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传800年前一姑娘终身不嫁 卖草鞋建造石佛塔(图)
2015年07月06日 14:54  来源:海口晚报  宋体
<br>

  这是800年前的事了。 一位姑娘终身不嫁,卖草鞋建造了一座名塔。 这个传说曾被博物馆档案否决。 如今,人们却更加相信它是一座“草鞋塔”。

  不嫁的姑娘

  万年以前的一次火山喷发时,其中又有一个小火山喷发,岩浆凝固以后,出现一个内寄生火山遗址。在大坑套小坑的火山岩上,倔强地生长着蜂窝草、飞机草、鸡屎藤、东风菊,还有苦榄树、龙眼树、厚皮树和九里香。

  这座火山岩的山,虽杂花乱树丛生,却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吉安岭,它就不高不矮地伫立,在海口市石山镇儒符村的不远处。

  生活在宋代的人们,没有看到火山喷发的场景,但却看到了该村一位美丽的符氏姑娘从岭上砍柴归来的情景。那天当她走近自家羊栏边放柴时,忽然听到母羊不断发出“咩-咩咩”撕裂心肺的叫声,她触电般地呆立。稍许,她走进羊栏,才发现那只母羊正在艰难而痛苦地生羊崽呢!

  “人,生孩子也一定很痛苦!”看着眼前,符氏姑娘这样想。从此,凡有求亲说爱的,都被她一概拒之门外。她就在娘家生活了一辈子,直到离开人世间。

  至今,石山镇的中老年人,都在绘声绘色地说这位倔得像火山岩一样的姑娘。还说,她的坟墓就在村子东面,每年清明节,村里每家每户都有人拿美酒、香纸去祭拜。

  一位流传只有姓不见名的普通农家姑娘,缘何这般得尊重?原因当然不是她终身不嫁,而是她与儒符村东南边一座石塔有关。

  儒符石塔全部用火山石垒成,塔体古老朴实。

  涅槃的石塔

  儒符石塔,坐落在石山镇墟北面约一公里处。横过它面前的是宽阔而笔直的海屯高速公路,从镇上通往儒符村的乡村公路,有一座桥横跨在高速路上。站在这桥上,就能将石塔一览无余。

  看不见的,是石塔历经了800多年的风风雨雨,以及和石塔有关的人和事。

  更多的人相传说,符氏姑娘并不是害怕生孩子而不嫁,是因为她自幼发愿一心向佛,于是立誓终身不嫁不育。

  相同的说法是,她不仅美丽动人,而且心灵手巧。她用藤条、麻线编织各色器物,尤以草鞋居多,每天拿到墟上变卖挣钱,积累财富后请来工匠,建造了这座石塔。

  石山方圆二十余里,人们都为符氏姑娘的“事迹”感动,称该塔为“草鞋塔”,其别名涅槃塔。

  “塔亭内的那尊菩萨像,便是符氏姑娘的灵位!”世世代代的人这么说。一旦人们有“事”,不去坟头,就到塔里来祭拜,求助于她的神灵。

  草鞋塔,在当地人的心目中是座神塔,如同缺水的日常生活中最解渴的一道心灵圣泉。

  佛塔的温暖

  抛开名称和传说,这座塔在历史上,闪着烁烁的佛光,备受人们青睐。

  塔是由5层石基、23层石头砌筑而成,长宽高均约10余米。塔亭建有一间檐角飞起的石亭,亭内陈列着石刻菩萨、石桌和石制烛台和香炉,亭门两侧还各有一位威武雄壮的石雕武将神偶。

  最为人们称道的是,石塔造型奇特,呈别具一格的正方体,亭内主雕基座和塔的台基均为金字形,而且塔全部采用当地的火山岩石错缝干摆叠砌而成,是自古以来国内外罕见的叠石干摆塔。

  石塔不冰冷,传递着温暖。清《琼山县志》载,石塔西至约1公里处的道堂村,曾是海南古时候最大的驿站,从唐朝至清末,传送文书、商贸交流,尤其是来往官员至此谈古论今,“道堂”由此得名。

  处在古驿道上的佛塔,不仅有茶饭施舍,还给了多少行人精神慰藉?就像石塔初建时用工几天用石多少一样,已无法考究。

  “大文豪苏东坡1097年被贬海南,和三年后北归,走的都是这条路!”如今,石山镇的一些文人信誓旦旦地说,驿道是一条文化之道,承载着丰厚的历史,当年符氏姑娘把佛塔建在这条文脉上,就是为了方便佛教传入火山地区。

  民间的说法

  其实,符氏姑娘建“草鞋塔”,只是这座海南宋代佛教名塔的由来民间三个版本之一。各种说法在2011年官方对儒符石塔进行保护性清理时,各大媒体都进行了展示。

  符氏姑娘的“壮举”算是一说,二说是为纪念宋代爱国宰相李光的妹妹李氏姑娘而建造的,三说是为了纪念宋代抗金爱国将领白玉潭所建。这后两种说法都跟中国古代“十大败类”之一的秦桧有关,传说主人公流放或受牵连来海南,都在儒符村居住,并传播中原文化。

  《石山镇文史》载文称,儒符石塔始建于宋代末期,到了清朝康熙、乾隆时代,古人两次修志建档案确认。海南省博物馆和原琼山市博物馆存栏资料认证,是纯属纪念宋朝抗金女英雄的创举。

  据此,符氏姑娘只是人们的“臆想”,真实与该塔相关的应是李光的妹妹。然而,事情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民间自有它独特的力量。

  2011年8月,文物人员清理儒符石塔,从塔身的一座石室挖掘出一批宋代钱币、形状各异的锡牌以及没有腐烂的宋代串钱棉线,专家称将由此考证出建塔时间等,揭开石塔神秘面纱。虽然众多媒体做了持久的轰炸式的报道,“解谜”至今没有下文。

  被确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古迹单位的该石塔,在“文革”期间被摧毁,只剩没入荒草杂树中的残破塔基。当时有关方面表示,年内“修旧如旧”,原貌恢复后将继续申报国宝。一年后,塔顶上的石亭等依然没有“生长”,只见一个约1米高的微缩景观塔尖,乍一看就像是一个黑色的儿童“金字塔玩具”。

  “这与塔基的挺拔庄重、雄伟壮观,有点不和谐!”今年4月,海南旅游研究所所长杨哲昆由石阶登塔时,笑说看这古塔要学会想象。

  三卿村村长王杰,读了不少书,能说会道,是石山镇闻名的“地导”,近年来每次向游客介绍儒符石塔,都是“老调重弹”:“这个涅槃塔,是一位乐善好施的符氏姑娘,剃头为尼,一生做好人好事的一个警示……”

  贴在当地人心中,挂在口上的,还是“草鞋塔”。那些庄重的说法,就像凝固的岩石不相信有过火山喷发。(记者 彭桐)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