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陈德雄:但求我手画我心
2019年09月16日 11:11  来源:海南日报  宋体
 陈德雄在创作。
 陈德雄在创作。

  文\海南日报记者 徐晗溪

  64岁的退休老人,似乎应该是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的年纪,但海南摄影家陈德雄却整天沉醉在绘画中。退休之后,忙碌的生活归于平静,他放下相机,重拾青年时代的绘画爱好,并在其中逐渐发现自我。现在,陈德雄的生活似乎只剩下一件事:画油画。从早到晚见缝插针地画画,沉浸在油画世界中乐此不疲。

  虽然陈德雄的绘画作品受到不少海南业内人士的认可,也有人邀请他参加一些美术展览,但他都拒绝了。“我的画不是为展览厅而作,是为老百姓的客厅而画,不为名利,只为心灵。”陈德雄说,他的前半生都给了摄影事业,后半生只想为画画而活,他对绘画就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和喜欢,这已经是他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退休重拾画笔

《绿染大地》(油画) 陈德雄 作

  “我以前是在公社电影队工作,那时就会画画了,被推荐上琼海师范学校的时候,学校还想让我留下来做美术老师呢。”陈德雄出生于1955年,是个地道的海南琼海人。从上世纪60年代末就开始画画,作为公社电影队的一员,他画得最多的就是水粉宣传画。“我们那时给老百姓放电影之前,都是先播放宣传性质的幻灯片,这些幻灯片就是我画的。”

  1976年,凭着良好的表现,陈德雄赶上“工农兵上大学”的末班车,被推荐到琼海师范学校读书。“那个时候的琼海师范学校实行中专两年制,目的是为了培养小学教师,开设的科目甚是齐全呢。”陈德雄读书时,就对艺术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毕业后任教于琼海市第二中学,不到1年便被调至琼海文化馆工作。

  “当时急需一位摄影工作者,大家都知道我画得好,便把我当摄影人才培养。”那个年代,摄影和照相机还是个稀罕物,陈德雄也是在那时第一次接触到双镜头单反相机,可他靠着良好的审美与美术功底,学摄影上手极快,成功从摄影小白成长为一名摄影师。“那时普通人一个月的收入也就30多块钱,我给报社配一张图有三五块稿费,稿费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挣100多块钱。”

  上世纪80年代初,作为一名摄影师,陈德雄的摄影作品常常见诸《海南日报》《南方日报》《中国日报》等刊物,在当时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摄影师。“我很喜欢摄影,那时从海口到三亚要坐六七个小时的公共汽车,但我经常深入海南市县采风拍摄,走遍了海南的山山水水。”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海南人,陈德雄对海南很有感情,扛着相机拍遍了海南的东西南北中,从风土人情到自然景观,无一没有拍摄过。“在摄影方面,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所以退休后,我不愿意再摸相机,想重拾年轻时的绘画梦。”自2015年后,已是海南资深摄影家的陈德雄“封存”相机,拿起画笔,立志用色彩描绘大美海南。

  画百姓看得懂的画

 《万泉河畔的菜地》(油画) 陈德雄 作

  陈德雄在琼海文化馆工作时便曾跟着广州美术学院的老师学过画画,有一定的素描、造型功底,再加上他对海南山水了如指掌,4年来创作了百余幅油画作品,很是高产。他的作品都是我们熟悉的景物,万泉河、大海、农田、村舍、椰树……亲切地就像是你游览过的海南美景,就像是你长大的海南乡村,充满了椰风海韵的海南风情。

  “我的画老百姓都能看得懂,我的画就像照片一样,只是用油画来表达海南田园之美。”陈德雄一直坚持画老百姓看得懂、喜闻乐见的油画。“很多海南华侨都很喜欢我的作品,因为看到我画的海南,就能让他们想到家乡的美景。我画的是海南美景,让熟悉海南的游子感到很亲切很感动,但你又找不到跟我画中一模一样的地方。”

  “德雄每到一个地方,不用待多久,一天或半天,他马上就能把那个地方的东西抓到了。”海南作家黄宏地将陈德雄这种独特的“抓精髓能力”看成一种动物性。他认为,这个动物性不是一个贬义词,而是对直觉的抓取。“德雄的直觉是经过训练的,就是多年的摄影经验所形成的习惯。对着一些东西,从镜头里瞄,远景、近景,前推、后拉,恰到好处,然后咔嚓一声,按下快门,一瞬间的定格,画面就出来了。”

  “也有人批评我的画太写实,就像照片一样,不算是艺术作品,只能算是行画。”对一个立志绘画的人来说,被人批评作品像行画,是一种很大的打击。因为这意味着你的作品没有创造力,达不到艺术品的水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创作风格,我没有复制前人的思路,像照片本就是我的画风与风格。”陈德雄表示,时间是检验作品的唯一标准,只要肯坚持,他一定能探索出属于他的艺术风格。

  情有独钟椰树情

《椰果》(油画) 陈德雄 作

  “我今年已经64岁了,我画画不是为了名利,就是为了实现心中的绘画梦。”如果当年没有做摄影师,一直没有放弃过美术,也许他在绘画上取得的成就会跟他在摄影上的造诣一样高。但人生没有如果,就算不是从零开始,陈德雄也面对着“三日不弹,手生荆棘”的窘境,毕竟多年没摸画笔了,技艺生疏是在所难免的。

  但他很努力,拿出当年不眠不休的劲头来画画,一有空就拿出画笔作画。“早上起床后要送孙子上学,送完孩子,我就开始画画,一直画到中午,吃完午饭午休后,下午会接着画,晚上要是没事,还会再画一两个小时再睡觉。”陈德雄每天可以挤出3到4个小时练绘画,周末则更多,整天沉浸在油画颜料中,并且乐此不疲。

  他的朋友几乎每天都可以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他的新作,而他的每一幅作品都会有椰子树:大海边的斜椰,万泉河畔的青椰,田野边的静椰,晨曦中的春椰,风雨中的舞椰……椰树在陈德雄的画面中充当了重要的角色,也可以说没有椰树,他的画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流,丧失了根本。

  “你知道一棵椰子树能结多少个椰子吗?你知道椰子树有多少片叶子吗?”老海南人陈德雄与椰树相伴了几十年,对椰树的了解可谓细致入微。他说,一棵椰子树能结100多个椰子,所以椰子是“多子多孙、硕果累累”的“吉祥树”;一般的椰子树约有10多片叶子,茂密的椰子树能有30多片,台风过后残败的椰子树却只有不到10片叶子。

  “海边的椰子树也和路边的椰子树不一样,画海边的椰子树要画出风的感觉,画出律动感和飘逸感。”陈德雄非常重视椰子树的每一个部位及所呈现的表情,所显现的精神,比如,椰子树的树枝有几根,树干年轮有多少及站姿如何,树叶的颜色有何变化等等都让他观察得一清二楚,故他笔下的椰子树不仅真实可现,而且生动形象,更能体现椰子树的习性与精神。

  虽然60岁才真正与绘画相守,但对他来说多晚都不算晚,像美术大家吴昌硕40岁才开始学画,60岁方成职业画家,一切都还来得及。“绘画让我找到了自己,我会一直画到老。”陈德雄的前半生醉心摄影,后半生立志将余生奉献给绘画。“不求有多大成绩,但求我手画我心,可以让更多的人能从我的作品中领略海南之美。”

  对陈德雄来说,此生能和绘画结下缘分,已属幸运。学无止境、艺海无涯,他会继续在绘画的道路上不断求索,实现年轻时的绘画梦。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