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头条—正文 分享
沈桂林涉嫌集资诈骗8.8亿 当庭否认控罪
2015年07月10日 08:11  来源: 南国都市报  宋体
  沈桂林受审。符晓玮 摄
  沈桂林受审。符晓玮 摄

  【专题】海南工商联原副主席、文化商人沈桂林涉嫌集资诈骗案开庭 

  9日,省工商联原副主席、政协委员沈桂林涉嫌集资诈骗案一案庭审进入法庭辩论阶段。相比8日,旁听的受害人有所增加。因庭审前又出现了两名受害人,沈桂林被控集资诈骗金额也随之“水涨船高”,超过8.8亿元(数额为88182万元),涉案受害人增至210人,造成损失达到4亿余元(数额为40299.095万元)。

  而随着庭审的继续,同居女友公司与沈桂林公司之间相互走账营造“经营良好”假象、被控非法吸收公款存款的单亲妈妈杨玉林(女,43岁,江西人,专科文化,沈桂林朋友)介绍前男友“借款”等更多的案件细节曝光。关于沈桂林赃款赃物去向、同居女友戴某是否算是同案犯、帮助沈桂林“借款”的7名被告是否构成犯罪等等争议也愈加激烈。

  9日下午6点半,持续3天的庭审结束,法庭将择日对该案进行宣判。

  追问

  4亿多元赃款哪去啦?

  他交代部分字画在国外拍卖

  9日,一名陈姓中年女子出现在第十法庭。她称,2013年10月,在沈桂林及崔工年(男,现年61岁,辽宁人,泰达拍卖副总经理及美丽道艺术总监)的再三劝说下,她将一名家真迹《金牛图》借给沈桂林“撑场面”,也想顺便了解这幅画的行情。没想到,等她飞回海口,沈桂林“跑路”了,崔工年说不知道她的画去了哪里,她去了派出所报案,得到的答复也是没找到那幅画。

  据悉,海口美丽道的一车字画曾被哄抢,多数没有纪录。这些字画和沈桂林“借款”去向的问题多次被提及。

  沈桂林被控集资诈骗8.8亿余元,造成超过4亿的损失。关于这4亿元的去向,成了庭审中反复被追问的问题。

  出逃之前,沈桂林烧毁了他的“记账本”。这也给沈桂林涉嫌集资诈骗罪涉案金额及人数的认定,以及赃款赃物的流向追索等带来困难。庭审中,受害人代表多次要求查清沈桂林所造成的4亿元损失的流向,包括审计沈桂林同居女友戴某公司的财务,沈桂林外逃期间的花费及其是否转移资产等等。

  戴某曾作证称沈桂林欠其个人及公司3千多万元,但遭到受害人方面的质疑。9日,一个自称认识沈、戴多年的知情人表示,戴某“爱慕虚荣”“很喜欢奔驰车”“常夸老沈(沈桂林)负责了她小孩国外留学的费用”等。受害人表示,戴某的公司也向银行贷款,根本不可能给沈桂林借出那么多钱。

  沈桂林在庭审上交代了自己的部分款项流向,称其在某农场有850亩的土地,但“没有土地证”。而他也通过他人将部分字画放在法国展览、拍卖,“可能价值四五千万”。

  法庭让沈桂林在庭后用书面的形式,将其赃款赃物的流向做一个详细交代。

  转变

  沈桂林否认控罪

  他称获“承诺”回国投案

  在进入自我辩护时,沈桂林的态度跟前两天发生了明显转变。“我没犯这样的罪”“对数额有异议”,沈桂林除了认为自己不构成集资诈骗罪外,还一改之前对公诉机关指控案情及相关数据认同的态度,表示对涉案人数200多人、涉案金额达到8个多亿“很诧异”。

  看着视频直播中关于沈桂林对控罪否认,在海口中院第十法庭旁听的一受害人称其“无耻”。而因为沈桂林的否认控罪及对赃款流向等问题未能交代清楚,让众多受害人对沈桂林是否自首提出质疑。

