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东方白查村船型屋:黎族精神家园的守望者
2015年06月10日 19:28  来源:海南日报

资料图

  6月,东方市江边乡白查村,淫雨霏霏。

  玉龙岭脚下躺着的黎族优秀建筑技艺的载体——81间保存完整的船型屋,一度吸引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学者、画家和摄影师前来采风。白查村这个地处偏僻的小村庄,近几年也因船形屋的存在而打破了以往的平静。

  因信息闭塞,黎族船型屋营造技艺入选国家非遗名录的喜讯,并未在村里广泛传开,白查村平静如故。

  “保护是必须的,但船型屋具体保护方案迄今仍未出炉。”江边乡党委书记张志强透露。

  船型屋是黎族智慧的结晶

  四面环山的白查村现有78户380人,属黎族村庄。该村81间保存完整的船型屋是黎族老百姓的传统民居,是黎族人民传统智慧的结晶。

  有关部门原计划将白查村81间船型屋悉数拆掉,在原址上新建砖瓦房供村民居住,多亏有志于民间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人士奔走呼吁,船型屋方能得以幸存。

  黎族茅草屋主要有两种样式,分别为船型屋和金字形屋。船型屋有高架船型屋与低架(落地式)船型屋之分,其外形像船篷,拱形状,用红、白藤扎架,上盖茅草或葵叶;金字型屋以树干作为支架,竹干编墙,再糊稻草泥抹墙,昌江县王下乡洪水村的金字形屋保存最为完整。白查村船型屋以落地式居多,也有零星几间是金字形屋。

  这也是一个传统文明与现代文明并存的村庄。当玉龙岭另一头的人们已普遍住在钢筋混凝土森林里时,在这里,船型屋仍是村民的主要栖息地。

  记者曾跟随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资深研究员田青参观考察白查村。田青认为,保护老民居就是保护人类的活历史,船型屋是黎族人民传统智慧的结晶,如果全部拆掉船型屋,黎族的建筑历史将变成空白。

  海南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符策超也认为,白查村保存完整的船型屋是黎族优秀建筑技艺的载体,一定要保留,保护船型屋,实质是保护一种独具特色的建筑技艺,一种无法替代的民族文化。

  白查村民仍居住船型屋

  白查村干部符亚祝是村里为数不多能听讲普通话的人,现今仍居住在船型屋里,尽管他已在白查新村建起了2间平顶房。因为材料贵而买不起材料,他的新房还没有装修完毕。

  符亚祝说,目前在白查新村约有56户村民在新址新建56间瓦房、4间平顶房。今年2月瓦房全部砌好墙,但因为没钱买瓦片,瓦房变成了“半拉子”,迟迟未能封顶。

  为推进白查村民房改造,东方市已利用国家民房改造专项资金给每户村民免费提供砖块1.5万块、水泥3吨建新房,市财政还配套资金建成2公里长的通往白查村的水泥村道,还拨给江边乡30万元作为前期保护资金。

  而按照民房改造任务的安排,白查村近一半户数的村民在2007年年底前就应当搬出茅草房住进瓦房,但目前无一人搬进新居。“按照每户所需瓦片1万块计算,加上运费就需花费3000元左右。”白查村村民符亚锦说。

  由于民房改造任务搁浅,白查村村民目前仍悉数居住在船型屋里。

  打造西部民族文化生态村

  记者走访了部分白查村村民,后者对于告别祖辈居住的“一条竹杆挂家当,三个石头做个灶”的船型屋,搬进砖瓦房,离开浸淫许久的精神乐园,看法不一。

  白查村去年曾召开全体村民大会,会上绝大部分村民都同意搬到距老村约1公里远的白查新村住。但仍有少部分村民选择坚守。

  “砖瓦房是好,但茅草房我们也住惯了,这里就是我们的家”,白查村一些老人说。

  “村民搬走后,船型屋没人住,三四年内肯定坏掉。”白查村村支部书记符那逢说。

  有关人士建议,有选择地保护好船型屋就是保护黎族的建筑历史,一定要高标准规划,正确处理好保护和改造的关系,把白查村打造成为海南西部的一个民族文化生态村。

  一些民俗专家认为,除了船型屋,包括酿酒、织锦等工艺,白查村都传承至今,海南自然旅游资源丰富,但人文旅游资源极度缺乏,如果保护得当,白查村可成为海南人文旅游的一个品牌。

  田青认为,在我国,由于“不破不立”思想的影响,许多地方在建设的同时也把历史给抹掉了,白查村很有保护价值,我们可以“不破而立”使其成为一个新旧并存的有益探索。

  田青举例道:意大利19世纪末即立法保护罗马城,法国也于20世纪初立法保护巴黎城,包括开罗、卡拉奇等,世界上几乎所有古老城市都严禁破坏古城。

  “而在北京,大量的胡同、四合院被推土机夷为平地,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没了胡同、四合院,北京的文化血脉在哪里,北京的历史记忆在哪里!”田青很激动。

  专家认为,“非遗”传承的难点主要是从官方到民间,更多想到的是如何提高物质生活水平,整个社会对“非遗”重要性缺乏认识。

  无论白查村村民是选择搬家,抑或选择了坚守,无论他们是喜悦,抑或遗憾、无奈和恋恋不舍,我们惟有祈祷,代表着黎族传统文明的船型屋不会渐行渐远,我们需要它守候黎族最后的精神家园。(梁振君 卞王玉珏)

编辑:叶霖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