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铁郎导演去世 观众再等不到《黑猫警长》第六集了
2019年09月06日 08:51  来源:新京报  宋体

  可乐,是戴铁郎最喜欢的饮料。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后简称“上美影”)里,他是个“时髦”的老头,从进厂开始就喝可乐,一直到现在还是喜欢喝。他说,以前工作的时候经常忙不过来,一日三餐就变成面包里夹块巧克力,就着可乐一顿喝。很多熟悉戴铁郎的身边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他们印象里,比起老爷爷,戴老反倒更像个小孩子:他爱喝可乐,爱吃红宝石鲜奶蛋糕。他特别爱开玩笑,也如同他的创作一样一直守护着童心。一旦你和他谈创作,那双被岁月浑浊了的双眼,仿佛一瞬间明亮起来,透露出怀念与期盼。

  我们没等到《黑猫警长》的第六集,这部经典动画的创造者就永远离开了我们。新京报记者从上海电影美术制片厂获悉,美术片艺术家、一级导演,动画片《黑猫警长》导演、编剧戴铁郎因病于2019年9月4日19点25分去世,享年89岁。其后,上美影官方也发布讣告。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与戴老熟悉的上美影厂长速达、戴导演多年的好友江平,他们对于戴铁郎去世的消息都极为难过、惋惜,也分享了不少和戴老当时的回忆。速达告诉记者:“他不会想到那么快走,因为他一直准备再创作,不管是《黑猫警长》还是其他的,他就是我们心中一个可爱的老顽童。”

  生涯

  没想过做动画一做就到退休

  戴铁郎原籍广东惠阳,1930年生于新加坡。20岁之前,他跟着父亲四处颠沛流离,他最大的遗憾是没有静下心来好好读书。后来,他独自北上,考上了北京电影学校第一批美术系动画专业,才真正开始制作动画的生涯。这批学生人才辈出,有阿达、严定宪、林文肖和胡进庆等,当时谁都没有想到,他们会成为后来开启中国国产动画辉煌年代最重要的力量。1953年,毕业后的戴铁郎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任导演、动画设计、美术设计等职,“当时我想做美术动画也好,尝试一下。没想到一尝试就做到了退休。”

  23岁进厂,戴铁郎参与了中国学派的开山之作《骄傲的将军》,主要做造型制作。后在《草原英雄小姐妹》做造型总设计时戴铁郎获得不少成就感,他说:“造型是动画的一个灵魂,是什么样的东西要接近什么样的形。解放前我就看了迪士尼的东西,觉得思维一定要开,我很多当时的速写就是草稿,遐想着他们摔跤、骑马,各种各样的劳动都是我的素材。”戴铁郎进厂二十多年,在单位一直是“坐冷板凳”,能当独立导演的时候,他已经50岁了。上世纪70年代末,国家提出要机械化,于是戴铁郎第一部导演作品《母鸡搬家》就锁定在科技知识这一主题上,太阳能、新式饮水机、电梯等高科技设备,让观众们耳目一新,《母鸡搬家》获得了科普画展二等奖,也向动画界宣告了戴铁郎的风格:更现代、更科普、更童真。

  代表作

  《黑猫警长》成超越时代的动画

  现在,大家熟知戴铁郎这个名字,都是来自八十年代眼球根本无法拒绝的《黑猫警长》,这部家喻户晓的动画,是中国最早的动画系列片之一,在中国动画史上影响深远。正义勇敢的黑猫警长、胆小狡猾的一只耳等个性鲜明的卡通形象,看得当时的孩子个个都手舞足蹈,唱着跳着“森林公民向你致敬”。《黑猫警长》虽然只有短短的5集,但在许多人的记忆中仿佛贯穿了一整个童年。戴铁郎不是一个守旧的人,他渴望创新。当时很多动画一集结束就直接打上一个“完”字,他不要,他想要与众不同,所以他与学生印希庸商量后,用黑猫警长的枪打出:请看下集。这成为了当时最经典有趣的收尾方式,也让他在艺术创作上被公认为“领先”。“当时把《黑猫警长》做成系列,主要是让它区别于传统的观赏形式。”除此之外,黑猫警长时尚的服饰造型、在当时充满想象力的武器设计,都反映了戴铁郎老师的“超前意识”。“黑猫的子弹转弯了,大哥大被设计得很小,还有微型炸弹。当时报纸也批评了,因为这些设定让孩子觉得荒诞了。不过他觉得是科学的,也认为不用去反驳,“因为时代发展会变化的。到现在,你看,果然是这样吧。”无论是形式上、造型上、剧情上、人物设定上,哪怕是动漫周边上,这部动画片都显得很新锐,以至于人们评价时都觉得这部动画超越了时代,对时代的准确的把握也有戴铁郎冲不淡的童心。

