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海两男子为赌资起歹意 刺死20岁伙伴埋尸荒野
2015年08月08日 12:03  来源:南国都市报  宋体
 杨全钊的堂弟说,凶手作案后,就是把尸体埋在这片荒地。
 杨全钊的堂弟说,凶手作案后,就是把尸体埋在这片荒地。

  痴迷赌博四处借高利贷,为还债琼海两男子杀害20岁同村伙伴 主犯曾逃到新加坡打工,公安部介入案犯归案 邻居青年:被噩梦困扰,承认协助埋尸

  被害人父亲:希望悲剧不再重演

  一片村头的荒地里,一只不知名的小鸟从野菠萝树丛中扑棱棱飞了起来,只能听到风从树梢吹过的声音。这片荒地,埋葬了关于赌博、高利贷的梦想,也埋葬了同村伙伴的珍贵友谊。琼海市潭门镇一位原本对世界充满憧憬,还未谈婚论嫁的20岁农村青年,被同村深陷赌博、债务缠身的朋友合谋杀害,并埋尸荒野。自2008年案发,命案从犯两年后投案,协助警方挖出被害人尸体,在新加坡打工的命案主犯也被公安部门引渡归案。这起发生在同村人中间的惨剧,为深陷赌博和高利贷的人们,提供了血的教训。

  莫名失踪:20岁青年不辞而别,全家人苦寻两年未果

  从琼海嘉积镇至潭门的公路,在一处小路进去,经过一道弯,就来到潭门西村村委会西一村。

  一处位于村头的简陋楼房二楼,午后的阳光穿透玻璃窗,斜照在铺着竹席的木床上。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整整齐齐。

  杨庆民说,房间仍然保持着儿子阿钊以前居住时的样子,连桌椅的位置都没有被动过。抽屉里,还放着许多老照片,旧车票。

  “我以为儿子欠了人家钱,就把摩托车和金饰卖了,然后悄悄出去打工了。”“失踪”青年杨全钊的父亲杨庆民说,儿子失踪的当天下午,阿钊骑家里一辆摩托车出门。“这辆车当时很新,一直都是阿钊在骑,阿钊经常戴着一枚金戒指。”

  但是,直到吃晚饭时,父母还没有见阿钊回家。“他说和朋友在琼海办事,很快就会回家。后来我又打电话催,阿钊的手机就关机了。”

  “从那天出门后,再没有看过阿钊回家。家人和亲友都以为,他可能离家出走了。”阿钊的堂弟阿介说。“叔叔去过嘉积市区找阿钊,去问每一个认识阿钊的朋友,同学,试过所有的办法,都没有阿钊的任何消息。”

  阿钊的两个姐姐已经出嫁。阿钊“失踪”后,母亲周冬菊终日闷闷不乐。但想到儿子以前去过广东打工,这次不辞而别,可能去外面发展,在没有一定成就前,可能不想和家人联系。一开始,阿钊的家人也没有想太多。

  惊天噩耗:被“噩梦”困扰,邻居青年承认协助埋尸

  “我知道,儿子再也不会回来了。”阿钊的母亲周冬菊含泪说,她和丈夫最终得知了一个惊天的噩耗。

  虽然阿钊被认为是离家出走,但种种迹象表明,事情并非如大家所料。

  阿钊失踪前,有村民曾看到,阿钊曾和同村好友杨庆禄在一起。“两个人在一棵树下喝椰子水,当时阿钊穿了一套白色运动服,鞋子也是白色的。”

  “阿钊的伙伴,住在隔壁的杨全豪在一天夜里告诉我们,阿钊是被人杀了。”阿钊的叔叔杨先生称,2011年2月底,他陪哥哥杨庆民去找村里青年杨全豪,一起到辖区潭门派出所报案。

