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海昏侯墓被评超越马王堆 墓主或为汉废帝刘贺
2015年11月10日 09:19  来源:中国新闻网-钱江晚报  宋体

  这几天,南昌发布的一个考古新发现——海昏侯墓,成了业内津津乐道的话题。

  为啥呢?

  从考古学上来说,创造了很多记录,随便说几个:我国南方地区第一次发现唯一的真车马陪葬坑的大型汉代列侯墓葬;中国迄今发现的布局最完整的汉代列侯墓园;数以千计的竹简和近百版木牍,是中国简牍发现史上又一次重大发现……

  而对普通人来说,也有可以八卦的点,比如堆成小山的五铢钱、2000多年前的青铜火锅、很萌的雁鱼灯……

  而墓主人——这个海昏侯究竟是谁,也是大家猜测的焦点。

  昨天,全国各家考古所、文博单位的所长、研究员都来到了现场,海昏侯墓主椁室的清理工作正式开始。11月14日,央视将对主椁室的清理进行现场直播。昨天,记者也跟随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进入了主墓的发掘现场。

  海昏侯墓在江西南昌新建县,南昌西站刚好就在这个县里。记者从杭州东站出发,两个半小时到南昌西站。从车站到墓葬的准确位置——大塘坪乡观西村,开车过去花费了一个半小时,稻田、村庄、小溪、牛群,看起来,和任何一个普通村庄没什么区别。

  跟记者同行的,除了浙江省,还有几位来自湖南考古界和文博界的专家。此次考古成果一发布,一度被媒体冠上了“考古价值超越长沙马王堆”这样的头衔,一位考古人员告诉记者,这几天,好多马王堆的专家都耐不住性子,跑来一睹真容。

  两者有啥可比性呢?

  这是一个列侯墓,中国目前发现的最著名的列侯墓,就是西汉马王堆1、2号墓。但问题是,即便坐拥辛追女尸和素纱禅衣两大宝贝,马王堆汉墓也仅发现了墓穴,而这个海昏侯墓却发现了墓葬、墓园、聚落,结构如此完整完好,还是第一次。

  “一个列侯墓里,出了一万件东西,而且个个精彩,真是少见。”来自长沙简牍博物馆的一位专家,感慨了一路。

  七拐八拐之后,地势高了——眼前的山,叫墎墩山,墓葬就在山上,而鄱阳湖,就在墓葬的北面。

  眼前的一号主墓,就是海昏侯的墓,已盖上了蓝色大棚。走上楼梯,墓,就在我们脚下,回廊部分,由木板分隔开,外行人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

  昨天,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向大家介绍——这里,北回廊分为钱库、粮库、乐器库、酒具库;那里,西回廊有武库、文书档案库、娱乐用器库……“说明这些功能区都是精心设计过的,还清楚地呆在原地”。

  这哪里是墓,完全就是一个奢华的家嘛。比如,有一只围棋盘,就放在娱乐用器库里,还有一件投壶——喝完酒,可以玩玩飞镖了。

  如今,大部分出土物,已经“搬”出墓葬,进行保护,幸运的是,记者在“钱库”,看到了一堆还没清理完毕的五铢钱,一枚一枚铜钱,密密麻麻,密集恐惧者慎入。

  怎么会有这么多钱?连专家都发出惊叹声。

  目前统计的数量是10多吨,杨军说,近200万枚的五铢钱,相当于今天1000多万元人民币。而且,这是首次以考古方式证明唐宋以来以1000文铜钱为一贯的校量方式,最迟起源于西汉。

  而主墓中间,记者目测大约六七十平方米的正方形,就是主椁室,也就是放棺材的地方。

  这个神秘的地方,会发现什么呢?

  这个海昏侯,是不是汉武帝孙子?

  为啥要对这个主椁室进行现场直播,最重要的目的——大家很想从这里面发现确认海昏侯身份的证据。因为历史上有四代海昏侯,而目前,所有发现的证据,都指向第一代:汉废帝刘贺——汉武帝的孙子。

  元平元年,汉昭帝刘弗陵去世。因为汉昭帝没有子嗣,大将军霍光征召时为“昌邑王”的刘贺主持丧礼,后来被立为帝。

  而这次墓葬就发现了很多“昌邑款”,比如“昌邑九年”、“昌邑十一年”的漆器,说明制作于其初立九年、十一年之际,这刚好是刘贺当昌邑王的时候。

  不过,有人要说了,刘贺他爹刘髆(音bó),就是刘彻最宠爱的李夫人生的儿子,也叫昌邑王啊,而且墓葬里也发现了“昌邑两年”——刘髆年代制作的东西。但是,“考古上断代以出现年代最晚的东西为准,如果是他爸爸的墓,就不可能出现昌邑九年、十一年的东西。”杨军说。

  不过,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告诉记者,现在还不能完全说是,还少了最直接的证据,比如写着刘贺名字的金印,或者木牍上会不会有他的名字。而正在发掘的主椁室里,很有可能会出现这些关键证据。

  被降为侯了,为何陪葬如此丰厚?

  刘贺之所以传奇,因为他只做了27天皇帝,因“荒淫无度”,几乎是被“秒废”了,回到故国封地山东巨野再做昌邑王,到了元康三年,再被降黜为海昏侯,移居豫章(今江西南昌),只活了34岁。

  中国历史上,尝遍皇、王、侯三种人生滋味的人,只有刘贺一人。很多人觉得奇怪,跌入人生谷底,一个被废弃之人,怎么墓葬里还有这么多土豪的宝贝?

  杨军说,帝被废掉后,霍光亲自送他回原籍,削掉了他“昌邑王”的王号,但昌邑王的家产是留下的。

  《汉书》本传记载了霍光以上官皇后的名义,“赐汤沐邑二千户(《汉书·诸侯王表》说是‘三千户’),故王家财物皆与贺。”这个“王家财物皆与贺”,就能说明问题了,“所以墓葬里,有他当王的东西,也有侯的东西,还有当皇帝的东西——当然现在还没见到,见到就可以完全证明他的身份了。”杨军说。

编辑:陈少婷

相关报道:西汉海昏侯墓墓藏10余吨五铢钱 相当于50公斤黄金
          江西发现保存完整西汉列侯墓园 出土10吨铜钱
          南昌海昏侯墓出土三千简牍 专家:简牍史上重大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