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昂诗歌奖得主被指抄袭 涉嫌被抄袭者:我不追究
2016年04月17日 09:47  来源:中新网-成都商报  宋体

  昨日一大早,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梁平的电话就被打爆了。电话里,朋友急切地告诉他:由他担任评委的陈子昂诗歌奖被曝抄袭!唐诗的诗歌《在暮色中赶路》刚获得十万奖金,但被指抄袭署名金铃子的诗歌《暮色多么沉寂》。

  梁平紧急核对才发现:获陈子昂诗歌奖的《在暮色中赶路》主办方是“遂宁日报主办的陈子昂诗歌奖”,和梁平担任评委的“诗刊评选的陈子昂诗歌奖”是两回事。“就网上比对的这两首诗,基因吻合,血缘一致,甚至行走的姿势也惊人的相似,这两首诗一定只有一个姓氏。”

  涉嫌抄袭者唐诗:

  没有抄袭,竟然有人这么说我

  唐诗,本名唐德荣,博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诗歌导读》主编、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荣誉主席等。先后出版诗文集《走向那棵树》等十余部作品。

  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唐诗表示:“他们打电话告诉我了。我难过,因为我在诗歌圈20年了,竟然有人这么说我。”

  唐诗直接否认了抄袭一说。他称:“我是2000年的时候写的这首诗,朋友都看过,但我没拿出去发表。这次,陈子昂诗歌奖要求的作品是没发表过的,我就把这首诗拿出来投稿。我也不能说别人抄袭我的,因为别人的作品是发表过的,我没发表过。我之前没读过她(金铃子)的作品,但我和她是非常好的朋友。”

  为何《在暮色中赶路》和金铃子的《暮色多么沉寂》有很多句子都一模一样?唐诗说:“我也解释不清楚。当时我写出来也没有在意。”他又说:“现代派的诗风,在圈子里,同一种情景,完全可能想的是一样,你问我怎么解释,我也不知道啊,刚才金铃子给我通电话,我们也在说,怎么会产生这种情况。”

  是否会走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唐诗说:“没有必要,这是诗歌,弄成这样就完全没有必要了。有一点我肯定,我们不可能互相抄袭!”

  涉嫌被抄袭者金铃子:

  我不追究,已从心底同情他

  随后成都商报记者又联系到涉嫌被抄袭者金铃子,唐诗的诗歌《在暮色中赶路》被指抄袭她的诗歌《暮色多么沉寂》。金铃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昨晚,我就看到了,朋友告诉我的。”会追究相关责任吗?金铃子说:“追究?不,我已经从心底同情他了,难过。”金铃子说,她的诗作《暮色多么沉寂》创作于2010年12月,2011年3月发表在《诗歌月刊》。

  诗歌奖发起人唐毅:

  我们将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遂宁日报·华语诗刊第二届陈子昂诗歌奖”发起人唐毅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说,“我们将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我们无法认定唐诗抄袭。我们会根据评奖办法来处理此事,如果有弄虚作假、拉票、涉嫌抄袭等行为,我们会按照相关程序,追回奖金,取消其得奖资格。”

  唐毅介绍,唐诗是2015年给他们投稿的,作品发表在去年的《遂宁日报·华语诗刊》上。至于怎么评出一年一度的优胜者?唐毅介绍:我们一年4个季度有4个提名奖,最后,这4个提名奖再经过七位评委的三轮实名投票,才能决出最终的获奖者,唐诗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胜出的。

  传唐诗和唐毅交易奖项 两人均否认

  成都商报记者在查阅新闻中看到,唐诗担任过中国当代诗歌奖(2013-2014)的评委,这一届的创作奖,颁奖给了马启代、龚学敏、唐毅。而这里面的唐毅就是“遂宁日报·华语诗刊第二届陈子昂诗歌奖”发起人唐毅。有诗人质疑,唐毅曾在唐诗那边得奖,那么,今年就轮到唐诗在唐毅这边得奖。这中间难道有什么猫腻?

  唐诗为何想到参加陈子昂诗歌奖的评选?唐诗回答:“认识那边的人,对方喊我投稿。”“是唐毅”?“是的。”“你曾经是中国当代诗歌奖的评委,也给唐毅颁奖?”“这是我们搞的业余的公开的活动,通过网络投的票,我们那个是一分钱都没有的,只奖励获奖者字画。”记者问及:“唐毅和你关系好,有说你们交易奖项?”唐诗否认:“没有,完全没有这种情况,当时评选中国当代诗歌,我和唐毅还不认识,这次陈子昂诗歌奖也不可能,我到了遂宁,也没有时间跟他交流的。我和他就是纯粹文学爱好的关系。我们那一届的投票绝对是公平公正的。现在投票还封存在那里,我的那一张票投给谁了,可以查证。关于和唐毅互相评选的说法完全是不实的!”

  而唐毅就此则回答:“凡是在《华语诗刊》发表的作品,一是自然来稿,一是约稿。唐诗这次是属于约稿,但主办方从未约他来参加诗歌奖。凡在《华语诗刊》发表的作品均具参评资格。”(记者 陈谋)

  唐诗的《在暮色中赶路》

  (摘录)

  暮色多么沉寂

  在这深山,听不到

  一只鸟鸣,一声狗吠

  漫天的雪花

  不慌不忙地飞舞

  像一些寒冷的故事

  轻轻地,簌簌地。

  金铃子的《暮色多么沉寂》

  (摘录)

  漫天的雪花,

  不慌不忙地飞舞着

  轻轻地,簌簌地

  它把我引入了迷途

  我走了一段路又一段路

  就这样,一天天

  仿佛去向无人凭吊的荒场

  又仿佛去向天空,群山

  秘密内心中的

  被人冷淡的忠诚。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