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北魏石佛失窃追回记:普通村民世代守护古石佛(图)(5)
2015年09月12日 09:41  来源:中新网-北京青年报  宋体

  曲阳暗战 由明转暗的侦查方式奏效

  专案组在车耳营村走访调查的同时,也了解到村子附近有多个采石场。深入调查后,得知采石工里有一些来自河北曲阳县。综合作案团伙具备石刻、石雕常识和技艺以及目击者提供的可疑车辆司机的口音等线索,专案组又联系几个月前北京房山一佛塔内被盗石佛雕案,作案手法与北魏石佛被盗一致,作案人是河北曲阳县“打石活儿”的农民。于是,专案组把侦查指向河北曲阳县。

  曲阳县有“雕刻之乡”之称,以盛产石刻、石雕享誉海内外,天安门广场上人民英雄纪念碑浮雕和毛主席纪念堂外的群雕,都出自曲阳石刻艺人手。世代靠“打石活儿”为生的曲阳石刻艺人也出败类,他们专门盗取各地易下手的文物,发不义之财。

  为防止北魏石佛被作案人出手卖掉,专案组先期向曲阳县派出一个侦查小分队。小分队一到曲阳就大造声势,以震慑嫌疑人,曲阳全县男女老少都知道北京来了抓贼的警察。接着,专案组又增派了几支小分队,在阳平镇、底村、南故张村等地开展工作。侦查员们扮成买文物的商人,每天在市场里寻找石佛的踪迹,并深入当地的古旧石雕买卖的大户中调查,摸清当地涉嫌文物盗窃和倒卖人员的底细。同时在当地公安同行配合下,调查曲阳地区所有客货双排座汽车案发当天的去向。

  几支小分队在曲阳一查就是三个月,走访数千人,调查了近百名可疑人员和几百辆车,却没有突破性进展。专案组调整了方略,由明转暗,撤回了所有侦查员。曲阳全县男女老少都传说,北京警察仨月白忙活,空手回去了。专案组又另派了一些侦查员,化装成收购古玩和石刻艺品的商人,悄悄地活跃在曲阳的文物市场。

  小分队翻天覆地在曲阳县找线索时,在北京的专案组成员们也日夜奔波,跑遍了北京所有古玩和旧货市场,搜寻点滴线索。恰逢崇文公安分局破获了一起盗卖文物案,专案组的侦查员们立即赶赴崇文分局,以图从中发现北魏石佛的影子。然而这起收缴各类文物1233件的大案,并没给侦查员带来喜悦。

  曲阳县由明转暗的侦查方式奏效了。侦查员摸上来一条线索:羊平镇南固张村村委会干部刘学如和同村的村民陈孟星、王立强,想卖一件“旧活儿”。 陈孟星说,有收购意向的,可以先查验真伪,后交易。条件是,查验前要交十万元定金。

  侦查员调查后很快掌握,案发第二天,刘学如、陈孟星、王立强等人,曾往刘学如家院子里抬石块的线索。为防日多生变,侦查员在曲阳县公安同行的协作下,当夜搜查三个嫌疑人的住处,最终在刘学如家的南墙根下,挖出了破损为五块的北魏石佛造像。三个嫌疑人交代,参与作案的还有同村的刘轻民、刘献民、刘文轻和刘进来等。

  1998年9月30日,经历劫难的释加牟尼佛像,又回到故里北京,由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组织专家进行修复。由于部分边角缺损严重,已无法弥补。

  石佛被北京警方追回后,车耳营全村三百多人联名写信给区政府,希望石佛能回归故里。在盼石佛重归故里中,车耳营人自知村里的安保、交通、旅游接待等能力,与请回石佛不匹配,于是动手建设村子,使得车耳营越变越美丽,很快跃升为北京新农村试点。接着又进入“首都文明村”行列,并被评为北京市级民俗旅游专业村。村里还与一家公司签署了恢复石佛遗址的协议书。并且,凤凰岭自然风景区也筹建了 “北魏石佛石刻园”,为北魏石佛早日回家努力。

  贼眼不敢正视佛眼 狗吠声吓得魂飞魄散

  这起案件不论从作案人数到作案手段,还是从盗窃目的到逃匿方位,一切都如专案组分析的那样。

  电视台播出介绍北魏石佛的节目时,别人都当新闻看,唯独一个人当商机看。他就是嫌疑人之一的刘轻民,当时他正在车耳营村不远的一个采石场打石头。这个消息令他兴奋得一夜没睡着,第二天就跑去车耳营村看石佛。他混在人群里,瞪着一双贼眼把石佛上上下下看了个遍,唯独不敢看石佛的眼睛。他又把石亭前后左右打量清楚。他知道这是一件好东西,可是值多少钱,他心里没谱,因为他只会打毛糙的石头,没有雕凿技术。

  于是他跑回县里找懂行的打听。听说北魏石佛至少能卖20万,并且不愁买家后,他更睡不着觉了,躺在炕上翻腾,要是干成了,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可是佛像太大,一两个人干不成。他思前想后,悄悄联络了村里的刘学如、陈孟星、王立强、刘献民、刘文轻和刘进来六个人。陈孟星最积极,他也有这方面的经验,一年前他曾伙同十几个人窜到山西省寿阳县,盗走了国家二级文物明代弥陀造像石碑,捞了一大笔钱。然后他不断地在各地流窜,寻找下手目标,正巧,刘轻民就把目标送了来。

  七个人七颗贼心一个邪念,约定到北京走一趟,把那值钱的佛像弄回来,再卖掉。陈孟星和刘学如立即到定州市租了一辆双排座客货车。陈孟星很娴熟地和客货车司机谈好价钱,说要去北京拉一个石人。七个贼把几把撬棍和一辆独轮车装上客货车,奔了北京。

  到车耳营村的时候,天擦黑了,几个人在附近吃过饭后,看好地形,安排好客货车等候的位置。深夜后,七个人提着贼心推着独轮车摸到了石亭子前。动手前,几个人跪倒造像前磕头,请求佛饶恕。磕头的时候,刘献民瞥见了佛像下的功德箱。

  造像又高又重,被撬离底座后失去重心,虽然都是壮汉,七个人也托不住倾覆的造像,佛雕一头撞到墙上,然后摔落地上四分五裂。狗吠声四起,几个贼人吓得魂飞魄散,却不肯罢手,慌忙把破碎的佛像用独轮车推出去,滑下山坡,运到路边装上客货车逃离。刘献民临走撬开功德箱,拿走里面的献款。

  客货车进曲阳县已是上午八点多了。他们让司机把车停在僻静处,陈孟星和刘轻民回村,借了一辆拖拉机,把石佛碎块从货车倒上拖拉机,盖上渣土运进村,埋到刘学如家的南墙根下。

  1999年4月1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案件作出判决,刘学如和王立强等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惯犯陈孟星则被判处死刑。

  2005年12月16日,位于长安街的首都博物馆新馆隆重开馆,已经并被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的北魏石佛,被陈列在五层佛造像艺术展厅的核心位置。因为北魏石佛的主尊两侧分别恭立一尊合掌胁侍菩萨,因而文物专家给北魏石佛重新定名为:石雕释迦牟尼佛与二胁侍菩萨雕像。

  伤痕被修复后的北魏石佛,愈加沧桑厚重。

  资料图片提供/穆玉敏(北京市公安局)

[上一页] [1] [2] [3] [4] [5]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