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儋州—正文 分享
古镇的记忆——记儋州王五古镇
2019年08月06日 17:06  来源:今日儋州报 

  本报记者 梁娥 吴宗绩

  立基于明朝嘉靖年间的王五古镇,明媚阳光中,依然以黑白粉黛的古朴画面诉说着自己的前世今生。

  ❶

  走在古镇的悠长小巷,有风轻轻吹过,一排排青砖黑瓦的房子整齐排列,斑驳的墙面,记录着它一年又一年的烟雨历史。轻轻地推开尘封已久的木门,每一间老屋都是精致的四合院,有4进的,有6进的,有8进的,院落宽绰疏朗,四面房屋各自独立,有游廊连接彼此,起居十分方便,中间是宽敞的院落和天井,封闭式的住宅使四合院具有很强的私密性,关起门来自成天地。站在院内,人去楼空,四周安静得能听到风吹树叶的声音。留在老屋的,是一根根做工极为精细考究的房梁、梁柱和房檐上依稀可辩的、栩栩如生的喜鹊、蜡梅、荷花等雕刻,几度的流年覆盖住了纷繁的凡世,曾经的一切,没有任何踪影。我们也只能从这些空旷的奢华中窥见院子里一家人曾经的和美相亲,其乐融融。

  ❷

  王五古镇的历史已经500余年,古时候,因特殊的地理位置,立基以来就是一个商贸重镇,从明清到民国,白马井、新英、白沙、排浦等地的商人多在此交易,各地出产的优质农副产品也在此售卖,镇上每两天一次的集市商贾云集,繁华热闹。镇上,出现了大米街、海鲜街、杂货街、副食街、木材街、布匹街等各种分类清晰又琳琅满目的商业街,那时在王五,不仅可以买到海南本地的各种商品,还能买到广州、北海等地的外埠货物。王王也因商贸的繁荣声名远扬,清朝的时候,在海南便有了“东嘉积、西王五”的说法,海口、那大、三亚等地的商人都经常到王五做生意。住在镇上的人会将农民挑来的稻谷、烟叶、木材、海鲜、海盐等农副产品收购下来,进行深加工,然后运到雅星、大成、白沙等黎苗地区进行交易,经过这样的过程,积累到了大量的财富。有了财富后,家家户户盖新房、买田地,据镇上的老人说,明清时,王五镇上就有了50多条街巷,几百间气势恢宏的四合院,每一间四合院都做工精美,选材考究,砖是人工一块块敲打出来的青砖,梁柱是从广西北海、海南白沙、昌江等地买回的花梨木、菠萝木、青梅木等名贵木料,建房的工匠也是从外地请来的能工巧匠。在一户姓蔡人家的四合院里,建于清光绪年间的房子依然有大户人家的影子,虽然主人早已迁走,门外大门的顶上,龙头凤尾雕刻还是活灵活现,气势非凡,同样建于清朝的周姓人家的四合院,据说是当时王五镇上最大的四合院,院内,有房50余间,光是进出的大门,就有3个。在古巷徜徉,我们发现,巷子纵横交错,却没有一条十字路口,全是三岔路口,这一特殊的景象,成了王五古往今来的最大特色。

  ❸

  来到王五,不得不去的就是王五老街,老街叫中山街,是清朝末年一位蔡姓商人发起,镇上的居民出钱出力建成的一个骑楼街,据说为了画好老街的施工图纸,当时镇上有文化的乡绅多次去到琼海嘉积,考察、学习,最后才定稿动工建设。老街把市头坊与市尾坊东西两间连接,宛如一条腾空欲飞的地龙。老街长约五百米,宽约二米到八米,全由1米上下的黑石条砌成。200多年的时间过去了,老街的很多骑楼建筑都已经破损,但骑楼的门却留下了两样珍贵的东西,一是建筑师的精雕手艺;一是历代文人留下的书法。王五地灵人杰,历史上多有名贤,有的善于书法,有的精通诗文。如陈有壮拔贡、丁兆蛟、许敬若等老先生,他们虽然已早离人世,但他们为后人留下的诗句和墨宝,使他们名扬后世。在王五骑楼上的字,写得最好的是许敬若手书的“彩新”二字铺号(注:位置现在中山街88号)。当时的一位县议员因公务到王五见到这二字,满心夸奖,但赞美之余又感叹:“此字必出一位穷先生之手”。许敬若先生写得一手好字,却一生贫困,不幸被议员言中,具有十分浓厚的传奇色彩。现在老街仍有许多店铺留有字号,大都模糊不清,但都有迹可寻。象店铺“会昌——轮转流通”门楣木雕;店铺“陈恒胜”浮雕等等。

  ❹

  勤劳智慧的王五人,逐步富起来后,开始重视对后代的教育,他们纷纷将自己的孩子送到教育发达的地区就读深造,新州、府城、海口甚至省城广州都有不少王五学子的身影,如就读于广州私立执信学校的丁兆蛟,就读于广州广雅中学张麟骏、薛翰高和李邦均。在众多王五学子中,不少人能升入更高的学府深造,其中不乏响亮的名牌,如国立北京大学的周颂清、中山大学的许质庵、最高军事学府——陆军大学校的张麟骏,这些学子的出类拔萃,为古镇王五赋予了文化的灵魂,使古镇更显厚重、古朴、悠远。

  脱下脚上的鞋,赤脚踩在老街平滑的石板路上,走在斑斑驳驳的阳光里,想一些古镇的过往,古镇的记忆,古镇的昨天……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