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北魏石佛失窃追回记:普通村民世代守护古石佛(图)(4)
2015年09月12日 09:41  来源:中新网-北京青年报  宋体
 案发时的石亭子
 案发时的石亭子

  光绪帝钦点姚志明祖先

  去看护石佛殿

  就在侦查员对姚志明的话半信半疑时,一个村民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案发的当天凌晨一点半左右,他开车回家,见石亭子东侧的公路旁,停着一辆浅色的客货双排座汽车,他当时以为那车出故障了,还停下车上前热心询问车上的司机,需要不需要帮助。司机说车没坏,是在拉活儿呢。听口音,司机不是本地人,像是河北某地的口音。结合其他线索推算,这位村民发现那辆客货双座汽车时,应是石佛被盗的时间。

  文物专家那边此时也反馈信息说,根据碎屑检测,石佛的材质与大同云冈石窟的石材完全相同,石材取自云冈无疑。北魏石佛建造时,北京这地界叫蓟城,而北魏帝国首都就在山西大同。据史书记载,蓟城很小,南北九里,东西七里,位置大概在现在的宣武门到和平门一带,南城墙在法源寺以北,北城墙在长安街南侧,西城墙在白云观以东,城中心就是现在的广安门外的滨河公园。

  当年的蓟城虽小,但却位于华北大平原的北端,是中原与塞上往来的必经之路,又是文化交流中心。北魏的文成帝重佛,云冈石窟就是他令高僧大举开凿的。后来继位的献文帝也实行崇佛政策,献文帝的儿子孝文帝即位后也继承衣钵,建造了蜚声中外的少林寺和龙门石窟。而北魏石佛正是建造于孝文帝在位期间,当时正是希腊艺术和印度佛教混合而成的健陀罗石刻艺术传入中国并形成高潮期,大同云冈石窟和洛阳龙门石窟是融合了东西方艺术之精华的代表作。而北魏石佛的艺术成就,也堪与云冈和龙门石窟的造像相比美,弥足珍贵。

  至于北魏石佛是何时在北京发现的,也有史书记载,《光绪顺天府志》载:“光绪六年,通州张云翼访得之”。就是说,公元1875年,通州一个叫张云翼的人,在永定门一带发现了北魏石佛。因为北魏石佛上刻有“皇帝太皇太后”字样,身价高贵,故而光绪皇帝命人把佛像运往西山供奉,选址后修建了石佛殿,人工手抬肩扛,把石佛从存放地点北京宝华寺运到了车耳营。当时北魏石佛两翼还装饰有翅膀,被工人们在抬搭过程中碰掉了,只留下石佛两侧四个长方形的穴槽。

  北魏石佛之所以选中车耳营作为安放地,是那里自古人文气息厚重,佛道寺观林立,碑碣石刻遍布。北魏石佛安放地车耳营是妙峰山的古香道。妙峰山的娘娘庙始建于元代,兴盛于明清两代。妙峰山庙会在明清及民国时期,是京城最盛的庙会。届时,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东,北至东北三省,西至山西、陕西,南到广东、广西,全国各地以及日本、东南亚各国的香客信徒们,纷纷前来“朝顶进香”。由此可见北魏石佛的受重视程度。

  光绪帝不仅给北魏石佛找了好地方安顿,还钦点姚志明的祖先去看护石佛殿。当年姚志明的祖先住在安定门内的方家胡同。当年的方家胡同的住户是非富即贵,乾隆帝第三子永璋的府宅就在方家胡同。姚家即使不是大富大贵,也不是寻常百姓家。

  姚家守佛使命肩负到民国时期,石佛殿因年久失修坍塌了。不忍石佛遭风吹日晒,姚家的女婿段其光,也就是姚志明的姑爷爷,与文人李石曾一起出资,共同为北魏石佛修建了这座正方形的尖顶石亭子。为了敬佛和避免因移动而伤到石佛,段其光和李石曾决定石佛原地不动,在佛像四周小心施工,为石佛量身打造了这座石亭子。石亭于民国十五年,也就是1926年动工。就地取材,北京西山的石头是上好的建筑材料,石亭子的石料就取自于百米开外的花岗岩石。从“燕平八景”之一的白虎涧请来技艺上乘的石工,确保石亭建筑质量。风格中西合璧,亭身是中式碑亭,尖顶则仿西欧特点,于当年完工。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