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北魏石佛失窃追回记:普通村民世代守护古石佛(图)(3)
2015年09月12日 09:41  来源:中新网-北京青年报  宋体
北京最古老的造像
北京最古老的造像

  市委副书记给市公安局局长批示 “请尽最大努力破案”

  北魏石佛以这种“粉身碎骨”的惨烈的方式,再次引起京城的关注,甚至引来车耳营村旅游热。收看了电视节目,还没来得去一展石佛真容的,以及得知小山村藏着大宝贝的好奇者纷纷去石亭子寻访,姚志明家后院的人甚至比石佛被盗前还多,不被人知晓的车耳营,因失窃而名扬京城。北京市委副书记给北京市公安局局长批示:“此件文物价值很高,请尽最大努力破案,追回石像!”

  于是,北魏石佛被盗案成为当年北京市公安局头号专案,刑侦处二队与海淀分局刑警大队成立了“3·25专案侦破组”,市公安局副局长阮增义任组长,刑侦处处长王军、海淀分局副分局长王慧强任副组长,并坐镇指挥侦破工作。

  专案侦破组只能从录像和照片上认识北魏石佛,这是一尊释迦牟尼佛造像,通高2.2米,由一整块花岗岩镌刻而成,雕工精细,技法娴熟,线条流畅。佛头顶为螺形发簪,面部丰满、端庄、含蓄、慈祥,双耳垂肩、神态自如。身后为圆形大背光,背光上分层刻有忍冬纹、火焰纹和31尊歌舞伎,造型生动,形态逼真。背光后上半部有12排小佛像。

  专案组分析认定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特大盗窃文物案。实施作案的是一个犯罪团伙,成员至少有五个,有运输车。根据在现场附近找到的4根钢筋撬棍,和石佛底座上留下的撬凿痕迹推断,作案团伙应具备石刻、石雕常识和技艺。于是确定了以车找人、以人找物的侦查方向。

  侦查员们认为,只要佛像还在国内,就不怕案子破不了,怕就怕佛像被卖到境外。于是专案组又制定了制造声势、防止文物流失的侦查方略。在严查进出京关卡的同时,专案组立即联系天津、大连、秦皇岛等港口,加大海关检查力度,严防文物流出国门。公安部也向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和铁道部、交通部、民航总局公安局下发特急协查通报,要求各地加强对文物交易场所、边境口岸的检查,配合北京市公安局破案。

  一声闷响 为何姚家两口子也一点儿没听见?

  调查工作立即围绕着车耳营村展开。车耳营村位于西山脚下,明朝时就有了,是个依地势而形成的山村。史书记载,成吉思汗黄金家族后裔俺答汗率蒙古兵不断进犯中原,在京郊顺义、通州烧杀抢掠,隆庆皇帝采纳戚继光的建议,在西山建立车营,以战车抵抗凶悍的敌军。车营逐渐形成村落,加了儿化音就是“车儿营”,变成书面文字后就成了现在的名字。

  专案组在走访村民时,疑点一时集中在石佛的看护者姚志明夫妇身上。姚志明夫妇都说,北魏石佛被盗的夜里,他们什么动静也没听到。而挨着姚志明家住和离姚家不远的村民反映,那天夜里,大概一点多钟,他们听到了一声不大也不小的闷响,山村的夜很静,有个响动能传很远。侦查员从时间上推算,闷响应该是北魏石佛被摔碎时发出的声音,可是近在咫尺的姚家却没听到。

  就算没听见石佛被摔碎的声音,附近受惊的狗叫声总该听见吧?再退一步,就算一声闷响和狗叫声都没听见,姚家两口子住的北屋离石亭子那么近,石佛那么大,那么重,就算偷佛像的人专业,搬动的时候也总该弄出点儿动静吧,姚家两口子也一点儿没听见?

  还有村民反映说,姚志明经常和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接触,没准就是他和盗贼里应外合,偷偷把北魏石佛给卖了,制造了北魏石佛被盗的假象。

  侦查员带着这些疑问去找姚志明时,姚志明正黯然神伤。姚志明夫妻也听到了村里的风言风语,觉得委屈,姚家祖祖辈辈守着石佛,对石佛尊崇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对石佛动歪心思呢?

  先不说姚家祖上三代的付出,单说姚志明为石佛做的事就够不容易的。北魏石佛被列入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时,姚志明还小,那时民风淳朴,家人没有因北魏石佛的安全而担心。“文革”期间就不同了,红卫兵破四旧、毁寺院、砸佛像的消息不绝于耳,姚志明弄来大量柴草,把石佛严严实实地盖住,又把石亭子的四边开敞处也用柴草和杂物堵上,对闯进院子的红卫兵说,石亭子里都是自家存放的柴草,没有什么四旧,骗过了红卫兵。

  石佛平安度过了“文革”。然而姚志明又发现,改革的大潮更激烈地涌到了山村,山村人口流动越来越频密,淳朴民风也日渐衰落。各地文物被盗的信息更是刺激着姚志明,为防石佛遭不测,他自己动手改造石亭子,把三面开敞砌实了两米多高,只留上面一小部分作透光窗户,只留南面一个开敞做出入口,安装上木门,还买来一把大铁锁,把门牢牢锁上,石亭变成石屋。然而还是没能保住石佛。

  姚志明面对侦查员疑惑的目光说:自从石佛成了重要旅游景点后,我和我媳妇的神经就高度紧张,生怕守了四代的石佛遭贼手。特别是电视台播出石佛节目后,我俩夜夜睡不好,一个晚上醒好几回,支棱着耳朵听石亭子方向有没有响动,都快得幻听症了。可能是神经绷得太久了,忒疲惫了,在石佛被偷的那当口,我们偏偏就没听见动静。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