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海洋动物、污染岸边土壤 海岸带垃圾问题堪忧
2019年03月21日 09:12  来源:南国都市报  宋体
2月26日,临高角附近海滩出现大量垃圾。
2月26日,临高角附近海滩出现大量垃圾。

  三沙渔民陈山,曾经救助过一只被塑料垃圾缠住的海龟。它的前鳍被划伤,伤口需要护理相当长一段时间才能痊愈。这是肉眼能够观察到的伤害,至于它的胃里,是否有垃圾,陈山并不能看到。

  存在于海岸带的垃圾,对于海洋生物的危害,不止局限在外伤。当它们进入大海,有可能成为围困海洋生物的陷阱,也有可能充当着谋杀海洋生物的凶手。当它们停留在海里,却无法被海洋自然降解,只能在日复一日的海水冲刷下,发生物理分解。

  在由海水、沙滩,以及沿岸植被组成的海岸带上,垃圾的身影已经不再新鲜。除了肉眼可见的自然景观被破坏,它们还将对生态环境,甚至人类自身带来深远的影响。

  它们

  谋杀海洋动物

  当海岸带垃圾随着潮水进入大海后,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是海洋里的动物。5年来,陈山所救助的受伤海龟中,一半左右是渔网或塑料制品所致。

  “常见的是渔网割伤,废弃的渔网会缠住海龟,割伤它们的鳍。”作为三沙市七连屿海龟保护站的一员,陈山无数次从渔民手中接过被渔网缠住的海龟。“还有一些海龟是被塑料制品划伤或者套住。”陈山说。

  2017年的一天,陈山又从渔民手中接过一只受伤海龟,它被废弃渔网和塑料垃圾缠住,四肢上满是伤口。送到海龟保护站时,已是奄奄一息,陈山和保护站成员拿着剪刀,小心翼翼地把缠绕在海龟身上的废弃物剪开,为伤口消毒,涂上药品。可是几天后,海龟仍然伤重不治。“很遗憾”,两年后,再次提起这只海龟,陈山的心情依然难以平复。

  以人类生产生活为源头的海岸带垃圾,也包括了海上的各种作业活动。“丢弃在海上的废弃渔网和塑料瓶等垃圾,都有可能被海洋动物误食,甚至误伤它们。”每次参与面向青少年群体的海洋科普活动时,蓝丝带海洋保护协会的秘书长蒲冰梅都会和孩子们强调:“不要在海岸带随意丢弃垃圾。”

  只因垃圾带来的伤害十分巨大。“水中的塑料、渔网等物品与水母十分相似,容易被海龟误食。”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海洋生态研究所副所长梁计林介绍,塑料袋无法消化,只能堆积在胃里,最终导致海龟死亡。

  “这种现象不止发生在海龟身上,在一些鱼类的消化系统,也发现过人造垃圾。”梁计林说道。

  它们

  污染岸边土壤

  文昌冯家湾的沙滩和周边植被丛中,散落着各式垃圾。有烟头、包装袋等塑料制品、金属罐、玻璃瓶等,有些已经被半埋在土壤之中。

  “海岸带垃圾种类繁多,除了船板、家具等木制品能够被自然降解之外,更多的是塑料制品,例如塑料袋、塑料瓶以及泡沫制品等,这些都无法被自然降解。”当它们被沙滩所掩埋,其中的化学物质会渗入土壤,蒲冰梅介绍,海岸带垃圾对于生态的破坏是全方面的。

  海南省生态环境厅相关负责人介绍,塑料废弃物及化工废弃物,会在土壤中发生分解,造成土壤污染,影响植物、土壤动物(如蚯蚓)和微生物(如根瘤菌)的生长和繁衍,危及正常的土壤生态过程和生态服务功能。土壤中的污染物可能发生转化和迁移,继而进入地表水、地下水和大气环境,并有可能会对饮用水源造成污染。被污染的土地,会影响农产品的产量和品质。长期食用受污染的农产品危害人体健康。

  还有一些看不见的污染,也在悄悄侵蚀着土壤。

  长达8公里的文昌市冯家湾海岸带,裸露着纵横交错的蓝色排水管,排出的污水汇成小溪,把沙滩割裂成一道“峡谷”。长年以来,数百家海水养殖场源源不断向海中排放含有氮磷的废水,即使经过一轮又一轮整治,依然存在着偷排废水的现象。

  氮磷超标的海水早已富营养化,吸引着近海鱼虾。氮磷等元素渗入土壤,长长的沙滩被分成了黑白两种颜色,不少区域早已滩涂化。这样的海水,又被养殖场抽回。生态破坏的恶果,最终回馈给了人类。

