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还没结束,响彻五棵松的“李楠下课”合适吗?
2019年09月05日 10:0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宋体

中国男篮与委内瑞拉的比赛末段,李楠下课的口号响彻五棵松。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5日电(李赫)山呼海啸,男篮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中国与委内瑞拉的出线决死战最后一节还有五分钟时,比赛场地凯迪拉克中心的观众席上,情绪达到了顶峰。不是为中国男篮最后的冲锋助威,也并非给在场上拼杀的球员股劲。他们口中喊着的是中国男篮主帅李楠的名字。

  准确的说,喊声的内容是“李楠下课”。这片为国而战的赛场,瞬间“变形”为对国家队主帅的讨伐大会。

  球迷对李楠的非议不是没有根由。小组赛第二场最后时刻手握3分领先时的犯规选择就已颇有争议,本场比赛进攻端的滞涩与人员调配又令他饱受质疑。于是,在眼见自己的主队即将在本土世界杯上止步小组赛,眼见原本已拿下的东京奥运资格、争取历史最佳战绩为目标的中国男篮最终无缘晋级时,积攒的情绪爆发了。

  实际上,与委内瑞拉一役,球队表现完全被压制、队员们展现出的比赛气质完全“崩塌”,这样的一场比赛呈现,主帅难辞其咎。李楠固然有过,但这些在比赛还未结束就呼喊着“下课”的人们又做对了多少呢?

  在支持的球队尚在一搏时,他们就已经选择了放弃,选择接受还没盖棺定论的失利,选择和对手一起,向本方阵营发起攻击。难以想象李楠和他的球队是如何在这样的呼声里完成比赛的。也许,他和他的球队还要继续在这样的主场噪音里再打两场。

  竞技体育总是总是健忘的,球迷更是如此。一次胜利可以瞬间把枪头调转,失败更甚。

  这些被失利点燃了的火药桶,忘了如今在他们口中如“历史罪人”般的李楠,在一年前的雅加达,是以何种姿态迎接球迷的欢呼;忘了“李团长”在与杜锋的竞争中胜出后,受到的是何种的称赞,更忘了实际上在执教红队并不断输出令人愉悦的胜利之前,作为教练的李楠其实执教履历一片晦暗。而那些欢呼与称赞的来源,相信有不少是与如今的“讨伐者”所重叠的。

  并非为李楠辩驳,战术板上的笔走龙蛇再巧妙,最终是要靠执行力来“兑现”的。赛前安排中,他着重强调了外线防守与保护篮板的重要性。赛后采访时,方硕也承认赛前教练组其实对篮板球有相应的布置,但球员没有很好贯彻教练的意图。

  一支球队对于一次机会的错失,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过失。然而将罪责归结在一个人身上,往往是最简单有效的发泄途径,可发泄够了,然后呢?李楠不行了,谁就一定行呢?更何况,姚主席时代的中国篮球,第一次走到了考验人们耐心的时候。

  过往十几年间,仅从选帅看,中国篮球似乎从未给与自己足够的耐心与信心。从欧洲凯撒尤纳斯,到少帅郭士强;从希腊人扬纳基斯,再到美国人邓华德;我们似乎一直在不同风格间“左右互搏”,在不断变换中自我否定。这期间,球迷们每逢失利便响起的“下课”呼声,不能说没有祈祷推波助澜的作用。

  宫鲁鸣的里约奥运无胜;扬纳基斯的马尼拉惨败;邓华德在伦敦的全败;甚至再远一些,王非遭遇的“黑色30秒”,中国男篮几任教练,甚至创造过辉煌的功勋教练,都曾带队遭遇低谷时“享受”到“下课”的叫骂和嘘声。眼前的失利抹去一切,这一次,又轮到李楠了吗?

  每每这时,便更能理解姚明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提出的疑问:“我想提出一个问题:比如拿足球或者篮球来说,大家喜欢足球或者篮球吗?”

  “对于一项运动,你喜欢的是成绩?还是运动本身?如果喜欢运动的话,我认为和喜欢一个人是没有区别的,你应该接受她的高兴、你也应该去拥抱他的痛苦,这两者之间你是绕不开的。当然,当我们只能拥抱它的胜利,而不能接受它的失败的话,那我们不是热爱这项运动。”(完)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