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北魏石佛失窃追回记:普通村民世代守护古石佛(图)(2)
2015年09月12日 09:41  来源:中新网-北京青年报  宋体
修复后展于首博的北魏石佛
修复后展于首博的北魏石佛

  电视台播出节目后 每天都睡不好

  姚志明揉着惺松的眼睛宽慰自己,石佛两米多高,又有石亭子护着,贼想弄走也不是容易的事儿。可是自我安慰基本上就是自欺欺人,因为他的一颗心仍然悬着。对于故宫和颐和园来说,出名是好事儿,然而对北魏石佛来说却未必。故宫和颐和园固若金汤,石佛却置身毫无设防的一座农舍小小石亭里。过去,姚家义务看护石佛,家里没人的时候,院门一锁就把外人挡住了。现在成了重要景点,不能阻拦游人了,石佛的安全成了姚志明一大心病。他尽自己所能保护北魏石佛,到了游人多的季节,他就睡在石亭子里,给石佛当卫士。

  然而在电视台播出介绍石佛的节目后,面对络绎不绝的参观者,姚志明越来越感到,肉身凡胎的自己力不从心。游人鱼龙混杂,有的是来拜佛的,保不齐就有来拆庙的。今天是电视台播出节目的第三天了,这三天,姚志明和妻子每天都睡不好。

  张宝英脚步匆匆,边走边想,虽然丈夫给石亭子加了门窗,上了锁,却防君子不防小人,北魏石佛虽然就在屋后,却不敢保证不出事儿,石亭子东侧是一条公路,供参观游人往来,并与村里道路相连,北侧是个不陡的山坡,下了山坡往东百米就上了公路。张宝英听制作节目的北京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议论说,这么漂亮的佛像,可别让贼惦记上给偷了去,这些年文物价格越来越高,盗窃文物的事儿也越来越多了,更让张宝英和丈夫姚志明内心紧张。

  张宝英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边走边伸着脖子往石亭子看,看着看着,她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儿,昨晚她把石亭子的门锁得好好的,现在却是开着的。她的腿开始发软,走到近处看清楚了,石亭子空了,北魏石佛没有了,这些天的担心成了现实。她险些瘫倒,丢下笤帚和簸箕往回跑。

  五个人的可疑足迹 一辆独轮车的车辙

  姚志明在屋里听见媳妇的喊声不对劲儿,知道事儿不好,慌忙跑出去看究竟。媳妇说的是真的,石佛没有了,石亭子里就剩下了莲花石座。姚志明心里说不出来啥滋味。电视台播出节目的第一天,他和媳妇愁得睡不着,心想别出事儿!别出事儿!第二天还是睡不着。第三天,真出事儿了!自家虽然世代看护石佛,石佛却属于国家,现在石佛丢了,不光是有负祖宗,更愧对国家。

  姚志明比妻子先冷静下来,他说先别嚷嚷,赶紧想办法,你去路上守着,别让游人靠近石亭子。然后,他赶忙骑上摩托车去派出所报案。

  所长鲁广振的脚刚踏进派出所的院门,就听见身后有摩托车跟了进来。姚志明的摩托车还没停稳,就焦急地喊:鲁所长,石佛出事了!鲁广振心里一沉,石佛出事儿是早晚的事儿。鲁广振的感应一点儿不比姚志明来得迟,自打西山林场改建凤凰岭自然风景区,过去藏在山里的无数古物件儿都见了天光,来山里寻古探幽的人一年多似一年。按说应该是好事儿,然而警察习惯用审视的眼光看事物,那些古物件儿,特别是北魏石佛,是国家级的宝贝,宝贝就得藏起来,可是石佛的命运不比故宫里的文物,不是它不金贵,是它的金贵让人触手可得。

  鲁广振回身问姚志明,怎么着?给偷了还是给毁了?姚志明带着哭腔说:也偷了,也毁了,就剩下一地的碎石末。

  鲁广振赶到了现场,命民警把石亭子及其周围看护起来,又向海淀分局刑警大队汇报。很快,分局刑警大队和市公安局刑侦处的刑警先后赶来。文物专家闻讯也赶来了,他们取走了一些造像碎屑拿去检测。在这之前,专家们根据存世资料推断,石佛造于北魏没错,但取材哪里,却不知晓。

  现场留有五个人的可疑足迹和一辆独轮车的车辙。石佛重达一吨半,要搬动这庞然大物,少不了五、六个汉子。而要把这么重的石佛运走,独轮车承担的只是“摆渡”作用,逃离现场还需要相应的运输车。

  侦查员在独轮车辙的引领下,到了石亭子北侧的山坡上,发现坡上和坡中枯草有被滑压的痕迹,坡下有凌乱的脚印,脚印通往东面百米外的路边。侦查员在路边发现客货车停留的痕迹。由此推断,石佛是先被用独轮车弄到石亭北侧的山坡上,再被从山坡滚下,然后运到路边,装上汽车运走的。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