  “这两年来,杨全豪几乎天天晚上做噩梦。他无数次梦见阿钊,终于顶不住压力,他选择说出真相。”一位办理此案的民警透露。

  “在去派出所途中,杨全豪说,是村里的一个人杀了阿钊后,他和对方一起埋掉尸体,企图瞒天过海。”阿钊的叔叔回忆。

  2011年2月23日,杨全豪投案。根据其指认,警方在西一村上园坡荒地挖出杨全钊的尸骨。警方追回被抢的价值9300多元的摩托车。

  逃亡国外:嫌犯曾逃至新加坡打工,公安部介入案犯归案

  穿过一条羊肠小道,通过几簇野菠萝树丛,就看到这片长满膝盖高荒草的废弃田地。荒野深处,有一个长方形的土坑。“这就是他们作案后,埋藏尸体的地方,你看,杨全豪家的房子离这里不到一百米。”

  指着这片荒地,阿钊堂弟阿介说,“谁也想不到,阿钊没有外出打工,而是被同村的昔日伙伴害死了,埋尸在村头荒地。”

  “这个凶手,曾经是我堂哥最要好的同村伙伴,他生前很要好的朋友!”杨全钊的堂弟阿介告诉南国都市报记者。

  杨全豪有吸毒史,且有盗窃、赌博和欠高利贷等劣迹。随着命案嫌疑人杨全豪归案,另外一个重要嫌疑人——阿钊的同村好友杨庆禄也逐渐浮出水面。

  潭门当地居民称,杨庆禄痴迷打牌九等赌博,四处找人借钱。

  杨庆禄的妻子李某向办案机关透露,杨庆禄曾四处借高利贷,2009年,曾有人打电话逼债,她和婆婆都曾帮还债。家里的摩托车也曾被拿去抵债。2009年10月,杨去了新加坡打工。2010年初,次子出生杨庆禄也没回来探望。

  2012年1月,杨庆禄因涉嫌抢劫被批捕。2013年10月中旬,杨的母亲到潭门派出所反映其儿子将乘机飞抵海口。2013年10月17日,公安部派遣返工作组赴新加坡开展工作。同月22日中午,公安部办案人员与杨庆禄同机抵达海口。同日,杨庆禄被移交琼海市公安局。

  “2009年下半年,我儿子到新加坡找我,到一家清洁公司打工,住在公司宿舍。”案发后,杨庆禄的父亲向办案机关这样表示。“如果事情是他做的,我也养他30年了,他应该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杨庆禄的母亲表示。

  密谋杀害:同村伙伴木棍“敲碎”昔日友谊

  经警方查明,2009年3月,杨庆禄、杨全豪因手头拮据,密谋杀害同村好友杨全钊,抢劫其摩托车及金戒指。

  2009年3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杨庆禄、杨全豪二人商量好,由杨全豪准备好钢管,藏在嘉积镇万泉河边,再由杨庆禄引诱阿钊到河边动手将其杀死。后二人因害怕、条件不具备而未动手。

  第一次失手后,杨庆禄二人又骗阿钊到嘉积镇爱华路某宾馆。

  “阿禄说,用电热水壶电线勒死阿钊,我说我不敢,要做他做。后来阿钊一直看电视,我们一直没机会动手。”杨全豪说。随后,杨庆禄借用阿钊的摩托车回家,杨全豪和阿钊留在房间休息。

  翌日11时许,杨全豪和阿钊回到潭门镇福田墟后分开。阿钊去找杨庆禄要回摩托车。

  当天下午3时许,杨庆禄和阿钊到杨庆禄家鸡舍附近吃椰子,后二人又到一处荒园。期间,杨庆禄趁杨全钊不备,捡起一根木棒将坐在摩托车上的阿钊打倒,又用刀具朝对方的颈部和身上乱刺致其死亡。

  后杨庆禄将阿钊尸体拖到草丛中藏起,并劫走对方摩托车和一枚金戒指。当晚8时许,杨庆禄告诉杨全豪,他已杀死阿钊,叫其回来一起处理尸体。当晚11时许,杨庆禄二人将阿钊尸体搬到荒野中掩埋,将作案工具等丢入河中。事后,杨全豪将抢来摩托车、金戒指抵押,所得赃款均被挥霍。

