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5万萤火虫来北京展出:环保组织抗议 警方不叫停
2015年07月17日 09:26  来源:中国新闻网-新京报  宋体

  因怀疑主办方大量捕捉野生萤火虫导致生态破坏,昨日,环保组织自然大学发出公开信,抗议计划于今日在朝阳区一公园举行的萤火虫展,同时也向朝阳警方举报。

  朝阳警方称,经调查该展览不存安全隐患,无权就环保问题叫停展览。主办方回应称,所有萤火虫都是人工养殖,并反质疑环保组织的抗议有商业目的。

  环保组织呼吁展览前先评估

  该展览自称为2015北京首届非野生萤火虫展,面积约为2000平方米,萤火虫总数约5万只。

  此前,自然大学已多次抗议全国各地萤火虫展。本月初,在其举报之后,上海一家萤火虫主题公园项目因手续不全被上海松江有关部门叫停。

  自然大学方面认为,大量捕捉野生萤火虫,会对自然生态造成破坏。根据《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十五条,捕猎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必须持有狩猎证,否则是违法行为。

  “我们提请主管部门,要求活动主办方提交公示展出萤火虫的具体来源,及相应的科学评估,证明这样的商业展出不会破坏萤火虫原产地的自然生态链。”自然大学呼吁,应在对展览的种源、疫病等多方面进行独立评估认为可行后,才能允许这样的活动开展。

  昨日,自然大学也向朝阳警方举报,希望能叫停该项目。朝阳警方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该环保组织的确向警方反映了情况,但警方只负责展览的安全保障工作,经调查,目前暂未发现该展览存在安全方面的问题。警方建议报案人如有环保等其他方面问题可向其他相关部门举报。

  主办方反质疑“抗议”动机

  对于自然大学的质疑,该萤火虫展一名杨姓负责人回应说,展览在手续上做了备案,且不存在野生萤火虫的问题,其展出的都是养殖萤火虫,展出目的是为了环保宣传。

  “我们展出的品种来自全国各地,不同的品种,养殖的区域不一样,不可能一个地方生出很多品种,我相信所谓的环保组织应该知道这个。”杨姓负责人说。

  同时,她怀疑自然大学和对此类展览发出反对声的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院技术学院副教授付新华也曾做过类似萤火虫展,认为这种抗议行为疑似为商业竞争目的。

  自然大学方面否认曾做过任何萤火虫展览等商业活动,付新华则解释,此前曾与重庆国际博览中心举办过一个科普性质的萤火虫展览,目的是让公众对萤火虫有更多的了解,并非商业展览,所有的筹款都会用于他们所建立的萤火虫保育区“大耒山生态保育园”,并不存在商业竞争。

  ■ 释疑

  为何怀疑萤火虫是野外捕捉?

  在南京紫金山进行萤火虫保育项目的江苏青环志愿者服务中心负责人朱翔宇介绍,国内人工养殖萤火虫的地方非常少,因为人工养殖成本很高,一只需要10元左右。但野外捕捉萤火虫简单很多,只需要用杆子和网就可以,一些地方出售的萤火虫只要2至3元一只。

  此外,每年都是夏天有各种萤火虫展览,而不是冬天,夏天也是萤火虫数量最多的时候,“所以我们怀疑这些萤火虫不是人工繁殖而是野外捕捉的。”他说。

  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学院技术学院副教授付新华说,萤火虫的养殖有一定的技术门槛,如果养殖几万只,需要工厂化运行,需要“一年多代”养殖,难度会更大。他说,“我们的萤火虫饲养基地有15万只左右萤火虫。假设饲养10万只,除去人力和设备方面的其他成本,单是饲养一年需要40万。”

  自然大学方面也表示,如果真的是人工养殖的萤火虫,就应该能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品种,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萤火虫展览能说清楚自己的品种来源。

  捕捉萤火虫对生态有何影响?

  朱翔宇说,萤火虫发光是为了交配从而繁殖后代,大量的捕捉会导致当地原始种群减少,进而可能会危害整个种群的数量。

  他说,萤火虫对环境要求非常高,环境的变化对萤火虫会产生巨大的影响,甚至导致其不发光,影响交配和繁殖。

  研究萤火虫12年的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学燕介绍,萤火虫是处于生物链“金字塔”底层的昆虫,它们捕食蜗牛、鼻涕虫、萝卜螺等小生物,可抑制它们危害植物,同时又会被高一级的动物捕食。它们的种群减少和灭绝,会产生连锁反应,使“金字塔”松动,甚至对顶层生物造成影响。

  叫停展览是否有法律依据?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王灿发表示,从法律角度说,要看萤火虫是不是国家或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如果是,未经批准举办展览,就是违法;如果不是,就不构成违法。

  根据我国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萤火虫没有保护级别。

  但另一方面,王灿发表示,从环境伦理的角度,展览如果导致大量萤火虫死亡或致环境破坏,虽然不一定是法律问题,环保组织也可以提出反对和抗议。

  本组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金煜 王大鹏 见习记者 信娜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