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秘史》译者:成吉思汗时代没有“狼图腾”
2015年04月12日 11:2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宋体

  中新网呼和浩特4月11日电(记者 李爱平)农历正月初一热映的电影《狼图腾》自热映后话题一直不断,除了对影片本身展开讨论外,更多人再次将目光投向其原著作者姜戎至今余焰未熄,认为其所称的“狼图腾”提法不正确。

  事实真相到底如何呢?现代汉语版《蒙古秘史》译者之一官布扎布11日在呼和浩特“发声”,提出了较为新颖的观点称,蒙古人在成吉思汗时代没有“狼图腾”认知,但姜戎先生以狼为蒙古族图腾“可能有未被我们串接起来的一些原由。”

  官布扎布告诉记者,电影《狼图腾》上映后,关于蒙古人真的视狼为兽祖和图腾?蒙古人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虔诚地崇拜狼的民族这些话题一度被激烈化和复杂化。

  “要说清这些问题,应该从图腾一词和他的概念入手。”官布扎布称,图腾一词的出产地是美洲,生产者是古老的印第安人,在汉藏语系和蒙古人所属的阿尔泰语系中没有这个词。

  官布扎布认为,“图腾”是不同于蒙古人的印第安人对祖先的认知与表述,因此大无必要用它来解读蒙古人祖先渊源的问题。

  蒙古人究竟有没有狼的图腾?官布扎布说,经考证,在被称为古代蒙古历史文化百科全书的《蒙古秘史》中除了以狼为称呼的人名以外无半句狼崇拜记录。

  “事实上观察一下古代蒙古人对狼的态度,也看不到蒙古人以狼为图腾的认知。官布扎布透露说,这一点从成吉思汗母亲在成吉思汗犯错误后训斥的“雨天猛扑羊群的饿狼”等语言中可以证明。

  在官布扎布看来,在13世纪成吉思汗时代,蒙古人并没有以狼为图腾的认知,亦无崇拜狼的习俗,更无视狼为兽祖的记忆。

  对于姜戎先生为何提出“狼图腾”命题,官布扎布分析说,这与学界对蒙古人族源有“匈奴说”、“突厥说”有关,因为据此线索观察,我们就会在这样的“史书”记录中找到以狼为图腾与祖兽的文字。

  “遗憾的是,近年随着早期蒙古人的墓穴在海拉尔地区被发现,学界的这些说法已被一一抹掉。”官布扎布说。

  “为何还有人坚信蒙古人的狼图腾是存在的。”官布扎布分析说,经成吉思汗的大举整合,在蒙古这一族名下形成了一个多民族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既有原本就是蒙古族的蒙古人,也有原来被称作突厥、匈奴的人群和其它各有族称的人群。

  “这些人群的后人……不断以蒙古人的身份将其对祖先的文化记忆进行表述,有的写进了史书,有的流传到了民间,其中就包括狼图腾记忆。”

  官布扎布称,关于蒙古人一个简单的有无狼图腾说法,在这样的语境下,已不足于表述当今蒙古人的文化认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蒙古人在成吉思汗时代没有“狼图腾”认知。(完)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