  它们

  终将危害人类

  人类活动造成海岸带污染,不仅伤害着海洋生物以及沿岸植物,最终将伤害人类自己。

  我们在生活中随手丢弃的垃圾,辗转来到漫长的海岸带,当它们在海水的冲刷下发生物理分解,将会以另一种形态,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中。

  “除了木制品等能够被自然降解之外,海岸带上的塑料垃圾无法被自然降解。它们只能大块变小块,小块变得更小,最终变成直径小于5毫米甚至更小的塑料颗粒。”这被称为“微塑料”,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科学院海洋生态研究所副所长梁计林介绍,“已经发现人体内检出微塑料的案例。”源自于石油工业的塑料垃圾,原本在自然界中并不存在,因此,梁计林表示,自然界中的生物,同样不具备降解微塑料的能力。

  梁计林介绍,体积如此微小的微塑料,依然无法被自然降解,却有可能被海洋生物所误食。以贝类等海洋滤食性动物为例,它们以吸入周边海水为食,当海水中存在一定数量的微塑料,滤食性动物在吸入海水和食物的同时,无意间也吸入了微塑料。

  “但是生物并不能吸收微塑料,最终只会积存在体内。”体内存在微塑料的海洋生物,一旦被人类所食用,微塑料将进入人类体内,梁计林表示,这被称之为“生态富集效应”,“微塑料非常微小,进入人体后,有可能进入血液,或是被器官所吸附,给人体带来伤害。”

  站在生物链的顶端,人类将直接面临微塑料的侵害。微塑料只是海岸带垃圾的一种体现,始作俑者,恰恰正是人类自己。面对海岸带垃圾造成的污染,我们还有办法吗?我们是否有可能,制止这一切?

2月26日,临高文澜河入海口附近出现大量垃圾。

  出现在海岸带的垃圾,来源分为海源与陆源。然而无论通过何种方式,它们最终来到了漫长的海岸带,它们的下一站,该去向哪里?

  垃圾处理厂是垃圾的归宿,但是从海岸带到垃圾处理厂的“最后一公里”,却迟迟难以彻底打通。以属地化作为主要方式的海岸带环境管理,受制于人力、物力以及执行措施的缺失,正在面临着考验。

  海岸带的环境已经迫在眉睫,对于我省众多的沿海市县而言,“像绣花一样精细管理城市”的做法,是否能够将海岸带纳入其中?遍布城市的网格化管理,又是否能够作用于海岸带?当海岸带生态遭遇严峻挑战,一个问号开始萌生:我们该如何“照顾”属于我们的海岸带。

  借鉴城乡垃圾一体化 打通“最后一公里”

  “人手不足”,成了许多沿海市县面对海岸带垃圾的棘手难题。

  “海岸带环境卫生管理大多交由乡镇等行政机关,实行属地化管理。但是乡镇环卫工人配置不足,偏远的海岸带已经无暇顾及。”一位海洋与渔业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3年前,蓝丝带海洋保护协会在三亚市梅联村发起了一个项目,参与城乡垃圾一体化清运。3年后,蓝丝带海洋保护协会秘书长蒲冰梅再次来到梅联村,村里的环境卫生变化很大,在村民和环卫工人的配合下,村里的垃圾每天都能够得到及时清运。

  “但是来到海岸带上,几乎完全没有变化,依然存在着大量垃圾。”蒲冰梅表示,受益于城乡环卫系统,村里的垃圾能够得到清运,可是海岸带上的垃圾,却长期存在。

  “像城乡垃圾清运一样,同样需要打通‘最后一公里’。”蒲冰梅认为,海岸带垃圾处理,也分为清理和转运两部分,当环卫工人数量有限时,周边居民也应当参与进来。

  海坡村区域的三亚湾海岸带,始终保持着不错的卫生环境。海坡村老支部书记欧逢源介绍,村里早已成立村民环卫队,定期清理海岸带,“每个月都会组织村民来到海岸带清理垃圾,一袋一袋装好后,交给环卫工人转运。”最初时,村民并不在意,欧逢源只好挨家挨户进行动员。如今,在环卫部门的配合下,海坡村已经形成了一套垃圾清运体系,每月定期清理海岸带垃圾。

  “一些海岸带的周边有村庄或社区,建议环卫部门与村民展开联动,配合村庄和社区进行垃圾清理,并且及时转运。”原国家海洋局研究员、海洋环保专家罗九如表示,海岸带垃圾可以采取这样的联动方式进行处理,然而是否能够顺利开展,还需要加入责任包干制。

