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钢客战最后时刻惜败 球员赛后一言不发
2015年12月05日 15:59  来源:中新网-北京青年报  宋体

  就是以往在输球后,也很少看到北京首钢队的更衣室里像昨日那般沉静。老马坐在靠近门口的椅子上,眼睛望着前方,嘴唇紧紧地闭着,在比赛的最后几十秒时,他的一次突破上篮并未命中。莫里斯在老马的对面位置,他也不发一言,这个晚上他拿下了这个赛季最高的43分,尤其是第四节他的跳投几乎每次都能命中,但他还是没有拯救球队;靠近窗户的位置,是一大排座位,每个球员都迅速地换好衣服,等待大巴的到来。

  这是一个令人倍感可惜的比赛,当前三节后北京队还落后将近十分球,但在最后一节他们拼命地咬住对手,一分一分地往回扳,直到距离比赛还剩下1分多钟时,他们将比分反超,但后边的故事并不美妙,莫里斯的中投没中,老马的上篮被对方干扰,偏出篮筐,张庆鹏的最后三分也没有投进,这中间是新疆队一次又一次地抢下篮板,然后被犯规,走上罚球线,逐渐拉开比分,直到最后,比分定格为91比97,北京队在乌鲁木齐的红山体育馆,本赛季第二次输给了新疆队。

  终场哨声响起后,北京队队员迅速地返回更衣室,在看台上有大量的新疆球迷发出挑衅、叫嚣的呐喊。而此时,李根这个此前在北京队打了三个赛季的新疆队球员,高举着手臂,作出了胜利的手势,这个晚上他拿下了新疆队最高的27分。

  回到更衣室后,北京队的大门紧闭,主教练闵鹿蕾在里边对着大家总结比赛的时间比以往都要长很多。新疆主场的工作人员几次想要进去,催促闵鹿蕾去参加赛后发布会,但在门口被告知,再等一等。这个时候在门外的还有北京队跟队的两三个记者,他们不知道里边发生的情况,有的趴到门边试图听一听。

  十多分钟后,北京队更衣室大门打开,记者们马上进入。在输球的夜晚,队员们心情自然不好,但这个夜晚,却是极度糟糕。北京台记者周海川拿着话筒,想要去找莫里斯聊一下,毕竟他打出了这个赛季最高的分数,也是到目前为止最好的一场比赛,但他摇了摇头,一句不说。这真的是非常反常的一个场景,在以往就是输球,莫里斯也很少拒绝过采访,可这次例外。“只问一个问题可以吗”,记者问莫里斯,他再次摇头,随后,就插着耳机,两眼看着远处。

  莫里斯的旁边是孙悦,记者们看到莫里斯不说话后,想过来采访队长。“输球了,很郁闷了,有什么可说的。”孙悦小声说,但毕竟是队长,他需要有个对外的表态,孙悦说:“其实这场球输得非常可惜,这比输给对方十几分的那种比赛更为可惜,因为我们有机会拿下比赛的,但就是一两个机会没有把握住。如何处理细节就是强队与弱队的差别。”

  孙悦说完后,记者们转过身看到对面坐着的其他球员,但此时更衣室里静得真是没有一点声音。无奈之下,只能去问问张庆鹏,这个此前上场时间不太多的球员,在这场比赛的最后一节中打了很长时间。“能说说这场比赛吗?”有记者问他。“没有什么可说的。”张庆鹏低头回答,“这场球咱们输得有些难受。”记者再次希望能打开张庆鹏的话匣子,“没有任何可说的。”

  没有任何球员愿意在这个夜晚多说一句话,他们只希望能早点返回酒店,而这个时候,主教练闵鹿蕾从发布会返回更衣室,他再次关上了大门,再次对大家鼓劲儿,让队员们不要泄气。

  闵鹿蕾后来对记者们说:“平心而论,这场球我们打得不错,应该鼓励、表扬,因为我们在出现困难时、落后时,始终都在咬,最后时刻追上对手。但现在这个时候,北京队处于困难阶段,我们就像是鸡蛋壳,不能孵着,不能弄稻草垫着,不能让太阳、灯光照着,我们就得自己破壳而出。我们好归好,该总结总结,这球其实我们把握好了能拿下来,但这不能仅集中这场我们打得不错,我觉得鼓励大家非常努力,但是我们不能输掉这口气,后边的比赛还很多。”本报乌鲁木齐专电 记者 宋翔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