  遗憾

  一代经典再没等来第六集

  在经典的创作中,戴铁郎一直把孩子的意见放在首位,“我问了几个孩子,我修改过、最得意的造型他们不一定会喜欢,他们觉得复杂了一点,我就把孩子最满意的这个画出来。”《黑猫警长》的大火,仿佛预示着戴老接下来的创作之路会一片光明,然而现实与命运,似乎总爱对满腔的热诚与梦想开玩笑。《黑猫警长》的最大悬念,莫过于第五集片尾举枪逐字打出的“请看下集”,然后,就从此没有下集了。观众从当年的小朋友盼成今天的老朋友,也没等着这个下集,对此,戴老先生心中应该也是非常遗憾的,“那天我被叫去人事处,他们递给我一张退休证,说我年龄到了,该退了。那一瞬间我愣住了。醒过神来后,我一句话没说,拿了退休证转身就走。”1990年代初,戴铁郎到了退休年龄,加上和漫画原著作者的版权纠纷,《黑猫警长》的“请看下集”再无回音。他真正的导演生涯只有短短十年,这让戴铁郎多少有些不甘心。退休后为了补贴家用,戴铁郎每天骑车去郊区,帮别人修改原画。直到80多岁,戴铁郎依然在创作。爱人去世了,戴老也退休了。“我还是很可惜,过世的太太离开得太早了。我几近一生都在把时间放在创作上,我爱人还在的时候,经常把灯关了,催我睡觉。”

  ■ 追忆

  ●去年他回上海我去他家里看他,他一直喜欢喝可乐,吃红宝石鲜奶蛋糕,喜欢开玩笑。今年5月,他腿部浮肿入院,我去杭州看他,依然玩笑不断、握手有力。他说从不进医院,但是愿意听我的话好好配合治疗。上两周,我还去看望他,当时进了ICU,浅昏迷,但是听到我说话,想睁眼睛没睁开,嘴巴微动想说话。

  ——口述:速达(上美影厂长)

  ●1993年,为了布置上海影城的三楼,我特别请戴铁郎画了一幅谢晋导演的漫画。送画来的那天,赶上中午,他匆匆忙忙要回,我拖住他,请他吃了一份蛋炒饭,还有影城三楼餐厅的特色菜蛋煎番茄,一共花了38块钱。给他两张上海强生的打车券,他不肯要,自己骑脚踏车走了。我跟戴先生交往不多,但这桩小事我一直铭刻心间。他们那一代人,那一代文艺工作者的品行,让人敬佩。过了这么多年,《黑猫警长》逐渐变成一种情结,一想起便会怀恋和感慨。

  ——口述:江平(导演)

  ●当时的同学,个人有个人的性格和艺术偏好。戴铁郎一直就喜欢带有科技元素和色彩的东西。

  ——口述:严定宪(《大闹天宫》导演,戴铁郎同学)

  ●我的童年基本上就是和黑猫警长一起成长,就是看着黑猫警长长大的,最爱唱的歌就是“啊啊啊,黑猫警长”,非常荣幸在新版动画里担任解说,虽然没能见过戴铁郎先生,但对他的很多作品都非常了解。

  ——鞠萍(知名主持人,曾在2010年动画版中担任解说)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