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庆新书详述入狱经历 前夫陈国军告白一直爱她
2015年11月19日 10:03  来源:中国新闻网-京华时报  宋体

  昨天,刘晓庆携第三本自传性随笔集《人生不怕从头再来》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首发式,著名导演娄乃鸣、刘晓庆前夫陈国军等出席现场。在新书中,刘晓庆首度详述了2002年锒铛入狱那段不堪的经历,她坦言该书是对“那个事件的总结”,写的时候很紧张,“初稿写完后直接交给出版社了,没有回头再作任何改动”。尽管回忆很苦涩,但刘晓庆希望通过分享自己的经历,让处在物欲横流中迷失自己的年轻人懂得,“能从头再来、能掌握命运、能经得起岁月摧残的只有才华”。

  □新书出版

  回顾入狱始末人生如银幕大片

  《人生不怕从头再来》距上一本自传《我的路》的出版已相隔20年,不过,刘晓庆表示,新书不是对过去20年的回顾,而是对2002年锒铛入狱“那个事件的总结”。

  刘晓庆详述了那段痛苦不堪的记忆:危机来临之前,她每天如惊弓之鸟,公司被查封,妹夫失联,自己出门即被便衣跟踪,电话被监听,跟踪车辆形成了“活动笼子”,日常就是大片;一度想逃出国被拦截,选择留在亲朋身边。

  刘晓庆表示,过往她都放下了,“就算是那些在我人生谷底时雪上加霜的人们,我也都原谅了,理解了他们的处境”。刘晓庆觉得自己就像是一面镜子,“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很多女孩子有时候会感到茫然,这时候可以看看我的经历,因为我没有任何背景,每一步都是我走的,所拥有过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用双手创造的”。刘晓庆希望通过《人生不怕从头再来》一书分享自己的经历,让处在物欲横流中的年轻人懂得,“能从头再来、能掌握命运、能经得起岁月摧残的只有才华”。

  □活动现场

  感慨洞中才数月世上已千年

  在当天的活动上,刘晓庆与几位媒体大V展开问答式“擂台赛”。问及走出秦城监狱之后最初的那段“艰难”,刘晓庆说,当时不仅身无分文,还债台高筑,“外界传言1000多万,其实远不止这些”。在秦城监狱里时,她以为自己再也不能演戏了,“因为演员最忌讳的就是负面新闻,影视是形象的艺术”。所幸的是,最后在朋友的帮助下重操旧业,杀回了影视圈,“感觉恍如隔世,能再演戏我很幸福”。

  在最开始跑龙套的日子里,刘晓庆的工资“没有台词的50块钱一天,有台词的100块钱一天”。当时,她还发现,那些非常有名的主演们她一个都不认识,“真是‘洞中才数月,世上已千年’”。不过,曾经的“一姐”刘晓庆并没有感觉心里不平衡,“我就觉得到哪个山唱哪个歌,演好配角并不容易,演好了也能带给我一种幸福感,并没有什么”。“跑龙套”的时候,自然会有人认出这位曾经的影坛巨星。“他们会对我很客气。我安之若素,跟他们对词,挺好的”。刘晓庆很乐观,她说,“人生就是这样,到名利场上转了一圈后,只不过就是回到原处”。

  前夫陈国军捧场当众道歉

  刘晓庆的前夫陈国军在活动中上台献花,让在场读者颇感意外。

  陈国军坦言,他和刘晓庆早已冰释前嫌,“现在和她是非常好的朋友”。他回忆说,两人在最穷的时候好过,“那时除了工资,唯一能有的收入就是去走穴,到各地去演出,最早时候5块钱,很少,但我们拼命攒钱”。站在旁边的刘晓庆见话筒声音太小,赶紧走上去示意他离话筒近一点。

  当年,陈国军写了《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事儿》,他就此当众向刘晓庆致歉,表示“这本书的内容有偏颇,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对的不对的也都说了”。刘晓庆问:“当年那书赚到钱了么?”陈国军答道,“挣到了,比你这个书卖得还多呢,哈哈!”提及当年的不欢而散,陈国军认为“散了是因为两个人都有一些问题”。刘晓庆追问“那会儿到底爱不爱我?”陈国军大声表示,“一直都爱的,这个伟大的女人值得一个男人终生去爱她。”

  □演舞台剧

  “蛮横”的她气着新戏导演

  刘晓庆透露,她目前正在紧张排练大型舞台剧《武则天》,将会于12月12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首演。刘晓庆表示,她现在接戏的一个标准是,演自己没有演过的,“我演过影视剧版的《武则天》,但没有尝试过舞台剧,而且我也没有看到中国有谁演过舞台剧《武则天》”。刘晓庆坦言,相比电影电视剧来说,话剧对她的挑战更大,“一演话剧,手脚都没有地方放”。

  在舞台剧《武则天》导演娄乃鸣看来,刘晓庆对艺术效果有一种非常蛮横的追求,“这个戏很多地方,晓庆提供了很好的点子。在我们‘忍气吞声’之后才发现的,一开始被她的蛮横都气着了,后来发现她蛮横之后的金子”。

  娄乃鸣觉得刘晓庆身上还具备“普通百姓的市井”,“她每一分钟都跳到观众的位置,衡量这出戏,我们作为导演的还有点范、有点想法和个性,但是刘晓庆在艺术创作中,会有普通百姓的视角”。和刘晓庆合作过程中,让娄乃鸣感觉到了刘晓庆有一种令人心碎的坦诚,坦诚到了“我很心疼她,这一点将来在我们的戏里大家会发现的”。

  □自我评价

  中国最好的女演员,是我

  在活动之后的采访中,刘晓庆换了一身中性着装。一上来,记者就试图给刘晓庆出难题,“多年前,您在接受一个媒体采访时,对方问您‘谁是中国第一女演员’时,您答道‘是我’,那现在呢?”刘晓庆依然自信地表示,“如果有人现在问我,‘谁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我还是会停顿两秒:1、2,是我”。

  至于“如何成为最好的演员”,刘晓庆说,“这可能我要开一个专门的表演课来讲”。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如今的刘晓庆变得更加开朗豁达,如果有机会演“犯人和工农兵,我一定会比任何人都诠释得更好”。她也希望以后能有演绎这些角色的机会,在她看来,“作为一个演员,我不拒绝任何角色,正面的、反面的都可以”。

  京华时报记者易小燕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