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频—正文 分享
儋州:别墅烂尾楼闹鬼?深夜传尖叫声吓坏路人
2015年08月12日 10:51  来源:海南网络广播电视台 

  儋州市那大镇云月湖畔风景优美,许多年前,有开发商在湖畔建了别墅群,但种种原因,这些别墅成了烂尾楼,慢慢还成了民众口里的“鬼楼”。然而最近,这些荒芜的楼群竟然在夜间有了不小的动静。怎么回事呢?一起去看看。

  附近居民告诉记者,云月湖畔的这些烂尾楼别墅群,年久失修加之杂草丛生,已经很久无人问津。但最近,烂尾楼群最偏僻的一栋到了深夜便传出让人发指的叫声,让人很不安心。得知这个情况后,警方立即对该处进行走访调查。

  经过摸排,警方确定,群众举报的“鬼楼”异常,实则是有人居住所致。楼里冒出的烟,就是因为有人在烧菜煮饭。但在现场,警方还发现不少止痛药药盒,以及一次性注射器的包装袋。是什么样的人在日常生活中需要这些东西呢?居民反映的恐怖叫声又是怎么来的?种种反常的现象,引起了警方的警觉。

  经过多日暗中调查,警方终于摸清楼内人员的行动轨迹。8月5日清晨,警方做好布控,进入楼内将两人抓获。并从两人的随身物品中搜出海洛因毒品12.21克、美沙酮毒品190.15克、射钉枪子弹15发、砍刀、匕首各一把、一次性注射器6支。犯罪证据确凿,嫌疑人蔡某对自己的罪行也供认不讳,主动交代两人常常一起从临高和舍地区买来毒品,在楼内进行分包,然后再拿到较远的地方卖出。而选择荒芜的烂尾楼作为住处,是为了更好的隐藏。

  嫌疑人蔡某,32岁,一个而立之年的男子汉,为了吸毒藏身“鬼楼”,过起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日子,实在让人怒其不争。可采访中,蔡某为自己委屈,他说自己早就想脱离瘾君子的生活,只是苦于无奈。他的说辞能为自己辩解吗?我们一起来听听。

  蔡某坦言,自己从1999年开始就接触毒品,最开始只是为了在娱乐场所应酬朋友,没想一发不可收拾的上瘾,天天沉醉在白色粉末的诱惑中,当自己想要戒毒却为时已晚。

  蔡某口中的这个他,就是一同住在烂尾楼里的毒友陈某。蔡某说,当年就是陈某带着自己走上吸毒这条不归路,为了摆脱毒瘾,他一度远离这个生死哥们。最近,他戒毒初见成效,才敢重新联系陈某,还约好一起将戒毒进行到底,哪想却再次复吸。采访中,蔡某都感慨自己的时间就全花在了戒毒所。

  多次戒毒,让蔡某丧失了常人的生活,也正因为如此,亲人一个个疏离了他。蔡某告诉记者,自己在单亲家庭长大,青春期叛逆染毒,原本与姐姐说好长大了要一起孝顺母亲的约定,也因此破碎了。

  如今,蔡某再次被关进看守所,等待法律的制裁。蔡某不知道,一直盼着他改过自新却一再失望的母亲,内心的痛苦。

  蔡某六十岁的母亲在电话中一度哽咽,她自责,在儿子成长的道路上,她这个母亲没有给予儿子更好的关爱和正确的引导,以至于儿子走上歧路。而无论如何,她都愿意等儿子,等他回头是岸。

  网吧人多,环境相对复杂,也因此成为警方重点监查的范围之一。8月5号晚上,文昌公安边防支队侦查员在网吧例行侦查时,就发现正在上网的陈某,放在电脑下方的烟盒内藏有冰毒。这之后,民警顺藤摸瓜,很快就逮住了两条大鱼。

  在陈某的配合下,警方很快锁定了他的贩毒上线符某敏,并在文昌市内的一家酒店客房内将其抓获,随后在符某敏驾驶的小车内,搜出了177克冰毒。

  符某敏承认了自己的贩毒行为,为了将功赎罪,他又提供了有关自己上家王某珊的线索。为了配合警方的调查,符某敏以要货为由约王某珊,7号到自己家中见面。而这天凌晨,警方就已经在周围蹲点守候,王某珊刚出电梯,就被警方抓获。

  从王某珊身上缴获毒品冰毒250克、2瓶神仙水,毒资人民币1100元后,侦查员还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细节:王某珊身上掉落下一张房卡,紧张的王某珊立即用脚踩住。

  侦查员到达王某珊在海口的住处之后,王某珊却不愿说出自己所住的房号,侦查员只好用房卡挨个试房门,试到419号房间的时候,房门打开了。一进门,侦查员就看到对面桌上放着新型毒品——神仙水。

  在文昌市公安局清澜边防派出所,记者见到了符某敏。符某敏称自己曾因介绍黑车蹲过监狱,出狱之后贩卖毒品时间不足一年。因为平时很少照顾家里,跟妻子也很少联系。更让他难过的事,正在内地念大学的大女儿,宁愿自己勤工助学,也不愿意用他这个父亲的钱来上学。目前,这起案件的相关嫌疑人仍在接受警方的进一步调查。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