昨天,本报记者前往二七路至丹水池、刘家庙一带寻访,但没人知道曾有五百武汉子弟兵牺牲在此,他们的牺牲也没有记入战史。

  那么,现在还有没有人知道,这牺牲的五百壮士,他们姓甚名谁?他们牺牲后,埋骨何处?

  有知情者请告诉我们,热线电话:027-82333333(文/本报记者金文兵 姚传龙 图/本报记者杨涛)

编辑: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