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抗战:国共两党携手 盘踞那大日军不战而逃
2015年07月27日 07:57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儋州市那大镇东风路,一座基督教堂巍然矗立。这座历经百年风雨的西式教堂,见证了一个多世纪以来琼岛西部的风云变幻,更亲历了琼崖抗日战争时期一场重要的战斗——围攻那大战斗。翻开史册,追访旧事,庄严神圣的老教堂风云突变,隆隆枪炮声依稀入耳。

  日伪盘踞那大我军西迁受阻

  1939年,日寇侵琼。4月16日,日本侵略军循海道在白马井登陆,入侵儋县,并在白马井设立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随即侵占儋县县署新州。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5月4日,日本海军陆战队与伪军詹松年部侵占琼西重镇那大。日伪军以那大基督教堂为据点,驻有日军100余人及伪军1个中队200多人。

  “那大西北通白马井海道,东北接澄迈、临高,东南直通琼崖五指山腹地。”儋州市委党史办公室史学副研究员唐卓昌介绍,彼时那大是琼西重镇,交通要道。“那大墟的日军犹如一颗钉子,钉在进入琼西山区的重要关口,琼崖特委和琼崖抗日独立总队要西迁,一定要拔掉它。”

  1939年10月初,琼崖特委、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对当时的抗日形势进行了认真分析研究,认为琼崖抗日战争已由琼山、文昌扩展到了澄迈、临高、儋县、昌江、感恩五县,而特委抗日总队仍偏居琼文一隅,不便领导全局,且琼文地处平原,为日军瞩目地区,不宜持久抗战。

  为适应发展和变化的抗战形势,琼崖特委和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积极酝酿西迁,向临高、儋县山区转移,创立山区抗日游击根据地。但那大的日军是个大障碍,为此,特委派遣独立总队队附马白山率领第三大队到儋临地区,加强对琼西地区抗日的领导。

  两党携手抗日各方队伍集结

  “当时敌强我弱,那大日伪军训练有素,且武器装备精良;第三大队只有200多人,装备差,特别是缺乏攻城武器。”唐卓昌介绍说,马白山经多次调研,最后确定作战方案,决定扬长避短,打一场人民战争。

  战前,马白山与国民党乡政等各方面人士在南丰乡松门村召开联席会议,共商携手攻打那大事宜。会议决定成立围攻那大行动委员会和指挥部,并推举马白山为行动委员会主任兼总指挥,第三大队大队长张开泰、政训员陈石以及洛基乡长朱文凤为行动委员会副主任兼副总指挥。

  同时,决定由洛基、陶江、南丰、和祥、和民、清平、兰洋等各乡组建的地方抗日武装,配合第三大队对日军作战。各方队伍迅速组建起来,大家摩拳擦掌,士气高涨,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但是,兵强马壮的日伪军并不好对付。那大墟虽无城墙,但地势高,且四周无房屋,视线好。而日军占据了制高点那大基督教堂,易守难攻。“当时在那大周边十多公里远都能看到教堂钟楼的尖顶。”唐卓昌介绍,日军只要在楼上架一两挺机枪,便足以对付进攻的正规部队,更不用说只拥有土枪土炮的抗日武装了。

  没有攻城武器,强攻明显不行。围而不攻,断敌给养,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10月21日,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第三大队、国民党儋县游击队第四大队、各乡游击队以及汉族、黎族武装群众3000余人开始围攻那大日伪军。各方按既定计划迅速行动。各乡群众破坏通往那大的公路;各乡武装群众和民兵封锁进出那大的所有通道;武工队潜入市区获取情报;国民党各乡政人员清查户口,严防奸细,严密封锁消息。

  铁桶围城半月敌军不战而逃

  围攻那大战斗打响后,主力部队部署在那大四周,如有日军出动,则给予伏击,夜间又不断骚扰。日军顿时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进不得,退无路,居不宁,龟缩墟内,惶惶不可终日。此外,因交通中断,又慑于我军声势,驻守新州的日军也不敢前来救援。

  琼纵骁将、抗日英雄符志行也参加了当年的战斗,他在《剑花·符志行专辑》中写道:“当时参与围攻的武装群众很多,但多是带土枪土炮的老百姓,对敌人的威胁不大。尽管如此,因围攻的人多,日军也不敢出动,只呆在阵地守卫。”

  围城日久,龟缩在那大墟内的日伪军供给断绝,而我军人民战争的优势得到凸显,各乡群众踊跃送钱送粮,抗日武装的供给不断得到补充。半个月之后,孤立无援的日伪军终于坚持不下去了。

  11月5日深夜,围城队伍再次发起大规模佯攻。火药枪、山猪炮,甚至锣鼓、碗盆都用上了。一时间,枪炮声、喊杀声四起。早如惊弓之鸟的日军仓皇出逃,伪军詹松年、日军顾问吉村幸雄率众弃城逃跑,企图与驻守新州的日军联系。我军突击队则乘势冲入城中,来不及逃跑的1个伪军中队80余人乖乖缴械投降。

  出逃的日军不断遇到抗日游击队和村民的伏击。《中国共产党儋州历史(第一卷)》中记载:6日早晨,日军即将接近中和水井村地界时,村民曾千山立即召集抗日武装,赶往水井岭公路两侧设伏。疲于奔命的日军进入伏击圈后,遭遇村民自制土炮“过山鸟”轰击,队伍被打散。抗日武装边打边追,追至黄牛坡时,“过山鸟”又响了,包括日军顾问吉村幸雄在内的不少敌人被轰倒,纷纷落下坡底、桥底。曾千山急追下坡底,冲过桥头,用大刀砍下了负伤的吉村幸雄的首级。

  围攻那大一役,我军击毙日军指挥官1名,打伤日军多名,俘获伪军中队长以下官兵80余人,缴获步枪60余支,子弹数千发,军用物资一批。

  “围攻那大一战,意义重大,这是琼崖自抗战以来我军首次攻取重要城镇。但攻克那大的政治意义,比攻克那大本身更加重要。”唐卓昌说,攻克那大一战,使我党广泛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在那大乃至整个儋临地区得到广泛深入的宣传,并变成广大人民群众抗日救国的自觉行动。同时,也为我党创建木排为中心的大南区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基础,有利于发展琼西南的抗日斗争形势。此外,也为琼崖特委、琼崖抗日独立总队西迁创造了条件。(海南日报记者徐一豪特约记者谢振安 通讯员张琳)

编辑:凌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