  终审落槌:主犯获判死缓,从犯领刑13年

  “杨庆禄、杨全豪为抢劫财物,不惜谋财害命,多次密谋杀害我们唯一的儿子,杨庆禄动手将杨全钊残忍地杀死,归案后并无歉意,反诬被害人偷其财物,我们请求判处杨庆禄死刑。”在案件一审期间,阿钊父母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同时要求二被告人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抚养费等共102万元。

  杨庆禄辩称,作案的提议者是杨全豪。其作案非出于抢劫目的,而是因怀疑杨全钊偷窃才导致此案发生,故本案系故意伤害。其属投案自首,请求从轻处罚。杨全豪则称,作案的提议者是杨庆禄。其有自首情节,可从轻、减轻处罚;其在本案中属从犯,应从轻、减轻处罚。

  海南一中院审理认为,杨庆禄、杨全豪二被告人因赌博欠债,手头拮据,事前密谋杀人劫财,并最终将被害人杨全钊杀害并劫得财物的行为,已构成抢劫罪。在共同犯罪中,杨庆禄虽未分得抢劫财物,但其单独实施了杀害杨全钊的行为,在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杨全豪事前参与密谋,事后协助杨庆禄掩埋尸体、积极销赃并独吞赃款,在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处罚。

  杨全豪主动报案,指认埋尸地点,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行为成立自首。杨庆禄犯罪后潜逃国外,拒不归案,本应严惩,鉴于其到案后,基本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综合考虑本案实际情况,可对其判处死刑但不立即执行。

  2014年,此案一审判决,以抢劫罪判处杨庆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杨全豪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5万元。同时,二人向被害人家属赔偿丧葬费2万多元。

  近日,此案由海南高院复核,终审裁定核准对杨庆禄的一审刑事判决。今年7月,阿钊家属就刑事部分申请再审。

  被害人父亲:“希望悲剧不再重演”

  阿钊母亲周冬菊称,“当初阿豪(杨全豪)说阿钊被害了,埋在村头。我无论如何不肯相信,阿钊在村里和阿禄(杨庆禄)的关系最好,他们三个经常在一起的。”

  本案两名凶手,都是20岁青年阿钊的同村好友,三人年纪相仿,案发后,村民都唏嘘不已。

  阿钊的父亲杨庆民告诉记者,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年少的儿子,会被同村朋友谋财害命。

  事发当晚,阿钊骑着刚买的摩托车,手上戴着价值2000多元的金戒指。这竟成了凶手动起杀机的一个理由。

  “杨庆禄和杨全豪嗜赌,还欠不少高利贷,他们虽然和阿钊在一起,却对他痛下杀手。”目前,阿钊的家属称,已收到杨全豪方面约3万元赔偿。因认为杨庆禄方面赔偿约2万元过少,目前尚未接受该赔偿款。

  “这个行李箱,是阿钊去广东打工时,他姐姐带他去买的。他舍不得用,都是装着他最珍贵的东西。”

  夕阳西下,摸着一张阿钊留下的音乐光碟,杨庆民不禁老泪纵横。

  “希望悲剧不再重演。希望儿子能早日安息。”阿钊的父亲说。

  案犯供述:痴迷赌博,为还债起杀机

  杨庆禄:我在2008年底,玩赌啤酒机输了钱,还向当地的人借了几千元的高利贷,我连戒指、项琏等结婚时买的金饰都卖掉抵债了。我还怀疑杨全钊偷了我家养的鸡,我恨他,所以想报复。

  杨全豪:作案后我一直没有报案,是担心被杨庆禄报复。我曾多次在睡梦中梦见我们埋阿钊尸体的场景,我害怕极了,另外我还担心杨庆禄以后有钱了也会报复我,这才使我下决心先将此事告诉被害人家人,然后再向公安机关投案。(王忠新 杨琼文)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