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亿元买下《侧卧的裸女》 刘益谦:确实蛮贵(图)
2015年12月06日 10:37  来源:中新网-金羊网  宋体

  “刘益谦来了!”人群中传出了一声叫唤,随着刘益谦向会场的行进,毫无秩序的人群目光开始逐渐一致。现在的刘益谦出行似乎更像明星,不管走路、坐下还是跟别人聊天,总能引来摄影机的关注。“我今天就是为推动艺术来的。”在融熙文化举办的“2015全球艺术品高峰论坛”上,他被安排作为第一位演讲嘉宾。“说是演讲,其实就是瞎扯,瞎扯的主题就是:我为什么收藏?”相比去年第一次来广州参加艺术活动时所穿的西装衬衣,这一次休闲的卫衣显得随意很多,他上台演讲甚至一开始就自我调侃。但不管怎么变,他还是他,“我认为收藏的前提是要有钱,没有钱谈不上收藏”。

  曾经做过出租车司机

  去年来广州成为城中焦点,是因为他花2.8亿港元购买了明成化鸡缸杯,而这一次来广州,同样是带着“举世瞩目”的光环南下,因为使龙美术馆进入“新纪元”的作品——近11亿元人民币成交的莫迪利阿尼《侧卧的裸女》已被其收归囊中。有人戏称,他说的新纪元,其实就是在亿元藏品后面再加一个零。

  作为一位中学辍学,做过皮包生意,出租车司机出身的“傲慢任性”的亿万富翁,刘益谦的名字这两年逐渐家喻户晓,在线拍卖公司Paddle8的拍卖管理总监托马斯·加尔布雷思(Thomas Galbraith)曾对媒体说:“这次购买是在宣告他的到来。艺术界之前不知道他名字的人现在都知道了。”

  也许因为这样,当天论坛中,刘益谦被安排作为第一位演讲嘉宾。但演讲中,他也承认11亿元人民币购买一幅画“的确是蛮贵的”。他回忆二十多年前自己的“处女收藏”只不过是从十几万开始,“我花了100元买了一本拍卖图录,翻开只认识两个名字,一个是郭沫若,另外一个是李可染,我花了七万元买了一张郭沫若写的《毛泽东诗词》,花了11万买了一张李可染的作品。”

  从11万到11亿元,刘益谦也感叹跨度之大,“我认为有的时候能买艺术品的人都不缺钱,就看关键时间敢不敢伸手。”在莫迪利阿尼作品拍卖当天,跟刘益谦竞争的,有五六个外国人,他随后窃喜,这才是让他充满激情的原因之一,“如果跟我争的都是中国人,我觉得没意思,谁买都一样。但是现在不同,外国人要看他们顶尖的艺术品,就让他们坐飞机来中国看吧。”

  接着,他强调:“因为,我买的这张裸女画可以和任何一张世界顶级博物馆收藏的裸女画所媲美的。”

  “我得去莫迪利阿尼墓地看一看”

  刘益谦是个很感性的人,不管在何种场合,他似乎都不会忘掉与太太王薇秀恩爱,多次在公开场合直言自己不过是“馆长助理”。以致当天主持人介绍他的时候,还提及去年交接鸡缸杯时,他不禁即兴唱起《小薇》这首歌,“我感觉到爱情的力量特别大”。

  而事实上,他不但多次提及鸡缸杯背后的爱情故事十分感人,就连这次购买《侧卧的裸女》作品时,他也曾在朋友圈称“(莫迪利阿尼)他的作品让我唏嘘不已。”而真正让他唏嘘的,正是莫迪利阿尼与其妻子的动人故事。

  “因为莫迪利阿尼的去世,珍妮(其妻子)怀着七个月大的肚子在自家阳台纵身跳下。二三十年后,他们最终合葬在一起。我明年可能会去法国,我得去那个墓地看一看。”他称,莫迪利阿尼是他最喜欢的现代派大师。

  “向你转让国宝的基本上不靠谱”

  近年中国人在国外购买艺术品的现象层出不穷,例如2013年万达花1.72亿元人民币买下毕加索的《两个小孩》,1.26亿元购买莫奈的《睡莲》,而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则用3.77亿元人民币把《雏菊与罂粟花》收入囊中。再到刘益谦的这一次豪掷超过十亿元的举动,无不让业界把他们的行为与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疯狂购买西方艺术品的现象联想在一起。更为关键的是,当时日本因疯狂炒作,最终导致泡沫破裂,让不少从事艺术品买卖的企业家资金完全被套牢。

  刘益谦则认为,不少人根本不了解日本那一段历史,完全在道听途说,“日本有一些资本去追逐西方艺术品,同时也疯狂地炒作他们国内艺术家的作品。正因为当年的疯狂炒作,把日本很多艺术家炒得死掉了,他们把本土急功近利的艺术一下子毁掉了”。

  与国外私洽成为艺术品交易的一种重要手段不同,私洽在中国似乎一直都未成气候,而作为北京匡时、上海道明两家拍卖公司的股东之一,刘益谦则一再强调“我的收藏百分之九十九都在公开市场购买的。”他认为自己跟“买到赝品”有一定距离。他多次苦口婆心、毫不犹豫地说:“我在这里再次奉劝如果谁向你推销或者转让国宝或者什么好的东西,基本上是不靠谱的。我认为会买到赝品,百分之九十九是因为贪便宜。”

  但他的这个观念,也难免引来业界其他人的质疑,“我觉得他更多的像购买者,而非收藏家。”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内资深人士说,“历史上的大收藏家个个都是文人学者,即使显贵也是对藏品有鉴赏研究,例如唐太宗、乾隆,上世纪的张伯驹、王季迁等,无一不是对文化的痴迷惜藏。如果只是凭金钱豪掷炫富,对所藏艺术品缺乏应有的研究鉴赏,艺术品也仅是与商品一样,缺乏对文化本身应有的尊重。”

  毋庸置疑,刘益谦也是在收藏圈里跟“土豪”挂钩最多的人,但他从不介怀,他曾对媒体说:“我是一个土豪。最起码,土豪把作品带回中国了,不需要去国外看了。”

  刘益谦这些年 买下的亿元藏品

  ●2015年11月,刘益谦通过电话委托在佳士得(纽约)以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84亿元拍得《侧卧的裸女》。创造了莫迪利阿尼作品拍卖新纪录,并使得该作品荣登世界最贵艺术品的第二把交椅。

  ●2015年4月7日,在香港苏富比2015年春拍“凝青絮金——日本珍藏官窑八方瓶”专场,刘益谦通过电话委托,以1.1388亿港元竞得南宋时期官窑青釉八方旋纹盘口瓶。

  ●2014年秋拍,刘益谦在香港佳士得豪掷3.48亿元人民币,竞得“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

  ●2014年4月8日,刘益谦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以2.8124亿港元拿下玫茵堂珍藏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2010年北京嘉德秋拍,刘益谦以3.08亿元买下东晋王羲之的《平安帖》。它刷新了中国书法拍卖中单字价格最高的纪录,平均每个字值750万元。

  ●2009年11月22日北京保利中国绘画夜场,明代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拍出1.6912亿元天价,举牌者亦是刘益谦。

  ●2009年10月中贸圣佳秋拍,清代乾隆时期画家徐扬的《平定西域献俘礼图》手卷以7800万元起拍,经过激烈竞逐之后,以1.2亿元落槌,加佣金1.34亿元成交,刷新当年中国书画拍卖世界纪录。(记者 梁志钦 实习生 梁婉莹)

编辑:凌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