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称被村主任儿子强扣6小时 报案4月警方未处理
2015年07月20日 08:02  来源:南国都市报  宋体
罗其瑞承包地上的工棚。南国都市报报道组翻拍
罗其瑞承包地上的工棚。南国都市报报道组翻拍

  今年3月6日晚8点多,临高县博厚镇美所村委会洋孝村58岁的村民罗其瑞在博厚农贸市场门口一家茶店内喝茶,众目睽睽之下,美所村委会主任王智青的儿子王信德带着4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冲进茶店,将身材瘦小的罗其瑞像拎小鸡般带出茶店,强行塞进一辆小面包车里,直接带回其家里。罗其瑞称,他被王信德等人限制人身自由长达近6个小时,并且在对方的威胁之下,在一份不明内容的文书上签了名。

  从事发、报案至今已4个多月,罗其瑞曾多次信访,但警方仍未对此事进行处理。

  A讲述

  晚饭后在茶店喝茶时被人强塞进车里带走

  洋孝村就在博厚农贸市场的对面。3月6日晚8点,罗其瑞吃过晚饭后,来到市场门口的老爸茶店喝茶。此时,王信德开着一辆面包车在茶店门口停下,两名男子下车后走到罗其瑞跟前,叫他跟着走一趟。“我又不认识你们,干嘛跟你们走?”罗其瑞说。“拉他上车!”王信德下令。两名男子架起罗其瑞往外走。这时,在一旁喝茶的文同村村民林某某见状,上前阻拦。但对方强行将罗其瑞塞进小面包车里,扬长而去。

  7月14日,罗其瑞接受南国都市报记者采访时回忆说,他被王信德带到其在美所村的老家里,几个人轮流看住他,不准他打电话,也不准他走动。当时王智青就在家里,并未劝阻,而是任由儿子等一伙人威胁、谩骂他。

  被胁迫在文书上签名被放行回到家已是次日凌晨

  罗其瑞说,当时他问王信德为何把他带到家里,对方也不多说,而且写了一份文书,然后用纸把所写的内容遮住,叫他在底下空白处签名。他要看内容,遭到拒绝,叫他只管签名。因为没看到对方写的内容,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叫他签这个名,所以他没有同意,这时,对方拿出匕首来威胁他。面对对方的威胁,罗其瑞仍不肯签名。期间,罗其瑞要求上厕所,对方3名男子跟随,以防止他逃走。就这样,双方僵持到半夜。“不签名,今晚你别想离开。”对方恶狠狠地说。罗其瑞知道今夜不签这个名,自己是走不了的,加上害怕被对方殴打,只好签下自己的名字,并按了手印。

  罗其瑞说,签字按手印之后,王信德等人威胁他不准报警,否则要他的命,杀他全家。随后,罗其瑞被放走。等他回到家时,已是3月7日凌晨2点多钟了。这时已经距离他被抓走6个多小时。

  回到家后,罗其瑞惊恐难安,一夜未眠。早上7点多钟,平时一大早就起床煮猪食的罗其瑞却仍未起床。其儿子很奇怪,便到房里叫他。罗其瑞才把昨晚的事告诉给家人。家人很害怕,因为王信德在当地是个惹不起的人。想来想去,罗家决定报警。

  B起因

  承包土地属征地范围疑跟拆迁补偿款有关

  罗家报案后,临高县博厚边防派出所介入调查。之后,一名派出所负责人告诉罗其瑞,王信德强迫他签名的那份文书,内容大概是罗其瑞同意将其承包的美所村委会集体土地转让给王信德。

  罗其瑞告诉记者,1994年10月,他和村民周卜年跟美所村委会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承包了美所村委会原企业场的水田和坡田共90亩用于种植经济林、竹笋、槟榔等,承包期为30年。西环高铁动工后,他们所承包的水田和坡地属临高站前广场的征地范围,当地政府于2014年12月对承包地里的青苗、林木、鱼塘等进行清点、测量、估价,分别于2015年4、5月共计补偿了罗其瑞1.2万元。令人费解的是,在发生罗其瑞被王信德强迫签名同意“转让”承包合同之后的两个月,即今年5月5日,博厚镇政府就对罗其瑞承包地上的房屋进行测量估价,价值为16.9万多元。也就是说,如果这笔补偿款兑现的话,受益人就是王信德。而一位参与过西环高铁征地的某村干部向记者介绍,征地时对土地的地上附着物清点、测量应当是同时进行,然后上报。罗其瑞说,在知道这些情况后,他才明白王信德为什么要采取暴力手段,强迫他转让承包经营权。“说白了,王信德就是要占有我的房屋补偿款,这跟抢劫有什么两样?”罗其瑞气愤地说。

  C进展

  案件迟迟不处理引不满派出所:正在搜集证据

  报案后,罗家人以为当地警方会追究王信德的法律责任。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警方一直没有对王信德等人采取任何强制措施。对此,罗其瑞便向临高县公安局、省公安厅等部门反映,控告王信德非法拘禁他,要求警方追究王信德等人的法律责任。

  罗其瑞告诉记者,他于4月18日前往博厚边防派出所了解情况时,该所一名负责人告诉他,拘禁不足24小时构不成非法拘禁的罪名,所以才没有抓人。而5月的一天,他接到王信德打来的电话,要求他马上撤案,否则杀他全家。罗家人因此提心吊胆过日子,生怕有一天会被人暗算。

  罗其瑞无端被王信德等人限制人身自由近6个小时,可是事发至今4个多月,警方仍没有处理,这在当地引起了很多议论。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一位洋孝村的村民质疑说:“大庭广众之下,强行把人拉走,限制人身自由,这样的事情如果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处理,执法部门的公信力何在?”

  “不管王智青是否参与此事,但他身为村委会主任,明知儿子在胁迫罗其瑞,却不劝阻,难道就没有责任?”美所村一位村民气愤地说。

  7月14日,南国都市报记者就此事到博厚边防派出所采访。该所教导员晏宏荣向记者表示,警方正在搜集证据,将全力侦破此案,一旦有进展将向罗其瑞予以答复。临高县公安边防支队干事林春称,此案已呈报给县公安局法制办,相关案情不方便透露。

  那么,王信德等人的行为是否涉嫌违法?海南大弘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征称,王信德等人剥夺罗其瑞的人身自由,涉嫌构成非法拘禁罪。此外,罗其瑞被迫签署了不明内容的合同文书,是否还涉及其它违法行为,需等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后方能判断。

  D回应

  涉事村主任另有说法责怪记者“闲着没事干”

  7月15日,王智青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3月6日晚,罗其瑞到他家中待了半个小时就离开了,而且也没有让他签署什么合同。对于罗其瑞为何到他家、是否遭到胁迫等问题,王智青拒绝回答。

  “如果我们有拘禁罗其瑞,为什么派出所不抓人?!”王智青反问。他还责怪记者采访此事,称记者是“闲着没事干”。

  这位称记者闲着没事干的村主任在当地可算是“有名气”的人物。7月8日,多家媒体报道称,2010年12月至2014年3月,临高博厚镇美所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王智青、村党支部副书记罗祖强、村党支部委员兼报账员王智宛,在没有召开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讨论的情况下,违规将美所村征地补偿款用于支出与发展生产、集体公益事业无关的费用共696504元。其中用于发放村“两委”干部工作补助、年终补助166329元,王智青领取26930元,罗祖强领取24430元,王智宛领取22580元。临高纪委因此给予王智青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罗祖强、王智宛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南国都市报报道组)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