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诗人作家且歌且行 独特风光汇成难以复制的文化
2019年09月05日 11:28  来源:钱江晚报  宋体

  踏着古人的足迹,诗人作家一路且歌且行。8月25日~8月29日,来自全国的诗人作家们,重走浙江的四条诗路。被如画山水和历史人文所打动,诗人作家们的创作灵感油然而生。在诗路旅程中,在诗画浙江,诗人作家们留下了许多动人的篇章,为诗路文化增添了浓重的一笔。

  来自西安的诗人、文艺评论家史雷鸣博士,不仅在大运河诗路上写下了《望江南·山后雨》、《天净沙·宿塘栖念李叔同》等诗篇,关于大运河的历史经济地理关系,还写下了《为什么是江南》:

  “……运河,对于近代的经济文化版图影响巨大。杭州,作为运河的起点,也是运河的巨大受益者。长江经济带,运河经济带,沿海经济带,三位一体的历史积淀和区位优势,独特的海派的,江南格调的,运河多元化的文化节点。自然风光,人文风情,独具魅力。

  中原之南,长江之南,南方群山重岭之北,海之邻,亚热带,运河水网和太湖水网中枢,这种独特的地貌和区位,得天独厚的条件,形成难以复制的江南文化。”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影视委员会副主任、著名作家黄亚洲在散文《不妨去新市古镇喝一盅》里写道:“这个小镇在南北朝时期就是花花世界,菜花举着农业,码头举着商贸,戏台举着文化。不要说杨万里会在这里误事,大家都赖在这里不肯走。”

  中国诗歌学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家王学海在瓯江山水诗路上写下《古堰热行》、《刘伯温》、《丽水》、《觅谢灵运诗迹》等诗篇; 来自江西的作家彭文斌在钱塘江诗路上写下了《广济桥上》、《边城》、《致廿八都的一个清晨》、《江郎山》、《衢州夜色》、《严子陵钓鱼台》等诗篇,诗人们的诗句,读来让人回味无穷。

  《记天台山行旅》 王家新

  这是谁的好意,一路潺潺山溪

  还有摇曳的树影

  还有一只蝴蝶

  还有青青的脚踏石

  我走在队伍的最后

  为了我的倾听

  我终于想起了王维的“泉声咽危石”

  为这一个“咽”字

  我几乎泪涌

  好像我又找回了我前生的宁静

  好像我又可以开始工作

  运用我的耳朵,运用我的手

  运用我的词语

  在这一滩乱石中——

  为了那向我而来的淙淙声。

  《随笔》 简默

  在天台山

  水是山的包浆

  瀑布是站立的河流

  石梁飞瀑是会飞的唐诗

  太白先生吟过 一吟双泪流

  流至今 成一条白练

  成一条丝绸之路

  溯此行吟上路 重回唐朝

  《与瓯江同行》 森子

  在瓯江

  我愿意——

  是什么?

  一只鸟儿没点头

  不算同意

  顽石点头了

  青草有起床的贸易

  这都不算数

  人类数学过

  从石器到计算机

  台风是个测不准的疯子

  未抵达前

  积雨云列出美好的方程式

  还有许多坏消息

  前来挖耳朵

  诗歌里不能没有太守

  守不住的城池

  是脑袋

  在砍头的快感中

  大丽花落地。

  《致廿八都的一个清晨》 彭文斌

  以一颗安宁之心守望古镇

  慈悲如一滴水润泽梦境

  昨日不可留,今朝已由旭日开门

  东昌路挥着画笔写生

  囊尽檐墙、青山、飞鸟、浣衣女和溪水

  籁籁枣落,与风牵着童年

  凉亭里的老翁,可是等我早醒?

  每一块青石板都记录着廿八都

  脚步的轻重,心路的短长

  每一个身影在接力着廿八都

  花开花落般的体温,以及风轻云淡的日子

  多么想抚摸鸟鸣,抚摸蝴蝶的舞姿

  万物都有文字不可复制的美

  比如比刻,我只观察着一座桥

  一座桥观察着我

  彼此相爱,不愿别离

  《古堰画乡》 蔡天新

  1

  松荫溪即将汇入瓯江

  左岸一处堤岸忽然下陷

  一条支流向西逆行而去

  天空飞来一只黄嘴白鹭

  内心的琴声悄悄地鸣响

  漫漫人生一次稍歇或停步

  2

  九棵千年樟树一字儿排开

  躯干的影子在水上摇曳

  荷花在农家院子里开放

  仿佛籍里柯的一幅名画

  被一列黄昏的火车惊扰

  失落在星期一的艺术街区

  3

  白色的雾弥漫在卵石上方

  先人的房屋临溪而筑

  在奇异的水上立交桥边

  大路通向远方的城市

  我们终将如一缕青烟

  缥缈在如幻的山水之间

  《望江南·寻白乐天》 史雷鸣

  忆江南,怎不忆烟雨。雨打风去往事矣,风卷荷花西塘里。推窗望云低。

  别江南,长安此去远。市井凡尘可悲欢,西湖西子又西山。不遇白乐天。

  鲁佳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