  一段海滩就是一条街“网格化”落实到人

  一项责任落实制度,正在三沙市发挥效果。在三沙市七连屿北岛,“岛长”黄宏波每天的首要任务,就是组织岛上的渔民们,绕着0.4平方公里的北岛走一圈,沿途拾捡散落在海岸带上的垃圾。黄宏波介绍,下午,转运船会载着这些打包好的垃圾,驶向垃圾处理厂。

  实际上,黄宏波并不是环卫工人,他也是一位渔民,在“岛长制”下,七连屿管委会聘请他担任北岛的“岛长”,负责这段海岸带的垃圾清洁工作。

  “‘岛长制’的核心,就是将岛屿生态环境的责任落实到人,而责任制,正是解决海岸带垃圾的关键。”罗九如认为,海岸带的环境卫生管理,应该像城市的垃圾清运系统一样,采取“网格化”管理模式,由专人牵头负责,“一段海滩,就是一条街道,把这块区域的环境卫生落实到人,由专人负责组织清理与转运,才有解决问题的希望。”

  在海口市,另一种责任包干制也在运转。2月22日,海口市白沙门公园出现污水滞留海滩的情况,工作人员把情况反映给了美兰区湾长办,相关办负责人随即作出部署,查明污水排放情况,协调各单位解决问题。“湾长制”是国内正在推进建设的海岸带保护措施。2017年,海口市与青岛市等5省市成为全国首批“湾长制”试点省市。

  省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李松海认为,参考城市网格化管理,将海岸带进行网格化划分,设置专人负责其中区域,能够有效提高工作效率,避免出现海岸带垃圾长期无人清理、突击清理的局面。

  环保人士李波表示,“要真正发挥作用,还需要切实做好问责制。”建议拓宽“湾长制”的监督渠道,让每位市民都能参与其中,“发现有垃圾,拍张照片就能反映,能够让相应的管段负责人受到监督,‘湾长制’的推进才有了保障。”

  吸纳社会力量 让志愿者们来到海边

  3月初,李波来到海口市西秀海滩参加活动,一名环卫工人正在沙滩上清理垃圾,沙滩比较干净。“可是再往西走,到了偏僻的海岸带,垃圾的数量就变多了。”李波介绍,那段海岸带的附近没有村庄,更加远离城区,“这是真正‘鞭长莫及’的区域,没有人烟,缺乏监管,却有着大量长期未能清理的垃圾。”

  对此,罗九如认为,针对人迹罕至、较为偏远的海岸带,国际上通常采用两种方式进行处理。“一是常规的政府负责制,由当地环卫部门定期开展垃圾清运。”罗九如认为,这种方式具备较高执行力,但是却受制于单方面的力量,“仅仅依靠当地政府,并不能广泛地开展海岸带环境保护。”

  罗九如建议,出现在城市街头的环保志愿者,也可以出现在偏远海岸带。“由相关部门组织志愿者、环保团队,定期前往偏远海岸带进行垃圾清运,安排专项经费用于吸纳社会力量参与其中。”罗九如表示,与此同时,也应当加强部门与社会力量、部门与部门之间的联动,在海岸带“网格化”的管理制度下,增强各方配合。

  在三亚市,蓝丝带海洋保护协会与相关部门之间的配合已成为常态。前不久,一场关于海洋垃圾处理的会议在三亚召开,志愿者们与相关部门负责人齐聚一堂,共同商讨包括海岸带垃圾处理在内的相关问题,并完善相应体系。

  “海岸带垃圾涉及多个部门,应当联合环保、海洋、农业、住建等多部门,开展部门间的联动,并借鉴国内外海滩清洁度评估标准,建立海滩清洁度评价技术体系。”海南省生态环境厅一位负责人认为,未来需要制定海岸带垃圾污染防治监督管理办法,落实海岸带垃圾管理的部门责任制,并建立相关部门共同参与的协调机制,以有效遏制向海岸带倾倒生活、生产及建筑垃圾等行为。

  记者手记:

  保护海洋,就是保护人类自己。漫漫海岸线上的垃圾,究其源头,来自于人类的日常活动;追踪其路线,它们从居民区走向大海。周而复始,海岸带垃圾威胁着海洋生物的生存,破坏着海岸带生态环境,最终以微塑料的形式危害人类健康。海岸带垃圾,是1944.35千米海岸线的污点,它们被海浪推上陆地的过程,像极了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

  报复的对象,是这座岛屿上生活的每一个人。或多或少,我们都参与了这场对大自然的破坏,手中的垃圾,成了我们伤害大海的工具。

  现在就行动,为时不晚,我们始终在寻找与自然和解的方式,让垃圾出现应该出现的位置,在垃圾处理的每一环,个人和部门都要把好关。我们的双手,不仅能够处理好日常的垃圾,更能打赢这场海岸带的保卫战。(南国都市报记者 贺立樊 张宏波 文/图)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