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A珠海赛中外小将纷纷遭淘汰 小花烦恼不分国界
2015年11月05日 09:32  来源:中国新闻网-北京青年报  宋体

  这次2015年WTA珠海超级精英赛,几位95后、98后新锐过得并不轻松。从顺风顺水的青少年赛场长大,来到职业网球深水区,早早成名的中外小花,立刻体会到了压力和落差。这种初涉职业圈的烦恼,真是不分国界的。

  “大人”的圈子不好混

  和小花们交谈,听到最多的是她们对眼下职业网球圈的评价:不好混。 2014年,徐诗霖的名字排在国际网球联合会青少年排行榜的第一位。当时聊到未来进军职业赛圈,徐爸爸曾认定, “只要诗霖打出自己的风格和特点,打全场进攻性的网球,她可以取得任何成绩。”

  如今徐诗霖更多的是感慨“大人”的世界不好混。“这里的球员和青少年时期我的那些对手真是太不一样了。”徐诗霖用英语感慨着。珠海赛首日女双小组赛上,中国组合徐诗霖和尤晓迪错失大好局面,遭对手逆转。“我们一直领先嘛,结果刚有点想保住胜利果实的想法,对方一下就察觉了。很快局势就不一样了。我想过通过发球改变打法,但对手也通过发球改变我们的节奏。我们自己被逼着打不擅长的球。”

  年少成名成了捧杀

  20岁的凯斯,这次被年龄大自己“一轮”多的大威上了堂课。36岁的大威赛后兴奋地表示,这是今年澳网八强战遭凯斯三盘取胜后甜蜜的复仇。可几个月前,凯斯还因为在澳网击败大威,被捧为美国网球继威姐妹后的新锐接班人。

  从天到地,只需一场败绩。凯斯曾这样形容青少年网球和职业网球选手:“一个是可以持续稳定发挥,一个可能今天一个样,下一场一个样。”昨天凯斯也承认,这场失利正是自己的发挥不稳定造成的,“没法和之前那场澳网比赛相比。”

  20岁就稳定在世界排行19位上下的凯斯,受到的是美国乃至世界媒体的捧杀,中国小花郑赛赛则因为昔日金花的辉煌战绩,徘徊在捧杀和棒杀之间。从身高到身体,郑赛赛曾被冠以过李娜接班人的称号。但偏保守的打法和并不冒尖的成绩,让她近期收获了很多批评甚至谩骂。从捧杀到棒杀,郑赛赛体会很深,“对我来说,结果并不重要,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比赛中去进步、去努力,去提高自己。”

  赞助商是动力也是压力

  进入职业赛场,选手们的主业除了打好球,还有为自己吸引赞助商。作为中国目前的一姐,郑赛赛虽然有赞助,但对金额并不满意。徐诗霖则为了必要的经济援助,要接受湖南省队的调遣;在凯斯一方,用上升的排名满足赞助商的要求,也是规定动作。

  年初郑赛赛的母亲曾找到北京青年报记者,希望帮助多报道赛赛,“多拉拉赞助。”她说,“都以为赛赛身上赞助不少,其实不是,品牌有一些,但是金额都不大。”赛赛最大的进项,还是天津队给予的经济和训练资助。为此她需要在4年一度的全运会卖力出击。

  刚刚转型职业选手的徐诗霖,是国内小小花中赞助最多的。在国内外多个媒体将她和李娜相提并论后,不少赞助商找上门来抢占“小李娜”。“现在我有几个赞助商,还在寻找尽可能多的赞助商,越多越好。”徐诗霖也知道赞助商的钱不好拿,“我签了湖南队,获得经济上的帮助。当然也需要在职业和全运会两条线都打好,这钱也不容易拿。”

  希望做自己 不做“小谁谁”

  虽然不少赞助商真是冲着“小李娜”的名头投的徐诗霖,她自己并不愿成为“小谁谁”。“我是非常尊敬李娜,前辈啦,伟大的网球选手,但我不愿意被称为小李娜。我希望做自己。我希望因为我的名字被球迷、被网球世界记住。”

  凯斯也不愿意被美国媒体说成“小威第二”,虽然这为她赢得与排名不相称的曝光率和知名度。副作用就是,这个来自伊利诺伊州罗克岛律师家庭的女孩,必须忍受每天训练六七个小时的枯燥生活。有时凯斯也用抱怨来减压,“很多时候人们会期待每位美国球员都和小威做得一样好,但那是不可能的。世界上能有几个小威、埃弗特或者纳芙拉蒂诺娃?”看来中外的小花,这成长的烦恼都是一样的啊。

  本报珠海专电 记者 褚鹏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