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保亭—正文 分享
保亭农家书屋图书定期流转 村民一卡在手即可畅读
2017年09月12日 09:14  来源:海南日报 

  海南日报保城9月11日电 (记者 尤梦瑜 实习生 吴可丽)“想看看县图书馆里的这本《南京大屠杀全纪实》,打个电话给村里农家书屋说一声,图书流动车就给我送书下来。”这两天,一直想读本历史书的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新政镇毛文村村民黄克云,忙完家里的活后就打算在农家书屋找书看了。

  在刚刚过去的暑假里,村里的农家书屋同样成了保亭什玲镇水尾村孩子们爱光顾的好去处,这里不仅有可以上网的电脑,还有不少定期更新的少儿读物。

  线上检索、通借通还、图书流转,农家书屋如此便利的阅读服务得益于保亭对试点农家书屋以总分馆制服务模式进行管理。今年4月起,村民只要在总馆、分馆或试点基层服务点办理读者卡就能借阅县图书馆图书管理系统内的所有图书。

  保亭图书馆的总分馆服务模式以县馆为总馆,8个乡镇综合文化站为分馆,同时向60个村级基层服务点延伸,还建立了县看守所等4个图书流动站。目前,什玲镇水尾基层服务点等8个农家书屋作为第一批通借通还村级基层服务点建设试点被纳入服务体系。根据规划,保亭预计在2020年底将完成总分馆服务体系三级通借通还全覆盖。

  这一服务模式让村民所享受到的图书资源,从原来一间农家书屋平均3000册的藏书扩展到1个总馆、8个分馆和目前8个基层服务点的图书总和,三级机构的无缝对接让图书资源一下子“多”了起来、“活”了起来。

  “查找、续借通过微信平台就能完成,方便得很!”黄克云说。

  若书籍不在本村农家书屋,村民们可反馈给农家书屋管理员或总馆,总馆会在流动图书车下乡时将书籍送到家门口;归还时,村民只需将书就近还至农家书屋即可。

  “总分馆制模式的施行意味着县域图书要统一采购、统一编目、统一配送、统一管理。”保亭图书馆馆长梁惜文从水尾村农家书屋的书架上取下一本书向记者展示,农家书屋的书籍编目以前全靠书屋管理员手写,实现总分馆制管理后,所有书籍都由县图书馆统一编目加工,录入图书管理系统,每本书都有了唯一“身份”,图书流转也因此变得更加方便、准确。

  “从总馆到基层服务点,都会定期对馆藏的部分图书进行流转置换,这样村民就能不断地读到新书。与此同时,总馆还会定期派出流动图书车到各村镇市场、社区等地提供借阅服务。”保亭文体局局长吴凌云说。

  新模式不仅方便群众,也节省了购书经费。吴凌云为记者算了笔账:在总分馆制试行前,一个村的农家书屋每年的购书经费来源于国家补贴的2000元,再加上县财政进行的少量补贴。以2016年为例,这笔经费只够支持一间农家书屋采购新书80余册,但现在,在经费不变的情况下,“通借通还”和“图书流转”让一间书屋能够享受到的新书资源超过8000册。今年5月初,财政部调研组在我省进行相关调研时,保亭将农家书屋纳入总分馆服务模式的做法得到了调研组的肯定。

  “办张读者卡多方便咯,想看什么看什么。”由于新模式从4月初才启动,很多村民尚不熟悉,水尾村文化协管员卓立姚耐心地向来书屋看书的村民介绍这一模式的便捷。不仅如此,新模式也给他们带来了新的工作内容。“以前我们只要‘看’好书屋就行,现在要学会操作新系统,给村民们提供更多阅读服务。”

  在水尾村农家书屋,记者遇到了来看书的村民卓汉云,他说,日子好了,村民们现在不仅是看农业方面的书,还喜欢看些养生、励志等方面的书。今年以来,村里农家书屋书籍的更新速度变快了不少,他有空时就会来这里借几本。

  “农家书屋很容易给人留下一个刻板印象,就是一次投入之后书就‘死’在了那里,书架上难有新书,村民们也不常来。总分馆服务模式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省文体厅报刊印刷发行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大研讨大行动活动中,省文体厅围绕农家书屋如何做“活”也在进行专题调研,除了对保亭总分馆制经验加以总结推广外,还响应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让农家书屋“下蛋”的号召,制定相关方案让农家书屋里的书尽可能地“走出去”,流动到村民身边,让文化惠民更好地落到实处。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