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新掌门直面六大尖锐话题 回应申办世界杯之问
2019年08月23日 10:5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宋体
新一届足协主席陈戌源。图片来源:中国足协
新一届足协主席陈戌源。图片来源:中国足协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23日电 22日,第11届足代会在香河国家足球训练基地召开,会议宣布陈戌源为新一届足协主席。会后,陈戌源出席了媒体发布会,他就世界杯,归化球员等广大球迷关心的六大问题一一作出回应。

  中国会不会举办世界杯?

  在谈及中国有无可能申办世界杯时,陈戌源表示:“申办世界杯是全国广大人民群众的热切期盼,中国足协会认真推进世界杯的申办。下一步将在党中央、国务院,在国家体育总局的统一领导下,认真扎实地去做,我希望我们能够看到一届世界杯在中国举办。”

  接下来两届世界杯主办国家都已确定,2022年世界杯将时隔20年回归亚洲,由西亚国家卡塔尔举办。2026年由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合办。所以中国最早主办世界杯要等到2030年。

  据此前报道,英国与爱尔兰以及南美四国阿根廷、乌拉圭、智利、巴拉圭都有意联合申办2030年世界杯。值得注意的是,由于2022年世界杯在亚洲进行,按照惯例,此后的两届世界杯将不会由亚洲国家主办。

  归化球员会成为普遍现象吗?

  除关于世界杯的问题之外,陈戌源也针对球迷们关心的其他问题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在前不久中国足协公布的新一届国足集训名单中,首位非华裔归化球员艾克森出现在名单之列,引起广泛讨论。

  谈及未来中国足球的归化问题时,陈戌源坦言:“中国足协对媒体社会各界反映的归化球员问题高度重视,我们本着严格控制,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归化问题,目前足协计划内已有9位归化球员,今后,外籍球员的归化不会成为大规模的状态。我相信未来在职业联赛中,归化球员始终是职业运动员当中极少数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陈戌源也表示:“参与国家队的可能会有几个归化球员,但在整个国家队的组成中,他们仍然是少数,不会成为主要组成部分。”

  如何做好各级国家队备战工作?

  未来几年,中国足球将面临卡塔尔世界杯和东京奥运会的挑战,为此,广大球迷十分关心各级国家队的备战问题。对于此事,陈戌源表示,足协将从三个方面做好备战工作。

  首先,中国足协专门成立了各级国家队备战工作领导小组。“建立各级国家队备战领导小组,也是为了进一步把各种资源有效地集中起来,来满足各级国家队备战需要,”陈戌源这样说道。

  第二,中国足协将做好系统备战的准备。陈戌源认为:“国家队备战是一个系统备战、体系备战,而不是单一化备战。这一届国家队教练团队的组织部分已经向这个方向发展”

  最后,陈戌源表示,各级国家队的备战中,足协负有第一责任:“足协要突出在国家队备战当中的责任。我们现在制定了每一级国家队备战中足协的责任。这个责任人既是领队也是个人。要把中国足协对整个国家队备战的要求,通过责任人传递到每一个队员,传递到教练岗位,传递到每一个环节。”

  职业联盟与足协是什么关系?

  据陈戌源透露,中超联盟将力争在今年内落地,明年中超联赛将以联盟为主进行运营管理,足协对其进行监管和服务。

  在谈及职业联盟组建情况时陈戌源介绍说:“我到足协以后,这项工作得到了进一步推进。目前已经成立了工作小组,具体方案上已经有一个初步草案,我们将在今年10月份左右把联盟真正组建起来。因为明年中超联赛要由职业联盟为主来进行经营管理。”

  而说到中国足协和职业联盟的关系,他表示:“我相信我们以后是伙伴关系。中国足协要全力支持联盟自主经营、自我管理,足协以后主要按照规则进行监管;第二,中国足协更多是帮助职业联盟尽快自我发展、自我管理。服务和监管是我们两个伙伴之间最重要的关系。”

  如何推动地方足协脱钩?

  媒体见面会上,有记者就“地方足协脱钩”的问题向陈戌源提问,对此,他认为,如果没有足够的条件,不能急于冒进,但中国足协对脱钩坚决支持。

  陈戌源觉得,中国足球的发展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中国足协一定要意识到,靠自身做不完所有的工作。所以说地方协会的强大在当地足球(事业)发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地方足协在与地方体育局脱钩之前,陈戌源表示:“首先要让它(地方足协)强大。”但同时,他也提到:“中国地大物博,每一个地区的文化,经济,社会环境都很不一样,我希望地方足协和地方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既要进行约定,也要严谨,审慎。”

  当然,陈戌源最后肯定了中国足协对脱钩的支持:“没有足够的条件不能急于冒进,但中国足协对脱钩坚决支持,我们会释放很多的利好政策。”

  挂帅足协有何感受?

  对于担任新一届的足协主席,陈戌源也和媒体分享了自己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他表示,从上任起到现在,他的内心很“纠结”、“不安”。

  陈戌源在回应记者“上任足协心路历程”问题时感慨,他在来到中国足协后,从自己内心角度来讲“很纠结”。“我在上港队工作了46年,对这个队,对这个企业有非常深的感情,当我要离开这个企业时,确实依依不舍,”新任足协掌门如是说。

  来足协三个月,陈戌源坦言他每天都在不安中度过:“来足协这三个月总是感到不安,脑子里始终有个足球在转。”

  剖析背后不安的原因,陈戌源认为,外界对中国足协寄予很大期望,但中国足球的现实差距很大。“改革开放40年,我们国家各行各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足球落后于形势的发展。这个责任抗在肩上很重大,能不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足球的期待,说到底,足球事业需要久久为功。但是我也明白,不能因为要久久为功就不要‘今天’,‘今天’和‘明天’都很需要。”

  说到第二个原因,他表示:“我不能说自己是足球的内行,我仍然是个外行;我不能说我懂一点足球的皮毛,我就懂得了足球的规律。也有人问我,怎么认识中国足球的发展?我说,到现在为止我还在继续探索。(究竟)我的能力能不能适应这个岗位带来的责任?这是我不安的第二个原因。”(完)

编辑:符宇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