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手攀岩》“用生命拍摄”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2)
2019年03月11日 10:4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宋体

  大学毕业后的金国威显然无法适应钢筋水泥的城市,一番挣扎之后,他决定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开着一辆二手车开始了他浪迹天涯的生活。传统的父母难以理解孩子为何会放弃舒适的日子,而选择这种艰苦又貌似没有什么前景的生活,所以,有两年的时间,金国威几乎没怎么和父母联系。而越投入到极限运动中,金国威也愈发清楚,自己的离家并非是一场短暂的青春期叛逆,而是他要全力以赴一生追求的事业。

  金国威18岁才接触攀岩,之前并没有上过正规的培训课程,大学毕业后,他和朋友们在世界各地旅行、攀岩、滑雪……金国威曾跟登山家瑞克·瑞基威、康纳德·安柯以及另外一名登山摄影家盖仑·洛威尔四人一起从拉萨出发,来到羌塘保护区,无补给徒步穿越30天;也曾跟随拍摄极限滑雪板运动爱好者斯蒂芬·科赫从珠穆朗玛峰正北面滑雪下山;他还和朋友去攀登世界上最难登顶的山峰之一梅鲁峰。

  眼见儿子不会回心转意,母亲对金国威最大的要求就是:“别死在我前面。”答应了母亲的金国威也牢记这句诺言,他说自己每次在户外探险的关键时刻真的会问自己:“我能信守诺言吗?”

  多年来,金国威在生死边缘走过多次,仅遇到的雪崩就有好几回,其中2011年冬天,在怀俄明州的杰克森,他曾被困在200英尺的雪崩中。“我真的非常幸运能够存活。实际上,我当时根本没可能生还的。也不知怎么就逃出来了。”金国威坦承当自己在与死神打了照面之后,曾经消沉了一段时间,考虑自己所做的一切值不值得,而考虑的结果是,如果他没有做这些想做的事,那么他会认为自己是一具行尸走肉,活着没有意义,“难以征服的山峰让我能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这样,我可以感受到拥有生命的全部意义。”

  拍摄《攀登梅鲁峰》时

  结下情缘

  梅鲁峰在印度佛经里也被译作须弥山,海拔21850英尺,顶端1500英尺几乎完全是花岗岩的垂直悬崖峭壁,自1980年代以来,众多登山者都试图爬上这座山峰,但都以失败告终。这座山峰的中间一座山头因形状像是直立的鲨鱼鳍,多年来被国际登山者们视为终极挑战。纪录片《攀登梅鲁峰》由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和金国威联合执导,记录了金国威、雷纳·奥斯托克和康拉德·安克攀登梅鲁峰的故事。

  一直牢记母亲那句话的金国威,在母亲去世后才开始攀登梅鲁峰。2008年,金国威和多年的登山搭档雷纳·奥斯托克和康拉德·安克第一次挑战梅鲁峰。他们每人身背200多磅的行李,在近乎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到达了离顶峰仅有100米的距离。但他们在最后一刻理智地选择撤退,金国威说当时他们的攀登已经进行到第17天,但是身上只带了7天的干粮,所以大家身体十分虚弱,燃料也没了,“要下山至少也得整整两天时间,很多人是在下降过程中丧命的,因为下降十分危险。而且当时天气很冷,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身体就没法产生热量,如果没法把热量输送到四肢,手指或脚趾就会冻掉。现在想一想,当时的决定是对的,理性撤退战胜了感性攀登。”下山后,由于身体虚弱,金国威坐了两周的轮椅。

  雷纳·奥斯托克后来在一次事故中颅骨破裂,脊椎断裂,几乎成为植物人。但他靠着顽强的意志,奇迹般地康复。原本这辈子都不想再踏足梅鲁峰的三人却始终对此事念念不忘,终于在2011年9月,三个人第二次攀登梅鲁峰,经过十多天的攀登,终于成为世界首次成功登顶梅鲁峰的登山者。三个人在山巅上喜极而泣。这一过程被制作成90分钟的纪录片《攀登梅鲁峰》。影片于2015年初上映,获得了第31届圣丹斯电影节观众选择奖。

  《攀登梅鲁峰》让金国威的多个职业后又增加了电影人一项,而更重要的是,他以此片为缘还收获了爱情,娶了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为妻。

  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的父亲是匈牙利移民,母亲是中国香港移民。两人夫唱妇随,伉俪情深,金国威说妻子深深地了解,对他而言“工作就是生命,生命就是工作”。妻子尊重并喜欢他的工作,借助影像,金国威让自己的爱好得以更广泛延伸:“电影可以代替一切语言,我不用再去成百上千次地回答:‘为什么登山’这个古老的问题,况且它根本回答不了,去看电影,你会得到答案,即使理智可能告诉你,登山本没有意义。”

  恐惧是个好东西

  金国威喜欢电影、音乐、艺术,对于自己的人生本来并无规划,只因喜爱攀登,成为了攀岩者、登山者和滑雪者。他成为著名极限摄影师,也是一次巧合。

  1998年,金国威借摄影师朋友的相机,在攀登时拍了一张照片,他拍摄的照片竟然被对方选中,并出了500美元买走,这对那时的金国威来说是笔巨款,他想:“一张照片500美元?那我以后一个月只要拍一张照片就可以养活自己了”。他用这笔钱买了第一台属于自己的相机,此后他便开始了极限户外摄影师的职业生涯,最终成为《国家地理杂志》签约摄影师,《徒手攀岩》就是由《国家地理杂志》资助拍摄的电影。

  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在代表整个团队发表获奖感言时说:“谢谢你,亚历克斯!是你给了我们勇气,教会我们如何相信那些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并激励着我们!这部影片献给那些相信不可能的人!”

  人们喜欢赞扬勇气 ,但在金国威看来,恐惧同样可贵 ,因为它是一种能够激发人的自我防卫意识的重要机制,“恐惧实际上是个好东西,除非是不理智的恐惧,或是对行动造成障碍的恐惧。”他平日也鼓励女儿去探险,“我希望她有机会探索这个世界,找到他们热爱的东西。当然,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承担风险,当然我肯定会教孩子们要更聪明和谨慎地探险。”

  金国威说人生是在做减法的过程,人的一生时间有限,对于他来说,充满热情地、有目的性地度过此生,去做一些让他觉得自己没白活的事情,并把这些感受与别人分享,是十分重要的。“我热爱我的工作,所以我希望永远做下去,我希望总是能够具有创造力和活力。”

  另一方面,正如同亚历克斯曾经是个学霸一样,金国威认为自己的成功与受过良好的教育有关,学识和哲学思索让他能保持一个正确的观念,不会沦为一名“莽夫”:“正是因为受过良好的教育我才知道如何写作,如何思考,如何研究所有的这些才能,让我成为一名合格的探险家和摄影师。”

  文/德善

[上一页] [1] [2]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