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难吸引90后?年轻作家坐拥读者"丢了纯文学"
2015年09月05日 08:56  来源:中新网-京华时报  宋体
<br>

  前不久的南国书香节、上海书展上,大冰、卢思浩、张皓宸、沈煜伦等年轻畅销书作者的签售会人气火爆,90后的苑子文、苑子豪甚至成了北京国际图书节的阅读推广大使,他们的新书在短期内也占据了当当、京东等图书销售排行榜的半壁江山。但这些书究竟写了什么,是记录成长经历、分享励志故事,还是鸡汤文字、无病呻吟,或许很多读者还不知道。

  现象

  一场签售会签出近万本

  “下午的签售,两点钟赶到会场,4点半开始签售,10点半结束”,“上海首站,到场5000多人,签书近万本,刷新上海书展人气纪录,感谢一直爱着我的小家伙儿们。”这是8月23日,网络红人沈煜伦参加完上海书展《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签售会后,写下的微博。随后一天,他在广州书城同样签出近万本。

  除了沈煜伦的新书外,大冰的《阿弥陀佛么么哒》,卢思浩的《离开前请叫醒我》,张皓宸的《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苑子文、苑子豪兄弟的《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等新书签售会,同样人气爆棚。此外,在北京开卷信息公司公布的图书销售数据中,以及当当网、京东等网店上,这些新书上市没多久就进入畅销书榜前十。

  与火爆的人气和图书销量相比,书展上一些年龄稍长的读者甚至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一位排队的家长对记者说:“我陪孩子一起来的,不知道谁的书,孩子喜欢。”另外,与此前的韩寒、郭敬明等80后青春文学作家引起的巨大争议不同,主流文学界和批评家对当下的这些畅销书作者,几乎很少发声。

  探因

  他们写了什么,如何看待争议

  暖男 卢思浩 不刻意制造“鸡汤”

  90后作家卢思浩此前是人人网主页红人。他的《你要去相信,没有到不了的明天》《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累积销量已过150万册,书中的文字多是一些琐碎的生活片段,以及身边故事。

  在新书《离开前请叫醒我》中,卢思浩讲述了在墨尔本生活时遇到的故事。有人把卢思浩称为治愈系作家、暖男作家,也有粉丝直接称他为“小太阳”,认为其文字能够给人带来温暖。

  对于“鸡汤文字”这样的争议,卢思浩曾表示:“我觉得这个东西的作用就像旅行,你把它作用夸大了之后就会产生落差感。我的想法是把我想表达的东西写出来,也不是刻意为了去营造某种‘鸡汤’,因为我写的就是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而读者能接收到什么讯息作出什么反应我不能掌控。”

  励志 子文子豪 尊重每个人的口味

  1993年出生于河北廊坊的苑子文、苑子豪,在2012年以高分考入北京大学,被称作最励志双胞胎兄弟,参与录制了《天天向上》《鲁艺有约》等电视栏目。2013年两兄弟出版的《愿我的世界总有你二分之一》,记录了成长励志故事和高考奋斗经验。今年的新书《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中,两人讲述了20个关于勇气、成长与爱的青春故事。

  “励志”是贴在两人身上的标签之一,也受到不少同龄人的喜欢。同样被问到“鸡汤文字”的质疑,弟弟苑子豪说:“你认为它是心灵鸡汤,我可以不去反驳你,不去跟你做抵抗,因为我是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作为90后,我把我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去跟朋友分享,如果你需要我的故事来温暖和治愈的话,我会觉得非常开心。但如果你不需要温暖,不需要治愈,我觉得那也OK,我尊重每个人的口味和选择。”

  颜值 沈煜伦 我不是美男作家

  2012年,沈煜伦因网上的一张电脑桌面而走红,拥有了大批粉丝,其网上的每条微博都有过千网友评论转发。沈煜伦表示,自己将要出新书的消息在网上挂出后,就有不少热情粉丝到出版方的官微上留言要求置顶,这让他也很“苦恼”。在《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中,记录了他的成长故事、校园生活,以及对于爱情、亲情和友情的理解等。

  “高颜值”是沈煜伦受粉丝欢迎直接原因,尽管新书序言中,他称“我不是美男作家”。不过在接受采访时,沈煜伦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年龄,调侃自己“奔三”了,拍照时也很在乎形象。对于青春文学过于浅薄或无病呻吟的争议,他认为一个作者无法去干涉读者的阅读喜好,他自己会认真地对待写下的每一个文字,“我在写书之前就告诫自己,要写一本实实在在的文学作品。”

  江湖 大冰 希望更多人写江湖事

  相比一些“鲜肉”作家,大冰新书畅销的原因有些另类,拥有主持人、歌手、背包客、酒吧店主多重身份的他,写的多是一些“江湖”事儿。继《他们最幸福》《乖,摸摸头》之后,大冰的第三本书《阿弥陀佛么么哒》同样是写身边的江湖朋友,包括了他旅行路上的12个故事。

  大冰不认为自己的文字是小清新或鸡汤,他觉得写这些“亚文化”的人和事儿,一开始没想到会火。他说:“有位老友对我说,在那些礼崩乐坏的时代中,民间还在传承着一些珍贵的江湖道统。”大冰透露,这或许是他的最后一本讲述身边事儿的书,自己只是开了个头儿,希望能有更多人写这些江湖故事。

  观点

  张颐武 纯文学难吸引90后群体

  京华时报:对于这些年轻的畅销书作家,为何主流文学界和批评家们很少发声?

  张颐武:确实有这种现象,因为在以往的文学界,纯文学作家和文学批评家是一体的,而现今文学的分化已经很明显了。包括青春文学在内的类型文学,拥有了一大批读者群,还有网络文学,大家都是平行发展的,相互也不关心了。

  当下这些年轻畅销书作家写的短小故事和段子,跟传统文学的结构模式不一样,没什么可比性,而且传统的纯文学在90后当中也没什么影响力。

  京华时报:如何看待他们写的这些温情故事?

  张颐武:我们老一代的纯文学作家,常写的是‘文革’阴影、中国社会的创伤。但现在90后的生活没有这种大波澜,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也不奇怪,只能说生活形态不一样了,写作形态也不一样了,评价的标准也不一样了。如果按照纯文学的评价标准,他们肯定是缺乏大社会的表述,但你说他们现在的生活中有什么?比如看了大阅兵,就能产生一种超越的表述吗?

  京华时报:您觉得这些书畅销的原因是什么,这对中国文学发展有什么影响?

  张颐武:与韩寒、郭敬明这些80后作家相比,这些90后作家出来较晚,他们经历了长期的市场磨练,从写段子开始,对市场的运作很熟悉,有高度的敏锐性。他们作品中反叛性不足,就是生活的平常性,人物也是不好不坏,有点小感伤、小同情,又有调侃机智,似乎对社会看透了的感觉。另一方面也没有大喜大悲,写的就是生活中恋爱、失恋,或迷茫,这也是全球的中产生活的一种常态。

  现在有个问题是90后群体里没有纯文学作家在跟着走了,这个结构是个大问题。80后还有一部分在跟着这个结构走,90后几乎没有了,这要面对一个挑战——原有的传统文学结构吸纳人的能力有问题了。我们既要看到这是市场的一种需要,也要想着提升他们的作品水平。

  京华时报记者 田超 实习记者 徐瑞灏


编辑:凌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