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正文 分享
海口达士巷走出的名贤达士
2017年08月28日 16:42  来源:海南日报
焕然一新的海南明清第一巷——达士巷。 龙泉 摄
焕然一新的海南明清第一巷——达士巷。 龙泉 摄
郑廷鹄
钟芳

  琼州府城是古代海南的政治和文化中心,这里有众多历史遗存,留下很多文化名人的千古佳话,姑且不提闻名岛内外的琼台书院,或是让岛民怀古之时唏嘘不已的鼓楼,即使是一条不起眼的城中巷道——达士巷,亦走出几位声名赫赫的明清两代琼州先贤。

  上承丘濬,下启海瑞,有着“岭海巨儒”美誉的钟芳、可称“人伦之鉴”的郑廷鹄、以孝友闻名的郑存礼,以及文化贤达王国宪,他们的际遇,他们的履历,他们的故事,今天读来仍是那般令人振奋。

  自朱云路走进达士巷,由西向东,石板路婉转向深,两侧民房庭院高低错落,或见老人在大树下围坐对弈,或见妇女在古井旁汲水浣衣,或见小孩在窄巷里追逐玩闹,数百年的老巷依旧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

  自明代建巷以来,达士巷名贤达士辈出,巷内各户形成诗礼传家、崇德尚学的良好家风传至今日。在府城进行旧城改造,实行“琼台复兴计划”之际,回望海南明清第一巷——达士巷的先贤名士,见贤而思齐,总结先贤们四百年来的优秀传统,对于今人的借鉴、教育意义不可谓不大。

  钟芳

  出仕报家国,致仕读诗书

  达士巷中段北侧,有间马皇庙,当地居民介绍,此处是钟芳故宅旧址。据旧志载,钟芳故居在清初被改建成了马皇庙。

  钟芳号筠溪,生于三亚水南村。钟芳曾在闽、浙、桂、赣和京师等地留下宦迹,文官、武官和学官都做过,官至太常寺卿、南京兵部户部侍郎,算得上一位较有作为的廉吏。

  钟芳一生为官清廉,刚正不阿。他廉洁自守,对贪赃枉法、行贿受贿行为尤为痛恨,一旦发现,立即严加惩处。

  据原琼山市文体局局长黄培平介绍,军队中军官倒卖军粮,钟芳一经查实,立即予以正刑。钟芳晚年辞官居家10多年,有人曾求他谋些私利,均遭回绝。他说:“我守志,犹如寡妇守身,岂可晚而失节!”

  钟芳在道德操守上亦为典范,多次因公正直言而被降职。同乡学友邵铨曾和他一同赴京赶考,邵铨途中病危,钟芳不顾考期将近,悉心照顾邵铨直至痊愈。

  1534年,钟芳因身体有疾告老还乡,《海南省志》记载,其“迁居原籍琼山县,以读书为乐”。

  钟芳才华出众,学识博而精,对律法、历史、医药、卜算等书籍,无不贯通。他在国子监讲学,有“胄子莫不感动”的说法。

  其哲学著作《春秋集要》《学易疑义》两书,提出“知行本自合一,知以利行,行以践知”的哲学观点,文学著作《筠溪先生诗文集》,分歌、赋、诗、词等,有“雄浑精深,气随理昌”的美誉,史学著作《皇极经世图》秉笔直书,修正了不少讹漏。

  钟芳有如此成就,也是因为他小时候家风良善,父母亲以身教德。钟芳父亲钟明“以卖酱为业”,家境贫寒。曾有人于酱店寮中遗金三百,钟明夫妇见财而不动心,分文不取如数奉还。

  正因为钟家有如此家风家教,钟芳之子钟允谦亦高中进士,留下父子皆进士的佳话,钟允谦也因为品德高洁被乡人称为“义高”。

  郑廷鹄

  可称“人伦之鉴”

  云露社区党委副书记吴爱民自幼便在达士巷长大,他介绍,在达士巷西段北侧曾有一座“儒宗”坊,位于今天郑氏祖屋的位置。这座宗儒坊是明代时候为了表彰当时名贤郑廷鹄而立。

  黄培平介绍,郑廷鹄与现在达士巷郑氏并非一族,只是郑廷鹄的后人于清初将达士巷的土地转让给今天达士巷郑氏的先祖。郑廷鹄故居在达士巷往北一百多米的忠介路。“但郑廷鹄曾居达士巷,此巷英贤的名字中,是少不了郑廷鹄的。”黄培平认为。

  郑廷鹄字元侍,号篁溪,明代琼山人。15岁拜海贞范门下求学,与丘濬曾孙丘郊、丘祁同窗。

  海贞范见其有奇才,料他日后必成大器,将爱女(海瑞的姑姑)许配给他为妻。

  入郡学后,郑廷鹄勤奋研读丘濬著作,对丘濬的为人、学识、事业非常敬佩。此外,郑廷鹄曾为海瑞的启蒙老师,其深远学识,高峻品行,对海瑞的成长大有影响。

  1549年,崖州黎酋那燕聚众四千,流劫乡寨,攻毁城郭,郑廷鹄上书进言平乱之策,兵部全部都照着实施了。1550年,郑廷鹄负责考察外官,贬、升、调、降主持得十分公正,受到朝廷内外的称赞。主试礼部尚书兼文澜阁大学士张治公称赞他有“人伦之鉴”。

  除为官公正廉洁外,郑廷鹄还以孝著称。《广东通志》卷三十记载其辞官归乡的原因“以母老乞归”。而此前不久,他才升任江西布政使司右参政。

  郑廷鹄晚年清节自励,志在林泉,无意重返仕途。他常踏歌行吟于郊区野外,在郡城西南的石湖边筑有屋室,著书以自娱,并创建了石湖书院。著有《藿脍集》《易礼春秋说》《兰省掖垣集》《武学经传》《石湖集》等共百余卷。

[1] [2] [下一页]

编辑:陈少婷
相关阅读
本网官方微信