  沈桂林否认自己构成集资诈骗罪,称其回国投案前,公安机关曾“承诺”他所犯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其没有公开宣传高息借款一事,主观上也没有占有“投资人”资金的故意。

  而沈桂林一方还表示,希望法庭从轻处理,让沈桂林可以早日出来,利用其在商场积累的人脉和经验,再次创业,以弥补受害人的损失。

  对于沈桂林及其辩护人的辩解,公诉机关表示,沈桂林是否构成集资诈骗罪,主要看其是否存在虚构事实,以及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资金的目的。具体到本案,根据公司员工证言及查明事实,沈桂林公司经营并不好,一有进账就转入其个人账户,集资来的款项用于生产经营并不多,集资款除被用于偿还利息,部分资金则用于挥霍,购买房产、车辆等,还给女友购买别墅、钻戒、手表,其后期每月所还利息更高达2千万。此外,沈桂林还有携款潜逃及烧毁账本的行为,再加上沈桂林制作假的房屋他项权证,对外宣称公司经营良好等。由此,从沈桂林集资款的用途、事后行为、造成的严重后果及借款对象等均可以认定其构成集资诈骗罪,应承担相应的刑责。

  喊冤

  一副总当庭痛哭

  应“投资人”要求牵线没牟利

  杨玉林是一个单亲妈妈,与沈桂林也是多年朋友,她将自己的前男友吴某某介绍给沈桂林,之后,吴某某借给沈桂林55万元。事情发生后,吴某某及杨玉林的老乡等人均表示,他们是在听杨玉林说起沈桂林生意做得大,把钱放在沈桂林那里可以拿高额利息之后,在杨玉林等人的介绍下,与沈桂林签订借款协议的。

  用自己获得高额利息的“经历”现身说法,是很多帮助沈桂林借款的公司高管、老乡、老友等的做法,也因此吸引了众多受害人纷纷“借款”。但是,当被推上法庭受审时,陈小刚(男,现年49岁,原泰特典当公司副总经理)、杨玉林等人却不约而同地为自己“叫屈”。

  杨玉林现场哽咽,陈小刚更是当场痛哭。“我一直比沈桂林有钱,他后来做得大了才比我有钱”“我看不上那些小钱,我忙着呢”“我是受害人,还是个比较大的受害人”,陈小刚辩解说,自己是应“投资人”要求,介绍他们找沈桂林,其本身没有从中牟利。“我坐在这接受审判情何以堪”,说着说着,陈小刚情绪激动,哭了起来。

  最终,难以控制情绪的陈小刚被法警暂时带离法庭。

  公诉机关

  高利息背后是高风险警惕非法集资“陷阱”

  这是海南建省以来最大的非法集资案,对受害人造成的损失无疑是十分巨大的。在发表辩论意见时,海口检察院公诉人发表了此案的警示意义。

  公诉人表示,是沈桂林赌博人生的态度和诈骗做法造成了自己的悲剧,也造成了很多借款人整个家庭的举步维艰,沈桂林理应对此承担刑事责任。

  谈雄杰、崔工年、陈小刚、杨玉林等7人帮助宣传所谓的借款投资获利消息,介绍和鼓动他人参与,而这些人又在各自圈子扩散传播这一消息,如此口耳相传、人传人的人际传播方式推波助澜,使得投资参与人员由亲朋好友延散到社会群众,从而推动了沈桂林非法集资进程。

  此外,公诉人还提到,出借人未能意识到非法集资的危害性,没有看到高利息背后的高风险,在没有深入了解沈桂林的经营和资信情况,仅靠表面现象就愿意将钱借给沈桂林,以致最终陷入庞大的骗局。

  对此,公诉人提醒社会公众认真审视非法集资活动高利息后的高风险和陷阱,“拒绝高息诱惑,抵制非法集资”。(记者何慧蓉)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