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拳击冠军难领退役费 咨询北京体育局遭训斥
2015年11月19日 09:47  来源: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报  宋体
曾在国内外拿奖无数的原北京女子拳击队队长谢丽丽。谢丽丽 供图
曾在国内外拿奖无数的原北京女子拳击队队长谢丽丽。谢丽丽 供图

  本报11月12日刊发《户籍怎能成为运动员领取退役费的障碍》报道之后,近一周来,本报记者又接到多位北京队运动员“无法领取退役费”的控诉。其中,3次夺得全国冠军、最好成绩是亚锦赛亚军的北京女子拳击队原队长谢丽丽,偕同两名退役队友,希望通过曝光自身的不公待遇寻求法律帮助。

  11月17日上午,北京东五环外一处新开发的商住楼内,记者见到了正在一户小开间里经营小型拳击俱乐部的谢丽丽和她的两名队友单鹏宁、李娜娜。

  谢丽丽是3次全国冠军,多次入选中国拳击队,曾在2012年获得亚洲拳击锦标赛女子64公斤级亚军。单鹏宁和李娜娜也曾是入选过中国拳击队的优秀运动员,最好成绩分别是全国第三名和全国青年赛冠军。

  今年四五月份以来,这3名原北京女子拳击队的队员先后退役,但和《户籍怎能成为运动员领取退役费的障碍》中所提到的原北京跳水队队员霍思中一样,这3名北京女子拳击队员也因为户籍问题和不是正式队员的身份,无法按照国家规定领取退役费。

  出身在黑龙江的谢丽丽最早是一名柔道运动员,后改练拳击。2009年,当时在浙江队效力的谢丽丽受北京队邀请,并被北京队所许诺的“北京户口、保送大学”等优厚待遇所吸引,再加上主观以为北京队的训练条件及水平一定是全国一流,可以对提升自身的运动水平有帮助,遂决定加盟北京队。后经浙江队同意,谢丽丽如愿被交流到北京队。

  “当时,我是北京女子拳击队成立后的第一名运动员。后来因为资格老,运动成绩也算优异,我就成了队长。”谢丽丽回忆。此后,来自河北队的单鹏宁、来自河南队的李娜娜也通过交流的方式来到北京队。北京女子拳击算是从零起步,有了雏形。

  谢丽丽表示,北京女子拳击队的队员绝大多数来自外地,按照北京队的许诺,外地户籍运动员获得全国前3名以上的成绩就可以办理北京户口,进而获得正式运动员的身份。但从2010年开始,先是单鹏宁成绩进入全国前3名,此后谢丽丽3次获得全国冠军,但北京女子拳击队所在的北京什刹海体校却迟迟不给达到许诺条件的队员办理户口进京和身份转正的手续。到今年退役之前,谢丽丽已经多次找过队里的领队、教练和什刹海体校的人事科、训练科乃至学校的副校长以求解决身份不能转正的问题,但她表示,相关部门和领导要么互相“踢皮球”不予理会,要么以“等待解决户口问题的优秀运动员太多”作为理由。

  按照北京市的政策,只有正式运动员才能享受退役费的待遇,但这一政策,却是谢丽丽与队友直到退役时才获知的。“早知北京队在运动员身份上还要划三六九等,造成人与人之间的待遇差别这么大,当初我是肯定不会来北京队的。”谢丽丽表示,自己曾经在浙江队的一名队友,大赛成绩要比自己差很多,但退役的时候,浙江队直接给了20万元退役费,而北京队的正式队员,即便大赛成绩不那么优异,退役费少说也有十几万元,“为什么我却一分钱的退役费都没有?这公平吗?”谢丽丽愤愤地说道。

  暂且不说北京市运动队对正式与非正式运动员的待遇是否进行差别化对待、是否涉嫌户籍歧视,单就退役费而言,应是国家明文规定的运动员应有待遇。记者注意到,在谢丽丽出示的她与北京市什刹海体校签订的工作合同中,也明确注明:甲方为乙方提供的福利待遇包括工资、退役费、取得规定比赛成绩的奖励及提供食宿等。

  让谢丽丽疑惑的是,北京队不给自己退役费是不是已经违反了双方签订的工作合同?她曾与手持相同合同的单鹏宁、李娜娜前去北京市人力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劳动仲裁,结果当社保局向北京市体育局咨询此事后,谢丽丽表示自己遭到北京市体育局有关工作人员的训斥,说她是越级上访。最终,谢丽丽和队友还是只能回学校处理此事。

  但面对学校一拖再拖的处理态度,谢丽丽和单鹏宁、李娜娜已经无法再这样继续耗下去。

  “虽然直到现在我也没有与队里签订解除工作合同的协议,按理说,我们仍与北京队保持着工作合同。但从我们退役的那个月开始,我们的工资就被停掉了。”谢丽丽表示,一旦队里同意退役,也意味着他们会失去收入来源,“我们都是来自农村,家里的经济状况都不好,每个月还等着我们接济。但队里就这样硬生生地断了我们的生路。”回想起自己把全部青春都奉献给了运动队,小小年龄又落下了满身伤病,但当自己无法再走上赛场时,运动队却是这般对待自己,谢丽丽说自己的内心充满了悲愤。

  最终理智战胜了冲动,谢丽丽明白来硬的肯定不是办法,“但我们又该如何合理合法地为自己维权呢?”而且,谢丽丽在一名好友的帮助下开了这间拳击俱乐部,不仅耗尽了本就不多的积蓄还背上了不少外债,“我们现在可是连打官司的钱都没有。”谢丽丽表示,像自己这样的运动员退役时就像“净身出户”一样,因此遭受退役费不公待遇的运动员很多,但真正能给自己维权的却少之又少,一是不知道如何维权、二是根本就没有钱去维权。(慈鑫)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